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场的杨锐等人放眼看去,从后台贵客厅的角度就很容易能够辨别出来,那位出价抢夺关外牛肉代理权之人正是十常侍张让所注册商盟成员代理人,只是不知道此时其出手的目的。

    关外牛肉代理专卖权,即使是在关外的几类商品当中,在此时应该并不是最赚钱的,看到竞争者的身份之后,杨锐立即想到了两种可能性。

    首先一种可能性,是张让这位代理人手中的金钱数量实在是足够丰富,这会儿掺和一下也只是产生了兴趣罢了,毕竟很多人并不清楚这个代理专卖权是怎么玩的。

    另外一种可能性,杨锐认为概率也是不低,那便是张让等生活在海外岛屿上避世的人员,的确是需要这么一部分牛肉来源的,可能作为岛上人员的主食之类的。

    这种情况之下,张让代理人出手就有依据了,在需求量比较大的情况下,干脆自己出面代理专卖关外牛肉,己方需要的时候就全部留下来,不需要的时候再去出卖。

    张让代理人此时如何掺和,杨锐倒是并不如何在意,此前杨锐与大型玩家组织之间就想到了类似情况的出现,本来也是走个过场而已,若是竞争者加价太多,杨锐同意适当给予照顾。

    而若是竞争者并没有提高多少价位,那么就按照实际的情况支付便是,追溯*龙魂等人能够作为大型玩家组织的管理者,也不会在这种方面斤斤计较。

    “我们出15000东海金币。”

    代表大型玩家组织的cu联盟紧跟着报价道,将代理专卖权的价格一下翻了接近一番。

    “吾出16000东海金币”

    然而这样一个价格却并没有将张让代理人给唬住,对方几乎是毫无停顿地再次给出了一个价格来。

    “我们出17000东海金币。”

    “吾出18000东海金币”

    “我们出19000东海金币。”

    “吾出20000东海金币”

    “”

    局面变得有点儿胶着起来,双方的加价几乎是交替着上涨起来,大有谁也不让睡的架势。

    但是大型玩家组织方面曾经与杨锐进行过提前商谈,若是差价过大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对其进行优惠,这也成为了大型玩家组织方面的底气。

    只不过张让代理人可一直都是财大气粗的典型人物,在十常侍之乱阶段,张让等人应该聚集了整个三国文明区域财富的大部分,就连此时的杨锐也未必就敢说一定比十常侍财富更多。

    “我们出27000东海金币。”

    “吾出28000东海金币”

    “我们出29000东海金币。”

    “吾出30000东海金币”

    竞拍还在以千金价格速度向上提升着,完全出乎了杨锐的意料,可能是大型玩家组织方面最终也考虑到了与杨锐口头协商的不确定性,最终关外牛肉代理专卖权拍卖竟是停留在了30000东海金币的价格之上,被张让代理人给拿到了手中。

    不过想想也就正常了,历次商盟内部交易会上,小小一枚旭阳丹的价格都达到了10万东海金币每颗,张让代理人等都还是一副趋之若鹜的姿态进行抢夺,知道此时东海金币大量升值,也还是维持着这个价格。

    这其中有着旭阳丹成本本来就不低的原因,更为重要的是买主都是财大气粗之人,旭阳丹奇货可居,根本也不是普通人能够使用的。

    相比之下关外牛肉代理专卖权的价格就是小意思了,大型玩家组织之所以没有再继续竞价,其实也是有些吃不准这东西到底能够带来多大的收益。

    毕竟整个商盟都是杨锐所控制的,他对待西北方面诸侯的态度在该区域物品代理专卖当中的影响因素极大,一旦游戏内各方势力对比发生变化,代理专卖权收益方面还真是不好说。

    “30000东海金币一次。”

    “30000东海金币两次。”

    “30000东海金币三次。”

    “成交,关外牛肉代理专卖权由朱然公获得”

    小惠拍卖锤落桌,关外牛肉代理专卖权最终被张让代理人朱然公以30000东海金币拿到了手中,大型玩组织方面一直也没有再进行加价。

    其实正如杨锐所猜测的那般,朱然公会在最后出手抢下一个关外商品代理专卖权名额,一方面是张让等几位常侍所待的岛屿之上对牛肉等肉类需求很大,其次也是朱然公对这般新事物的一种兴趣和直觉使然。

    张让等几位常侍也不是坐吃山空的主儿,此前他们大批订购杨锐的大型运输船,一方面是为了运输物资前往岛上,另外一方面也是有着一些海路运输的经营。

    除此之外,类似朱然公这样的代理人还有不少,都是早就物色好,有着一定商业才能之人,可以说这会儿张让等人的产业脉络是十分庞大的,分布也是十分广泛。

    这在商盟成立之初就有所表现,有为数不少规模很大却是不愿暴露背景的行商之类都被杨锐排除在了商盟圈子之外,与朱然公私下交情都是不错,杨锐采用双层评级便是为了实现对商盟的全盘掌握。

    大半个上午的关外商品代理专卖权拍卖,让参与其中的商盟成员都有些满头雾水的感觉,首先是看不清楚这个行当的前途,其次是看不懂一众参与拍卖异人群体的目的,当然也包括朱然公最后对关外牛肉代理专卖权的逆袭,也是不明所以。

    而关外几类物品代理专卖权拍卖之后,剩余时间便是自由买卖了,只不过本次小惠有意延长了商盟内部交易会的日程,上午剩余的时间之内便没有其他安排了。

    不过应前来参与内部交易会的商盟成员要求,小惠决定在下午交易拍卖之余,开放夜间拍卖活动,以促进成员之间交易的进行。

    拍卖和自由交易之间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特别是在商品信息知晓度上,拍卖就是自由交易所无法比拟的,同时拍卖也是一些稀有商品定价产生的前提和准则。

    因而三个游戏日的商盟内部交易会期间,原本只有三场成规模的拍卖活动,却是在一众商盟成员的要求之下,足足增加到了**场之多,上午场、下午场和夜间场连轴转。

    饶是如此,众多商盟成员参与者也是乐此不疲,特别是赶来洛阳皇城稍迟的一些成员,更是乐得多参与几场拍卖会。

    商盟成员内部交易会发展到此时,除去部分实物交易之外,其实涉及到了大量交易的洽谈、商定之类,更多地像是一场大型洽谈会了,因而不必担心多场拍卖所带的商品数量会不足。

    而在上午场西北商品代理专卖权拍卖结束之后,张让代理人朱然公也找上了杨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