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苑陵县城在曹操势力范围之内同样是一处比较偏僻的领地,但是苑陵县境却是与豫州刺史部接壤,边境之上还有着通往豫州的通路,所以在苑陵境内曹操布置的兵力就稍稍多了一些。

    不过在张辽的摧锋奇袭之下,苑陵境内的曹操部众也只是为张辽部众多添加一些军功而已,并不会造成实质性的阻碍。

    在伐曹之战安排结束之后,其实杨锐就已经与程昱、郭嘉、任丝丝、陈晓楠等几人提及过建立完善军功制度的想法,相关之人也给了杨锐不少好的建议,杨锐准备结合本次伐曹的情况,战事结束之后便拟定一些相应的章程出来。

    一直以来杨锐对一干部众也存在着论功行赏的说法,但是严格说起来还真没有一套完善的军功制度,大多数时候都是杨锐主观进行衡量的,最多听一下其他一些人的建议。

    这样的做法放在此前还没有问题,本来历史名将/历史名士在杨锐部属之中的数量就不太多,即使轮也轮得上,同一层次的人士几乎都被杨锐安排的位置差不多。

    但是接下来随着杨锐要促成三国文明区域内势力走向整合,若是能够顺利推进的情况下,所接收的领地也必然随之增多,所要设立的位置也必然会层次更加明显,就很有必要有一套明确、有效的军功制度了。

    却说张辽奔袭苑陵县域境内,杨锐所统领的中军部众也开始不急不缓地攻城,典韦所统领的一路中军部众在接收中牟县城之后,也赶至了开封县城之前。

    “呼!呼!呼”

    “砰!砰!砰”

    “”

    相比之下典韦是最为听话的,赶至开封县城城池之前,便着令一干部众推出了打包好的重型投石机,架设起来之后便开始全力进行轰击了。

    而与其他几路兵马所不同的是,典韦所带的兵力最多,攻城器械也是最多的一路,因而典韦在到达开封县城跟前之后,便令一干部众将开封县城团团围住,铁桶一般水泄不通,重型投石机、各类墨家投石车、墨家机弩之类也同样被典韦分到了四座城门的位置,同时向开封县城发起攻击。

    就包括此前就带领全部骑兵机动兵力离开开封县域境内的张辽骑兵部众,其实也是经由与典韦沟通的结果,本来典韦就没有准备放过开封县城之内的一兵一卒,也就无需再要骑兵机动兵力了。

    造成典韦这种决定的因素,其实本身有一部分还是源自张辽攻取中牟县城的举动,典韦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不过中牟县城本来应该是其负责进行攻取的,不曾想却是被张辽获得先机给赚了下来,典韦心中多少有些憋屈。

    虽然这种憋屈并不针对张辽或者其他什么人,但是典韦还是准备在开封县城上撒撒气,也就出现了此前的攻城局面。

    “众位兄弟们加把劲,一直打到把开封县城四座城门全部轰平,莫叫走了城内任何一名曹贼守城部众”

    本来典韦部众的攻势就让城内守军吓得肝胆俱裂,虽然杨锐部众攻城器械的威力早已经被传扬开来,不过此时城内绝大多数人都还是第一次亲身见识这种场景,不吃惊才算是怪了。

    尤其是攻城器械当中出现的几种墨家器具,更是他们闻所未闻的存在,声势虽然比之重型投石机仍旧有所不如,但是其中的一两类在攻击效果上却是相差不太大的,尤其是对人攻击时则更是如此。

    在典韦、管亥和素利三名将领的督促之下,各类攻城器械喷吐着石块和箭矢,一口气就是小半个时辰时间过去了,仍旧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开封县城此时也只能算是一座较小的县城,整座城池的防御建设程度算不上高,经历了连续不断的摧残之后,这座小县城已经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城内原本守备力量是十分不足,此时又被数倍甚至接近10倍的典韦部众围困其中,四处城门也是临近崩溃,城内曹操守军的内心可以说是无限崩溃的。

    “嗖!嗖!嗖!”

    恰逢此时,城内逾越城墙飞出来数枝箭矢,飞跃的距离倒是很远的,甚至一直射到了典韦阵前不远处,可见是城内曹操守军当中颇为有实力的将领所为,普通六七阶远程士卒定然无法达到如此远距离的射程。

    很快阵前士卒就有人将箭枝之上绑定的几封书信递到了典韦手中,却原来是城内守将发出的阵前单挑挑战书,由于被打得不敢登城约战,只能通过弓箭射了出来。

    典韦看过之后就将书信递给了管亥和素利两人过目,而其却是已然传令停下了城池四门攻城器械的攻击。

    “城内曹军守将听着,吾可答应汝等阵前单挑要求,不过也得加上一些条件方可,若是阵前单挑失败的一方必须统帅全军束手投降,如若答应便出城来战吧。”

    攻城器械和飞石、箭矢的响动戛然而止,典韦向着城池之内大声喝道,可以说条件提得非常直接,倒也符合典韦不绕弯子的性格。

    “阵前单挑自然吾等所愿,然胜败乃兵家常事,吾等所派之人若是败阵,自然由着将军处置便是,何谈举军投降之事?”

    面对典韦霸气的回应,城内守军将领却是并不认同,只想进行单挑,却不愿意赌上全城守军的胜负。

    “还道汝乃聪颖之人,却也是一个不开窍的,汝可放眼望望城周一圈,四面八方皆为吾军所围,且吾等数倍于汝等之兵力,待得四处城门坍塌,汝等可还有退路?不降只有被屠一路而已。

    现吾感汝等可怜,无论敌我却也都是人子、人夫、人父,今吾留条后路予汝,若是汝等愿降,吾可保得汝等性命,若要顽抗到底,吾亦可令汝等受一番刀枪剑戟之苦便是”

    守军将领不愿屈从,典韦却也无所谓的样子,只不过将其中利弊向对方说得清楚,这样一番话从一个看起来彪悍而又憨直的汉子口中说出来,则更加有说服力一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