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事情的发展还是因为毛头小子的阅历太浅,竟然在其爷爷骄纵可以先卖几件黄金级灵魂类物品之后,毛头小子将消息告诉了自认为一直很铁的几个朋友,然而这个消息却是最终让人给卖了。

    毛头小子的几个朋友当中有两人贪图其手中的黄金级灵魂类装备,因而本来他们是受托帮忙寻找出手的销售渠道,但是财帛动人心之下,却是直接打起了坏主意来。

    再者便是毛头小子在这个小圈子之内也没有多高的地位,而算计他的则正是毛头小子一干朋友当中隐形的两个小头头,若是位置颠倒过来的话,估计毛头小子也不会有其他用心。

    这便是毛头小子小圈子的社会生态。其实不管承认不承认,几乎每个社会人都处在一个社会生态当中的,都有着自己的符号和地位。

    却说两人动了心思之后,联合了另外一帮子年龄相仿的小混混,最终直接把毛头小子手中的几件灵魂类物品都抢了过去,只剩下一件黄金级别灵魂类盔甲被毛头小子提前绑定了,他们潜意识里认为已经无法再抢过来了而已。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有着这么一件黄金级别灵魂类盔甲在身,估计毛头小子说不得早已经被打得不行了。

    此时需要提及一下现实社会生出的一些怪象,自从灵魂类物品、功法能够在现实当中使用的情况暴露出来之后,有一些人就凭借于此胡作非为起来。

    虽然社会秩序仍旧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是一些打架斗殴之类的情况却是多发起来,特别是这些还未成人的小犊子们,出手没个轻重,认知也没个边际,他们将矛头小子几件装备抢走之后便直接将其绑了,追问起装备的来源来。

    毛头小子也不是什么硬骨头,直接说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情况,于是矛头又对准了他的爷爷,也就是杨锐的老邻居——李伯。

    幸好杨锐在xy市采购了一些必备物品之后,可能潜意识里的一丝情绪又让其从鱼摊老房子这里经过,恰好碰到了正满世界寻找他的李伯。

    李伯将毛头小子遭人挟持,以及追问灵魂类装备来源的事情和盘托出,全部告诉了杨锐,顺带也告知了杨锐他为何不敢报警,反而找到杨锐帮忙的原因。

    原来近期xy市区曾发生过一次类似的事情,此时李伯万分担心毛头小子的安危,怕是报警之后会惹恼了要挟毛头小子之人,最终发生不可预见的结果。

    而李伯找上杨锐的原因,却是认为杨锐既然能够得到那么多好东西,必然有着非同凡响的本事,仿佛抓到了一丝救命稻草一般。

    李伯既然找到了自己,而且这件事情也是因自己而起,杨锐稍稍考虑之后便答应了下来。之后俩人一商量,杨锐让老伯先稳住对方,并且打听到了对方所在的位置。

    本来这些毛头小子的小圈子落在杨锐手中,很容易便能够解决掉的一件事情,却是不曾想当杨锐赶到地方的时候竟然又出了一些小插曲。

    “把那几件黄金级灵魂类装备还回来,我暂且饶了你们这一次。”

    杨锐赶到小混混们所说的ktv之内,发现正有一人拿着三四件装备在端详,正是自己此前交给李伯的几件黄金级灵魂类物品,于是直接开口索要道。

    以杨锐现在的实力,别说是一屋子的小混混了,就是面临一圈子凶猛的野兽,也是直接碾压的份儿。

    然而狗血的事情就是不少,杨锐这次恰好也遭遇上了。

    “吆喝?你他娘的是谁啊?一进门就吆五喝六上了,找到了是吧?”

    其中一个小混混说话间就逼迫上来了,饶是推测杨锐的实力不俗,李伯见到一屋子的小混混,以及被反捆住双手的毛头小子,也是有些惊慌失措。

    “咔嚓!”

    “啊!啊!疼……”

    李伯却是没有想到,他正担心杨锐不一定能够料理得了一屋子的小混混,就见前一刻还嚣张跋扈的那名小混混已是被杨锐反剪住了右手,猛然痛呼着,似乎腕子已经被掰断了。

    “这位高手,不管情况是怎样的,恐怕你是来晚了,这几个人已经将4件黄金级灵魂类物品都卖给了我,而且钱就在这里,我都付给他们了,你们之间的事情还是自己处理吧。”

    就在众人面对惊变一阵静谧的时候,那名拿着装备之人却是出言说道,同时指了指中间茶几上一箱子的rmb,旁边还有几块金砖,说话间眼神没有离开杨锐的上下。

    “哼!”

    “砰!砰!砰……”

    “……”

    杨锐也不多言,对于这样的场合他实在没有太多的兴趣花费时间,最为直接的解决办法便是展示一下实力,让他们自己让步,举手投足之间杨锐已是将小混混一伙六七个人全部撂倒,将毛头小子身上的绳子一把扯了,丢到了李伯面前的地毯上。

    在这件事情当中,毛头小子虽然是受害者,但是事情的起因也大半在他,杨锐看在李伯的份上不往深处追究,但是那随意的一丢也是让他长长记性。

    “你们的交易完成不完成我不会管,我只问你现在可以物归原主了不?”

    杨锐稍稍留意了一下茶几上的rmb和金砖,大体估算了一下现实世界当中黄金级灵魂类物品的民间价值,很是随意地闪身到了那名拿着装备之人的面前。

    从掰断、反剪一人的腕子,到打趴下七八名小混混开始,再到闪身于那人身前,杨锐一连串的动作只是在几个呼吸之间,看似轻描淡写却又让人难以置信。

    “高手别这样,这几件装备我们真得完成了交易……”

    手持游戏物品那人早已经看出了杨锐的实力,却是似乎极为不舍得放弃那几件物品,“如果这些东西真是你的,我出的价钱也算是公道了,真不行我再加点儿……”

    然而面对一声不吭的杨锐,那人的话儿已经开始变软,可见其所承受的压力。

    “不是钱不钱的事情,我最后给你个机会交出物品。”

    杨锐说完便再次缓缓向那人逼近了过去,饶是那人身旁也有着四五名看似身手不俗之人,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阻拦杨锐。

    “呃……别过来,我知道你是个高手,但是我也与游戏之中一个厉害人物有些干系,希望你能给个面子……”

    此时杨锐哪里还会听他所说,本来他也不愿意耽误时间,伸手便超那人抓了过去。

    “啊……听我说,你肯定知道游戏内大名鼎鼎的烈阳吧……”

    “嗯?”

    “……”

    本来杨锐听到对方说认识游戏内的高手,倒也不以为意,这会儿没想到对方在最为关键的时刻提及了自己的名字,不禁停下了手来。

    “哦?难道烈阳是你什么人?”

    杨锐的脸色稍稍有所变幻,继而问道,“又或者你就是烈阳?”

    其实杨锐是要看看对方怎么说,对于游戏内自己的身份杨锐还是很在意的,猛一下听到自己的名字,杨锐还以为自己身份泄露了出来,再一听其话语之中的意思,杨锐似乎也明白了一点儿什么。

    “呃……那个…这么说吧,烈阳他……是我姐夫……”

    本来杨锐想到了各种各样的可能,诸如冒充自己朋友、亲戚之类的,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成了别人嘴中的姐夫……

    听那人所说,杨锐差点儿哑然失笑起来,心说这种遭赖的事情也要往自己头上放,真是让人十分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然而稍后杨锐心中却是猛然咯噔一下,能够称呼自己为姐夫的,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啊,游戏之内他可是被程昱、郭嘉等人挖了一个大大的温柔大坑。

    就是玩家身份的家室,杨锐至今为止也有了不止一位,其中陈晓楠是没有弟弟的,这一点杨锐与其在大学恋人关系期间就了解得清楚。

    而另外几位就不一定了,包括任丝丝、烈焰飞雪、玫瑰三人,可都是玩家身份的,其中杨锐曾经听任丝丝讲起来,应该是有个弟弟的,其她两人杨锐基本上就不了解了。

    “哦?呵呵,没想到啊,你竟然是烈阳的小舅子么?不知道你的姐姐是哪一位,不会糊弄我说是张宁、貂蝉或者蔡琰吧?”

    杨锐停下手来,视线直视那人道,打听起了其中的具体情形来。

    “我……哎……我姐姐是烈阳的东海王君合王妃任丝丝……”

    那人先是犹豫了一下,后来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几件物品,最终竟是将事情给透露了出来。

    听其所言,杨锐心中再次猛然咯噔一下,果然是任丝丝曾经提及的那名弟弟么?

    记得任丝丝曾经说过,他这位弟弟名义上是叔伯家的儿子,实际上则是其亲生弟弟,出于某些原因才寄养在叔伯名下,实际上还在一起生活的。

    “这么说来你也姓任了……”

    杨锐低眉仿若自言自语地说道。

    外人看起来杨锐似乎是在衡量着是不是要继续动手,实际上杨锐却是在打算着应该如何处置这件事情,此时听对方所说,杨锐其实已经相信了七八成。

    “是,我姓任。不说这个了,这几件物品的分量不轻,我知道放在谁的手里都十分重要,这样吧,我再补偿这位高手一些,希望你能够考虑将这几件物品转让给我……”

    那人似乎不愿意再多提及任丝丝之类的事情,而是将话题转向了手中的几件物品,也或者他认为能够有一张与杨锐谈判的底牌已经足够了。

    “我最后再问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让我满意,这几件物品便可以转让给你,对我的朋友我另行补偿便是了。

    既然你自认是任丝丝的弟弟,想来东海王手中此类物品应该十分丰富才是,为何你不去找你姐姐购买或者要上几件也能够做到吧?再者,你收购这些物品是作什么用途的?”

    杨锐不管对方愿不愿意提及任丝丝,仍然继续追问道,这关系着杨锐如何对待眼前之人,同时少不了还要向任丝丝提及一下此事。

    “这…哎…我不要这些物品了……”

    让杨锐想不到的是,面对杨锐的问题那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竟然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连试图收购那几件黄金级灵魂类物品的打算都放弃了。

    “不行,你不能走,你个骗子,这会儿理屈词穷了就想要一走了之,怎么不说此前强行购买我装备的事情了,不给个交代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那人话才说完,杨锐还没有说什么,就听得身后一人大声叫道,正是李伯的那个毛头小子孙子。

    杨锐不禁心中暗道,这小子是被惯坏了,不过却是没有什么表示,想要看看自己那位便宜小舅子怎么回答。

    “本来我也不是跟你做的交易,为什么要给你什么交代,再说之前你嘴巴一直贴着胶布,我又怎么知道那些装备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们相互之间的事情还是自己去处理吧……”

    便宜小舅子回答道,说得倒是有理有据的样子,只不过其眼神却是时不时瞥上杨锐一眼,生怕杨锐有什么占据立场的说辞。

    “反正说不清楚就是不能走,乘人之危想要捡漏,眼见不成就想撇清关系,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今天你必须说清楚,你要是真是那烈阳的小舅子也就罢了,在场谁也得罪不起烈阳,说清楚了我还给你陪个不是,不过我看你是瞎编乱造的成分居多,那么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毛头小子不依不饶的样子,却也是狗仗人势,把杨锐当成他爷爷请来的帮手了。

    “唉……我那姐姐已经很久联系不上了,这会儿也不知道人在哪里……”

    便宜小舅子可能是觉得此事无法善了,又似乎颇为有一些感触,出言叹息道。

    然而他这么一说,杨锐几乎已经是确认了,这人是任丝丝弟弟的可能性已超过了九成!

    并且当初任丝丝就是从xy市悄然离开的,其家人在xy市一带持续寻找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看来你真是在胡编乱造了,那不付出点代价就别想轻易离开了……”

    这时却是听得毛头小子继续发声道,视线还望向了茶几上的一堆钱物。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