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汶水汶阳这边本来就地处偏僻,只有少数黄巾军士卒在沿河行动,杨锐肃清了这些士卒之后,将40名盗贼头目带到水贼营地里休息恢复体力,杨锐也盘坐下来修习起了基础内功。

    修习内功和恢复体力并不矛盾,所以杨锐在游戏中的休息时间基本上都是在打坐中度过的。即使如此,杨锐的基础内功还在1级慢慢徘徊,每天打坐能提高两三个百分点的熟练度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到接近傍晚的时候,杨锐这才停了下来,基础内功的熟练度只增加了2%,效果并不是太好!不过一个白天的时间,杨锐的剧情积分值和功勋值却又是猛增10000出头!两项数值双双突破了35000!

    积分增长这么迅猛,应该是蒋集五屯小镇那边战斗进行地非常激烈,亦或者是大山镇本部又有新的黄巾军出现,无论是两种哪一种情况杨锐都需要去关注一下。

    杨锐带上已经养足精神的40名5阶盗贼头目,赶路回到了大山镇傲徕谷口关卡。汶水汶阳是所有据点中距离大山镇最近的,赶过来也只花费了半个多时辰的时间而已。

    这次杨锐的直觉又得到了印证,大山镇周围的黄巾军士卒虽然已经被清理干净,不过下午的时候钜平县城派人来求援,一人单骑身后竟然追来了2000人的追兵!

    2000多追兵中有一半是2阶黄巾士卒,着实让傲徕谷口关卡之内的张天等人忙碌了一阵,稍稍花费了一番力气!

    “主公!今日钜平县令派人来求援,不过态度不是很好,俺本来想着直接轰出去的,结果被王海老丈给拦下了……”

    杨锐刚一进关卡就听张天说道,语气很是不忿的样子。

    “哦?那求援的现在人呢?”

    这应该是个任务啊!不会真让张天给撵走了吧?对于张天的脾气杨锐颇有一些无奈道。

    “哼,那兔崽子嫌弃咱们关卡太吵,被王海老丈带到镇内议政室了!”

    见杨锐如此关心那人,张天更为不忿地回答道。想必张天在那人身上应该吃了不少鳖!

    杨锐自然是发现了张天的不忿,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转身往大山镇议政室方向赶去。

    等杨锐感到议政室的时候,王海还在好言好语地陪奉着那人呢!

    “主公,这位是县令府派来的廷掾王黐王大人,是来咱们大山镇请援的……”

    见杨锐进来,王海赶忙凑了过来小声介绍了一番,谁知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位正襟危坐的王大人给打断了!

    “来人可是峰中亭亭长烈阳?”

    王黐一边品着王海给他提供的“一品香特酿”,一边老神在在、头也不抬的问道。

    杨锐也终于明白张天为何对此人那般厌烦了,实是此人太过自大、目中无人了一些。

    “在下正是!”

    饶是对其感官不好,杨锐也没跟一名npc生气,这人身上还有县令府带来的任务,杨锐觉得拿到任务是最要紧的!

    “见到本官为何不见礼?”

    杨锐接话后,谁知这位王黐大人非但没有起身客气一下,却仍然只顾低头饮酒,还要责怪杨锐不进前见礼起来!即使杨锐属于好脾气的,也不禁腹诽不已,站在原地愣是没有动!

    其实杨锐不了解内情,这位王黐大人的“廷掾”这个官职正好是管着乡村一级的,属于县令府向下的官职,平时王黐在一干亭长、村长面前装惯了,这才会对杨锐如此态度。

    王海在一旁看得清楚,杨锐与这位王黐大人即将要闹僵的节奏,于是拽了拽杨锐的衣襟,又走到王黐大人的近前,小声说道,“王大人,事情紧急,咱们谈谈援兵的事?”

    这位王黐大人稍稍一愣,又低头继续喝了两杯酒后,这才慢腾腾地站起了身。

    “烈阳亭长听令,近日钜平县城为黄巾乱民所围困,县令大人特令王某来大山镇调集兵力,以解除钜平县城之围,即刻起速调兵力前去述命……”

    这位王黐大人叨叨唧唧的说了好长一段,口吻上完全就是一副上级对下级命令的态度!只是没提任何有关任务的字眼,至于出兵援助的消耗、补偿之类的也没有一句!

    “烈阳亭长还愣着干吗?还不速速率领大山镇士卒前去县城支援?”

    这位王黐大人将一大串的命令发布结束,马上起身来到了议政室门口的位置,走过杨锐的身边,歪头看了杨锐一眼说道。

    “廷掾大人请留步!”

    杨锐出声止住了王黐的脚步。

    开玩笑!大山镇的士卒完全是杨锐个人的私兵,并不在任何职权部门的编制之下,莫说是小小的一个廷掾大人,就是县令亲来,只要杨锐不愿意拿出来给他用,他也是毫无办法的事情!

    如今一个小小的廷掾竟然动动嘴皮子就想要杨锐出兵了?态度还这么官僚、蛮横!?最重要的是没给出任何的承诺,连个任务也不发布?杨锐肯定不会同意呀!

    “承蒙廷掾大人看得起,我大山镇实在没有多少兵卒,如今黄巾乱起,尚且自保不暇,实在有失县令大人的厚望!请恕在下无法拿出一兵一卒!”

    对于这种目中无人、眄视指使之徒,最好的反击就是当面无情的拒绝,不异于当面泼他凉水!

    听到杨锐的话,王黐当场一愣,他实在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亭长对他拒绝竟是如此直接!大约一息之后,王黐这才转过身来,算是第一次正面杨锐。

    “哼!烈阳亭长怎敢信口胡言,大山镇外关卡之内驻守的士卒不在少数,辅以两道初级关卡,黄巾军根本奈何不得大山镇,何来的自顾不暇?又为何要欺瞒于本官?”

    王黐的语气依旧蛮不讲理,但说的也不算失实。

    “区区几个士卒倒让廷掾大人记挂上了!然而那些都是我私自养的打手,并非沙场上的士卒,平时吵吵嘴、打打架、装装面子、刷刷威风还勉强凑合,至于廷掾大人说的去解距平县城之围,恐怕难当重用啊……”

    既然打脸了,就直接狠打几下吧!杨锐并不惧得罪县令,此前刘县尉就与杨锐合谋针对县令的!再说了,黄巾起义剧情爆发,钜平县令能不能挺过去还在两说呢!

    “恕不奉陪!王海老丈替我送客!”

    说到这里,杨锐转身就走,丝毫不理会已经变成酱紫脸色的王黐王廷掾!等走得远了还听到身后王廷掾不住咆哮的声音。

    “…小小亭长!安敢如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