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喝啊……”

    确认所追踪之人身份并不是曹操之后,杨锐当即就要身形暴起,举剑将其刺死。

    只因为追踪此人溃退部众着实花费了杨锐部众大量的精力,最终却偏偏上了对方的当,杨锐也是颇为恼怒。

    “主公且慢……”

    不过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就听有人喊止道,杨锐在间不容发之间守住了手中的黄金帝王剑,差一点儿就要了假装曹操这人的性命。

    等到杨锐急刹车之后回望,却见喝止自己之人正是郭嘉。

    “主公,吾观此人能够一路装扮曹操,定然不是简单人物,若不是有着外力或者道具的相助,此人当前面目应该也非其真容……”

    并不需要杨锐将疑惑问出来,郭嘉已是主动向杨锐解释道,原来他制止杨锐的目的便是觉得眼前之人应该不是个简单人物,因而产生了疑惑。

    “嗯?难道……”

    听到郭嘉说当前之人身份有疑点,杨锐当即换刺为抓,将黄金帝王剑顺势一收,左手已是将那人的脖颈抓在了手中。

    一直到此时,杨锐才发现此人竟是一个十分消瘦之人,整个脖颈被杨锐抓在手中,不过一掐多一些而已。

    “咯…咯咯……”

    杨锐也是有些气急败坏,那人脖颈经由杨锐一掐,瞬时有些喘不上气来,喉管之间顿时发出一阵艰难的呼吸声音。

    等到杨锐将此人放在地上,其已是浑身无力瘫倒在地上,犹如一团软软的泥巴一般,丝毫都不愿意再动了。

    “奉孝,此人果然是个面白书生,汝且拿下去拷问一番,问一问曹操的去处吧,吾量曹操此时已然走远,怕是难以追上了……”

    杨锐伸手在瘫软那人脸上拿下来一张面具,就连其紫金级的道具层次都没有来得及去查看,这便将那人交给了郭嘉去审问。

    “其余人等原地休息片刻,简单充饥、解渴,随时准备继续追击溃军。”

    随即杨锐又向周围部众士卒吩咐道。

    一路追来众人也是累了,对于捉到一个曹操替身杨锐虽然懊恼,也并没有因此而有其他举动。

    “……吾乃刘晔,字子扬,并非胆小如鼠、籍籍无名之辈,杀之剐之悉听尊便,切勿再延误时间……”

    杨锐正在思考问题出现在哪个环节,到底是什么时候让曹操有了使用替身的机会,就听那名替身终于有了一些力气,丝毫不愿意听郭嘉劝降的模样,已经开始叫嚣了起来。

    乍听之下杨锐还颇为气恼,猛醒之下杨锐已是留意到了这名替身所说的言语。

    这人竟然是刘晔?此前为袁绍会盟一方建造霹雳车的刘晔?

    杨锐当即来了兴趣,起身向着那人的方向而去。

    曹操虽然跑丢了,但若是能够捉住刘晔,也算有条大鱼,并未空了。

    刘晔是曹操身边声名并不如何响亮的谋士,据传是光武帝刘秀之子阜陵王的后代,是著名的战略家,人称有佐世之才,实际上是曹操手下举足轻重的谋士。

    这一点在演义当中有所体现,但是并不突出,史实当中刘晔屡屡献计,并且屡试不爽,对于曹操把控天下局势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刘晔作为三朝元老也能够体现其能力。

    别的暂且不说,游戏当中仅仅是刘晔能够建造霹雳车这一条,就足以引起杨锐的重视了。

    此前杨锐及其部众才刚刚体会过霹雳车的超强攻击力,若不是千机玄甲营是十分知名的战阵,恐怕在杨锐两路伏兵赶至之前,杨锐部众便在冰沙城墙处产生大量折损了。

    接下来杨锐态度一变,对待刘晔来了个180度转弯,各种好言相劝,想要使得刘晔投效过来,不过结果已是已经可以预料到的了。

    准确地说,杨锐也只是为了做个姿态,给刘晔表明一种态度,以凸显刘晔与众不同的地位存在,为此后的劝降打下一定的基础罢了。

    而对于能够立即劝降刘晔,杨锐自然也没有抱任何希望,他做这种事情也并不止一次两次了,积累的经验也不在少数,就从来没有碰到过一次性能够劝降成功的。

    这种情况与游戏设定有着一定关系,最为重要的还是游戏明背景之下的确是这样的情况,讲求的便是忠义二字,像吕布那种不忠不义之人,三国明背景之下是少之又少的。

    对着刘晔一阵劝解无果之后,杨锐“十分为难”地下令将刘晔给绑好了,又吩咐士卒“好好礼遇”之类的,这才让人将刘晔带了下去。

    此后杨锐与郭嘉、于禁、管亥等人一阵商量,讨论曹操可能的去向,不过最终也是没有任何准确的结果。

    即使智力高绝的郭嘉,也只是分析出了此前曹操利用刘晔脱困,可能采取的一些手段和措施,并以此推测出几处曹操可能的脱身地点,其他再无所获。

    杨锐立即着手调集兵力前往路途之中各个可疑的地点,但是在调集兵力之初杨锐与郭嘉等人也并没有抱多大希望,就一定能够寻到曹操逃亡的蛛丝马迹。

    最初曹操就在众人的前方,合杨锐、郭嘉、于禁、管亥等人之力,还尚且让其成为了漏之鱼;此时再回头去找其本人,曹操已是如鸟归林、如鱼入渊,很难再找到其行迹了。

    既然再找到曹操的希望已经不大,前方也已经到了太行山脉山麓,杨锐与郭嘉等人一阵商议,将追赶部众一整,调头向着河内郡腹地而去。

    此时杨锐有些后悔了,当初没有听取郭嘉之言,并没有第一时间调集虎牢关守将前往河内郡黄河段,说不得那时若有调动,便能够将曹操给划拉出来。

    眼下说什么都已经有些迟了,而曹操一旦逃脱,想要一蹴而就解决其势力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看袁绍溃军方向,即使此时杨锐分身、张辽、追溯龙魂等部众具备着数量和气势优势,冀州的纵深也是摆在那里的,想要将袁绍从冀州连根拔起恐怕也非常困难。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