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禀告主公,嘉亦正自考量如何最大限度打击曹操,抑或能够击杀、生擒曹操为上。思来想去,此时唯有两种可能与结局。

    一者,主公责令兵马全力乘胜追击,当可扩大战果,获取大胜。

    而且吾观曹操亦将分派兵马配合主公大胜也不准。

    二者,主公可略施计策,把控全局,出奇制胜之下,或许可威胁到曹操性命。”

    见到杨锐相问,郭嘉稍稍停顿之后道,显然其在此前已经有所考虑,并且还有了较为成熟的计策。

    一听之下,杨锐顿时知道郭嘉当有成竹在胸,心下顿时大定。

    冀州之地苍莽,此时又正值冬季,曹操部众四处奔逃之下,杨锐想要有所战绩不难,只不过直接威胁曹操却并不容易。

    而郭嘉所言却无疑让杨锐看到了不的希望,让杨锐感觉彻底解决曹操的几率大增。

    “奉孝以为当如何施计?全力追击暂且不,出奇制胜又当怎样?”

    因而郭嘉刚刚完,杨锐就忍不住向他问道。

    “禀告主公,曹操此番逃往西南方向而去,前路无非是河内郡、并州之地;而曹操之基业则全部在河南司隶州之地,吾可料定曹操必然不会轻易放弃其经营日久之基业。

    因而可无视曹操所逃亡之方向,一切以曹操试图返回河南司隶州之地为出发点,于可能之地布置伏兵,当可一举击杀或者擒获曹操。

    不过曹操归途可料,伏兵却是难以布置,只因为天高地袤,通往洛阳之路有千条万条,加之黄河冰封日久,处处可供曹操过河之用,更是徒增无数种可能,实难预料曹操之归路也。”

    郭嘉再次稍稍停顿,斟酌着出了一番话来,将曹操可能的去向分析了个透彻。

    其实杨锐也已经隐隐想到了曹操还是要回归洛阳皇城的,然而正如郭嘉所分析的那般,在放大了00倍的地图之下,能够供曹操选择迂回的路线着实是太多了,根本难以确定出其行走的路线,也就根本难以实施对曹操的狙击。

    郭嘉也同样这么分析,不过从此前的话语之中,杨锐已经明显感觉到郭嘉应该有着更为成熟的打算才是。

    “主公,此时想要擒拿或者击杀曹操虽然诸般不利,但是主公却有着非同凡响之侦查、探察手段,仅仅是飞行宠物便可以将曹操大股势力去向掌控清楚,何况还有着空灵秘忍此种手段。

    此时主公便可令御宿堪兵卫动员司隶州北部包括河内郡在内的所有空灵秘忍,令其分散开来。时时注意各方向大股兵马的动向,不得有发现曹操之几率。

    而主公则布置重兵在黄河冰封一线,随时等候各方所传来的消息,以便伺机而动进行出战。

    一旦曹操现身出来,以吾方兵马部众的实力,便可使其沦为案板上的鱼肉,任由吾方进行宰割,届时主公借机彻底消除曹操威胁亦非不可能”

    郭嘉将自己所想如实地了出来,让杨锐的思路瞬间通透起来。

    虽然郭嘉所的细节并非多难想到的事情,只不过当身处环境其中的时候,就很容易被眼前的局面所影响,从而把握不住重点。

    就比如杨锐也想到了曹操可能会最终返回洛阳皇城,然而却是将尾随追击最为了当前最为主要的攻击方式,一心向着乘胜追击、扩大战果,并没有实际去考虑更为长远的伏兵之类。

    “眼前曹操残部不可不追,依照奉孝之见,当派哪些部众兵力前往设伏?又将令哪些部众兵力继续追击曹操合宜?”

    杨锐点头的同时,向郭嘉继续问道。

    “禀告主公,依嘉之见,吾等追兵不应再行分散实力前往设伏,否则可能反而中了曹操诱使分兵之计,使得主公之尾随追兵部众处于被动之中。

    那般情形之下,即使吾等仍旧能够维持胜局,追杀之效果亦不会如何出色,甚至多有损伤亦不定。

    依照嘉之见解,主公当调度虎牢关方向部众守卒前往冰封黄河隔断进行设伏,而吾等自应该全力进攻曹操之溃逃部众,使其尽快暴露下来”

    觉察到杨锐这位自家主公并没有完全明白其意图,于是继续出言做了明。

    “奉孝所言是将虎牢关守军黄忠所统帅部众派往进行伏兵?”

    到得此时,杨锐再没有任何疑惑,已是明悟到了郭嘉想要表达立场。

    “然也,当可派黄忠等将领统帅虎牢关守军前往各处设伏。”

    郭嘉言辞之间十分坚定地道。

    “如此,奉孝之意是要调度陈留守军前往虎牢关接替防御任务?”

    杨锐推论道。

    “非也,主公倒是无需再派人前往虎牢关驻守,只需留下万余名兵力驻守虎牢关即可,甚至将领方面只需留下一人便可。”

    郭嘉言道。

    “奉孝之言是何意图?毕竟曹操于山水城、山水关一线布置兵马可谓不少,吾军一旦松懈虎牢关防御,或者对方立刻便会有所动作,取下虎牢关,并长驱直入陈留郡城之内”

    杨锐颇为有些疑惑地问道,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郭嘉的用意。

    “主公以为,曹操在外前提之下,山水关守军会否主动出击?

    尤其是在袁绍获嘉会盟溃败之后,以曹操之性格,想来已经设法将战果知会了山水关守军以及其他各方守军,令其坚守不出以确保自身基业的完整。

    毕竟曹操作为一方枭雄,对于自身的脱身应该还是有着十足信心的。

    正因如此,此时曹操司隶州境内各方守军当各自严防死守,唯恐受到他人主动攻击才是。

    如此情形之下,嘉才断定,即使主公完全撤离虎牢关守军,对方也多半会以为乃是主公之计,从而不予理会。

    而吾方则应更加明目张胆一些,令黄忠等人堂而皇之出击,沿黄河冰面杀向河内郡,不必避讳山水关曹操守军会得知吾方行踪。

    虎牢关留守万人则应彰显紧张守卫之姿态,同样不必避讳山水关曹操守军会知情”

    郭嘉最终出一番话来,让杨锐疑惑更甚。

    毕竟其言辞之间所凭借前提,几乎完全都是郭嘉自己推论而来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