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反差归反差,曹操也不是有意要假装镇定,而是此时若是选择撤离,估计会盟各路兵马很可能会形成崩溃之势,只会使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本初兄,部众士卒的折损或在所难免,吾等全身而退应当还不成问题,本初兄只需如此如此操之部众士卒尽归本初兄指派便是”

    沉默一会儿之后,曹操终于开口想袁绍建言道。

    曹操与袁绍一阵小声嘟囔,话语之中似乎颇为有些道理,只见袁绍听得也是直点头,不过脸上严肃的表情却是丝毫没有改观。

    其中原因自然是曹操仅仅算是安排好了退路,同时还要冒着不小的风险,然而却是无法挽回颓势,一时之间袁绍自胜势转为败势,仍然有些接受不了。

    “传吾命令,各路兵马继续全力阻击东海王来袭部众,凡击杀一名东海王部众士卒,每次奖励金币10枚。

    胜败攸关之际,一众部卒不可懈怠,吾将临时组建执法队伍,凡发现有怠战之部众士卒,立即当场格杀勿论!”

    稍稍思虑一番之后,袁绍轻轻叹了一口气,向着传令士卒说出了一番话来。

    最终袁绍还是采纳了曹操的建言,首先制造混战的局面,尔后再浑水摸鱼、趁乱逃跑,至于部众损失多少,就不是此时其所能够关心的事情了。

    而且曹操所建言的脱身方案,也同样是有些不惜代价、只顾脱身的味道,最终各路诸侯兵马还要分头逃跑、各自奔命。

    袁绍之所以会答应下来,仅仅是因为到得此时他也感觉到了一丝形势的逼人。

    当然了,袁绍传达命令也有观望的打算在其中,若是眼下会盟之师能够抵挡得住青兖徐兵力的进攻,最终能够将营地守住,那当然是最好的结果。

    届时袁绍自然也就不必再去采纳曹操各自分散逃跑的建议,而是进一步坚持拖住对面东海王部众,直至设法谋求最终的胜利即可。

    也就是说,此时的袁绍心中还是抱了一丝侥幸的,在与曹操建言内容相一致的情况下,他还憋了一口气,想要看一看东海王到底有何天大的本事大败各路诸侯大军。

    “孟德,不若随吾出外杀上一阵,看看到底是何人敢于在吾主帐附近光火、打闹,想必孟德也是多时未曾沙场一战了吧?”

    袁绍皱眉闻听着就在大帐之外不远处的厮杀响动,忍不住向曹操说道,而袁绍自己则已经拔剑出鞘,向着大帐帐门的方向转身欲走。

    眼下袁绍的态度已经说明一切,大有压迫曹操与其共同前往的意味,并没有给曹操太多拒绝的余地。

    “本初兄既然如此提议,吾曹操自然要奉陪才是,说来亦真得好长时间未曾动动筋骨了,不知是否还能一战”

    曹操意味深长地向袁绍上下看了一遍,随即并无异议地说道。

    其实曹操真实想法是有些鄙夷袁绍做法的,时势已是如此鬼神难救的局面,袁绍这老头儿竟然还抱有幻想和侥幸。

    “杀啊!”

    “吼!吼!吼!”

    “杀”

    “”

    距离主帐不远处,高矮不同的两名女子正隐藏在一众蝶舞剑士和重生武士之间,不停地给周围会盟部众士卒造成杀伤,二女正是黄舞蝶和最上义姬。

    此时张绣已是陷入到了苦战当中,其还是低估了蝶舞剑士的敏捷、灵活,以及重生武士的厚重、不死特性,虽然在张绣的身边也已经横七竖八地躺倒着不少蝶舞剑士和重生武士的尸体,但是相对于数万的基数而言,两种兵种折损的数量并不算太多。

    “喝啊!”

    “杀!”

    “”

    袁绍与曹操见此情景也不犹豫,发一声喊之后双双杀入到了蝶舞剑士和重生武士中间,二人的贴身护卫们也同时扑向了战圈之内,此处的形势顿时变得焦灼起来,并渐渐对黄舞蝶和最上义姬部众不利起来。

    原本黄舞蝶和最上义姬便处于会盟之师部众营地的垓心位置,其与部众士卒所受到的压力已是可想而知。

    黄舞蝶原本也是镇定之人,杨锐所看重的就是她与最上义姬稳定的性格和统军能力,但是眼见着蝶舞剑士被袁绍、曹操及其贴身侍卫,便要折身向二人所在的方向杀去,却是被一旁的最上义姬看出端倪,一把拽住了黄舞蝶的衣甲后身。

    最上义姬号称智勇双全之鬼姬,同时其专属特殊兵种重生武士来路又与蝶舞剑士来路不通,因而此时保持着更加淡然的态度。

    “吾乃东海王烈阳在此,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就在此时,就听得南侧黄河冰面方向传来了一声爆喝,即使在嘈杂的沙场厮杀背景之下,也是尤为震动人的心弦。

    本来就被最上义姬阻挡的黄舞蝶显然也听到了这声爆喝,转而安心了不少,并没有再坚持要杀向袁绍与曹操所在的位置,继续对身边会盟部众斩杀起来。

    厮杀兴起的袁绍与曹操二人,动作却是同时一顿,相视一眼之后,手上的动作也稍稍慢了一些。

    原本袁绍会盟之师的主帐就搭得距离黄河冰面不远,以便于更好地掌握攻击冰沙城墙的情况,此时杨锐反冲爆喝的声音能够传到大帐周围,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何况本来杨锐也在爆喝之时掺杂了内力进去,以便于更好地震慑袁绍会盟之师,这便使得其爆喝之声穿透力更加强劲,传播距离也更远。

    “唏律律律”

    “杀啊”

    “”

    不仅仅是杨锐一路兵马,其余东西两路包抄兵马也已经越杀越近,饶是袁绍会盟之师部众营地东西绵延不短,在袁绍主帐附近也是能够闻得一些两路兵马厮杀情况的。

    “报!征东将军安腾裹挟己方骑兵部众向西北方向而去。似乎别有用心,还请主公明鉴。”

    就在此时,一名袁绍会盟部众传令士卒找上袁绍禀报道。

    传令士卒此言一出,袁绍更是直接愣神当场,他曾经想到过会盟几方有可能出现一些问题,却没有想到会在此关键时刻等着他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