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杀啊!”

    “”

    两路人马同时杀至,冲杀的声音由远及近,速度十分之快。

    尤其是来自西侧的骑兵部众,几乎是不出几息时间便到达了袁绍会盟部众营地附近,犹如一串春雷,迅疾不及掩耳。

    来自东侧的步兵部众,虽然速度上要稍慢一些,但是也同样十分迅猛,落后的距离并不是太多。

    这两路兵马在杨锐千机玄甲营即将被攻破的时候出现,自然并不是凭空而产生出来的,而正是杨锐所布置的后手——西方机动兵团和濮阳城的兵力。

    杨锐本来的意图是让两路兵马同时摸近袁绍会盟部众营地,尔后再齐齐突袭进行攻击,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只不过此时两路兵马最后阶段的疾速行军,导致了其到达的时间上产生了一些偏差,但也已是并不重要了。

    而且两路兵马在很远的距离上就发起了冲击,并暴露出了自己的身形,也是为了缓解杨锐冰沙城墙防御一方所面临的压力。

    眼下变异版的千机玄甲营被攻破在即,杨锐不得不做好了全线冲击的准备,配合着黄河北岸的两路包抄兵马,杨锐决定临时改变策略,与袁绍会盟部众来一场正面决战,将其彻底击败!

    而杨锐会盟部众在觉察到营地左右两侧被包抄的情况之后,虽然整体攻击并没有停下来,但是显然其部众都受到了一些影响,向冰沙城墙的进攻稍稍停顿了一下,节奏也一下缓慢了不少。

    这样的情形也体现在了霹雳车远程攻击器械上,其投出的弹雨明显的产生了断层,显然是霹雳车的操作者受到了后方杨锐包抄部众的影响,从而分散了注意力。

    “杀啊!”

    “得!得!得”

    “噼!噼!噼!”

    “”

    就在袁绍会盟部众集体稍稍分神的前后,西方一路包抄骑兵已经杀到了其营地近前,当先一名骑兵统帅大将手中武器已经换做了一杆大刀,左右开弓、挥动连连,眨眼之间已是砍下了三名袁绍部众士卒的脑袋。

    此人威风凛凛,不是别人,正是杨锐手下大将——于禁!

    于禁拥有着高超的骑兵统帅能力,虽然此时杨锐还不清楚其具体属性,但是于禁已经在骑兵统帅当中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

    史实当中,于禁也与张辽的战法有着一些类似的地方,擅长长途奔袭、摧锋奇袭,特别是在统帅骑兵的情况下,也正是如此,杨锐才将其与张辽一起,从南方机动兵团给临时调集了过来,本次负责统帅所有西方机动兵团骑兵部众。

    而张辽则被杨锐直接留在冰沙城墙之上,依仗其单兵作战的实力,协助参与防守城墙。

    “杀啊!”

    “得!得!得”

    “噼!噼!噼!”

    “”

    西方一侧包抄兵马已经完全与袁绍会盟部众拼杀到了一起,即使其暴露的时间有些许提前,依然打了袁绍会盟部众一个措手不及。

    此前袁绍会盟部众为了躲避杨锐飞行宠物进行火攻,特意将各路兵马的营地分散布置,并且同一路兵马的营地中间也留有很大的空袭,如此一来便给杨锐包抄骑兵部众提供了优良的作战环境。

    本来以袁绍、曹操等人的用兵之能,是不会犯下类似错误的,然而其也是被杨锐飞行宠物以及“航空炸弹”的威力逼迫急了,不得已才取此下策。

    若是放在平日里,各方兵马倒也会十分注意防备,倒是眼下袁绍会盟部众集体攻击冰沙城墙,各方兵马潜意识里认为,杨锐兵马能够守住冰沙城墙已是尽了全力,却是不曾想斜刺里竟然杀出了包抄兵马,还不止一路的样子。

    “杀啊!”

    “噼!噼!噼!”

    “”

    于禁当先一人一马开路,纵马越过拒马桩子,并随手将拒马木桩削开了一个口子。

    其身边的乌延、素利两名副将也是随后跟进,将拒马的口子开得越来越大,随后便是各个骑兵部众,也是有样学样,训练有素地集体将袁绍会盟部众外围的拒马全部推到,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冲进了袁绍后方营地。

    “吾东海王烈阳在此,还不收手就寝,更待何时?!”

    “噼!噼!噼!”

    “”

    与此同时,东方一路包抄步兵的速度虽然拉开了一些,但是却并不会影响其中几名主将的速度,就在袁绍会盟部众惊诧于营地西方动静的时候,就听得营地东侧也是一声暴喝,此后杀伐之声不断绝,数名骑乘各色宝马的主将也同时从东侧杀入到了袁绍会盟部众营地之内。

    这一声吼则更加惊人,谁也没有想到杨锐会亲自统兵出现在包抄偷袭部众当中,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此时“杨锐”正一身戎装,威风凛凛地突入到了袁绍会盟部众营地的东侧,早有袁绍一方部众士卒认出了杨锐的身份,周围会盟部众营地甚至都猛然静谧了一下,对于杨锐的出现十分诧异,同时丝毫没有产生怀疑。

    之所以震惊,是因为此前众人还非常清楚地确定,他们所畏惧的东海王还在冰沙城墙之上守城,怎么也没有想到杨锐是如何出现在后方营地东方的!

    “叮!叮!叮”

    “”

    在“杨锐”出现在会盟之师营地后方的下一刻,在于禁等人骑兵冲杀进入其营地之内的数息之后,袁绍会盟部众营地正中传出了鸣金收兵的声音。

    袁绍、曹操等人终于意识到了不对,也很难在第一时间招呼部众进行援救,唯独使用了最为快捷狙击兵力的办法——鸣金。

    这显然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短时间之内却是最为有效的选择了,其余任何命令的传达都远远没有鸣金收兵来得更快。

    同时袁绍、曹操等人也并非没有想到鸣金收兵将处于更大的被动当中,他们唯独寄予希望的,便是那种黑色弥雾的阵法。

    只要有着阵法的存在,冰沙城墙之内杨锐的防御士卒即使想要尾随追杀,看起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