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袁绍盟军破釜沉舟,自然也不是毫无章法地乱战一气,就在黄河冰封稳固的第二天一早,正北风恰好大作,袁绍盟军也正好趁此起了第一次全面攻击。e小Ω┡说 1xiaoshuo

    针对杨锐短时间之内建设起来的冰沙长城,袁绍盟军采用的方式便是火攻,每一名士卒都背负了柴草、秸秆,准备利用风势对冰沙长城形成威胁。

    从袁绍盟军开始四处寻找薪草的时候,御宿勘兵卫的空灵秘忍士卒就已经觉察,并且将相关的信息通报给了杨锐。

    最初的时候,杨锐还不曾想到袁绍盟军的具体打算,但是等盟军部众士卒开始背负柴草、秸秆进行渡河的时候,杨锐第一时间便猜到了袁绍等人的计划。

    冰沙短时间内堆砌而成的城墙,自然最怕高温和火攻,杨锐当然也很清楚这一点,因而当袁绍盟军部众携带柴草举动出现后,杨锐已是心中有数。

    “通令所有飞行宠物轮番出击,攻击敌军进攻部众,务必将其所携带柴草、秸秆引燃在黄河之上!城墙之上防御弓箭手准备火箭,以防万一!”

    杨锐在第一时间下达了令飞行宠物攻击的命令,此前面对严防死守的袁绍盟军,杨锐就有使用飞行宠物进行火攻的打算,也提前将6ooo余只飞行宠物给调了过来。

    此时飞行宠物刚刚赶赴黄河沿岸不久,倒是正好能够派上用场,若非如此的话,袁绍盟军借助呼啸的北风,其实无须到达冰沙城墙之下,便可以将火势蔓延过来。

    杨锐守军所面临的处境还是较为严峻的,因而杨锐在下达命令让飞行宠物进行攻击的同时,也紧急调集部众士卒纷纷登上冰沙长城。

    特别是其中的神机器械也都在士卒操作之下就位,并准备好了适合火攻的箭支,随时准备攻击袁绍部众士卒渡河的漏网之鱼。

    “咚!咚!咚”

    “杀啊!”

    “杀”

    “”

    黄河北岸盟军阵营当中战鼓鼓噪不已,各方盟军士卒在绵延数十里的距离上同时渡河,气势十分恢弘,特别是在携带柴草之后,整个黄河冰面之上几乎被沾染成了一片枯草的眼色。

    枯草的眼色在迅向黄河南岸方向蔓延,就犹如流动的沙漠一般,向着河对岸杨锐的冰沙城墙席卷而去,枯黄的眼色与冰面和城墙雪白的颜色形成了鲜明比照。

    “唳!唳!唳”

    “嗖!嗖!嗖”

    “呼!噗嗤”

    “”

    然而飞行宠物的出现,却是让原本二维的画面提升到了三维,一枚枚牛头大小的“航空炸弹”,被飞行宠物呼啸着抛洒了下去,并于半空中化为一团团火球,直扑枯黄色的人潮而去。

    原本逐渐将雪白色覆盖的枯潮,却是被呼啸而来的火球迅引燃,借助着呼啸北风的力量,迅以飞腾的红色覆盖开来,度相比雪白的静谧、缓缓的枯黄而言,颇为有一股席卷一切的架势。

    “咚!咚!咚”

    “杀啊!”

    “杀”

    “”

    盟军刚一举步进入黄河冰面便遭受打击,火红的颜色在风势的催动之下向着河心的方向蔓延,连带着将本来冲锋在前的盟军士卒也吞噬到了其中。

    然而盟军身后战鼓的雷动并没有因为火势的蔓延而停滞,相比起数十里长延展的进攻面而言,6ooo余只飞行宠物的攻击也仅仅是烧出了一屡屡红色的条带来,所能够覆盖的范围甚至不及整体宽度的五分之一。

    杨锐已是尽量将飞行宠物平铺开了,然而飞行宠物的数量相对有限,辐射的范围也就有限,并不能完全吓止住袁绍盟军的进攻。

    这样的攻击效果也在杨锐的预料之内,此时杨锐已是亲自驾驭虚渡飞舟探查于黄河冰面上空,查看袁绍盟军进攻的情况,还时不时向着人潮最为密集的区域丢下一两枚航空炸弹去。

    虽然无法覆盖整个袁绍盟军渡河进攻的幅度,杨锐也并没有因此而着急,这仅仅是生在黄河北岸附近的空袭,飞行宠物仍然有二次、三次进攻的机会。

    何况一波航空炸弹过后,进攻的效果并没有消失,火势仍然保留在冰面之上,并且在风里鼓动之下在以逐步放大的姿势向周围蔓延着。

    依照此度展下去,除非是袁绍盟军部众能够摧枯拉朽地解除掉杨锐的冰沙城防线,否则的话其本身盟军冲也将受到不小的牵连。

    而且这还只是杨锐飞行宠物的第一波次进攻,6ooo余只飞行宠物投下自身所能够携带的两枚“航空炸弹”之后,便自返回冰沙城墙之上,迅换装第二波次进攻所需“弹药”,并再一次起飞扑向袁绍盟军而去。

    “咚!咚!咚”

    “唳!唳!唳”

    “嗖!嗖!嗖”

    “噗嗤扑啦啦”

    “”

    在北风狂躁的这个早晨,战鼓声、飞禽鸣叫声以及火势肆虐的响动混杂在一起,一直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

    袁绍盟军部众甚至一直将枯草、秸秆铺陈到了过黄河冰面五分之四的距离,只不过最终却是赶不上火势蔓延的度。

    当飞行宠物投出第三波次航空炸弹之后,黄河冰面之上已是由雪白到枯黄,再到火红,最终变成黑色灰烬遍地的局面。

    最初的几缕火红色,也迅蔓延成为了火红色的沟堑,火红色的海洋,一直到最终几乎完全合拢在了一起,阻断了袁绍盟军任何前进的空间。

    饶是如此,枯黄色虽然仅仅铺就了黄河冰面的五分之四左右,但是火红色海洋的“浪涛”却是已经直逼冰沙长城的所在。

    城墙之上的杨锐守军士卒甚至已经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火热,至少是吃够了烟尘和飞灰,一个个都被熏黑得成为了包黑脸的角色。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相比于杨锐部众受点烟气、吃点飞灰,袁绍盟军部众就要更加惨烈一些,参与进攻的盟军部众士卒被焚灭之人不在少数,火攻未成却是玩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