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烈阳老大如此举重若轻,我们今天就来个煮酒论英雄,大家都是有内力之人,也别在冰沙城之中饮宴了,干脆挪到城墙之上便好,一些个风雪又算得什么……”

    “好,我认为是个好主意,我看烈阳老大才是游戏内第一英雄,为我们玩家平添了一股志气,河对面那六七路诸侯在烈阳老大面前也是不够看……”

    “……是啊,城墙之上方能彰显气势,尽显淡然。 烈阳老大真是为我们玩家群体长面子了,这一次咱们再一起辗轧那些诸侯一次,风清云谈,谈笑间让其灰飞烟灭……”

    “哈哈哈哈”

    “……”

    在追溯*龙魂首先表态之下,一众大型玩家组织老大也是纷纷出言附和,将杨锐夸得跟一朵儿花似的,同时也是纷纷起哄,要煮酒论英雄,落一落黄河对面六七路诸侯的面子。

    并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在一众大型玩家组织老大的提议之下,杨锐不得不将宴席搬到了冰沙城之上,倒也的确是要洒脱不少。

    而对于那些言辞,杨锐也早已经习惯了,他很清楚其中的虚实程度,也能够分辨哪一些才是这些玩家组织老大们真正想要吐露的。

    不管如何,以杨锐此时在游戏内的身份,已经不必再需要在意太多了,想上一世自己因为一颗重生丹道具而被其他玩家追杀至死,与此时的场景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杨锐此时潜意识里似乎已经开始回避上一世的经历了,毕竟社会和人生同样适用丛林法则,能够自强方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

    “烈阳老大何不邀请烈焰飞雪大姐和玫瑰大姐前来,共同叙一叙昔日情分……”

    众人这才在冰沙城之上落座,就听一名女声开口说道。

    一直到这个时候杨锐才注意到这名颇为有些消瘦、净白的女子,在长相上她竟然不比烈焰飞雪和玫瑰差多少,只不过在着装方面似乎更加会隐藏自己,以至于杨锐都没怎么在意到这名女子。

    “啊哈哈……这位是丁香老大,玫瑰老大…那个走之后,就是由丁香老大来接替她的,不过咱们玩家组织的名字还是以玫瑰老大的名字来命名的,今后也不会再改了……

    呵呵,来,烈阳兄弟,天气冷,我提议大家先干了这一杯暖暖身子,咱们先走几轮如何?烈阳兄弟你作为东家,定个数先……”

    对于烈焰飞雪和玫瑰此时与杨锐的具体关系,在一众大型玩家组织老大当中,追溯*龙魂显然是最为了解的,可能是他觉得丁香提出这个问题有些尴尬了,于是急着出来转移话题。

    显然追溯*龙魂对于处理女人方面的问题仍旧还是弱项,其实他不忙于开脱这个问题还好,他这么一解释之下,倒是反而让别人觉得有什么了。

    虽然一众玩家组织老大都是场面上经常走动的人,很快便掩饰了各自内心的想法,但是杨锐当前看人也有着丰富经验了,众人的各种反应并没有逃过他的视线。

    “诸位老大,今日咱们便煮酒痛饮,看看河对面的六七路诸侯能够弄出什么幺蛾子来,先干了这一杯……”

    顺着追溯*龙魂的话茬,杨锐起身举杯言道,更是丝毫没有提及烈焰飞雪和玫瑰的只言片语,这也让一众玩家组织老大更加确定,杨锐与她们二人之间有问题了。

    烈焰飞雪和玫瑰本来就是被玩家各大玩家组织“主动送上门”的,此时以杨锐的表情判断,各个玩家组织老大心中已是有数,恐怕这二女并不怎么受待见。

    其实烈焰飞雪和玫瑰两人都是炙手可热的女子,在座有几个玩家组织老大甚至都是她们的粉丝,而且出于身份问题,有时还不好明确地表现出来。

    因而这几人就尤为想不通了,像这种送到嘴边的便宜,为何杨锐还不怎么理会的样子,恐怕换做任何其他谁,都要春风得意了吧。

    烈焰飞雪和玫瑰二女的事情被轻轻带过,即使在一些人心中留下了波澜,众人也都维持着煮酒痛饮的气氛,并没有谁过多提及此事,包括最初引出这个话题的丁香也是如此。

    就在杨锐与一众大型玩家组织老大举杯共饮之际,黄河对面获嘉会盟的一众诸侯,也已经举办结束了一个小型的誓师大会,同样在袁绍主账之内开始了饮宴。

    此时黄河虽然已经完全冰封,但是还无法允许一干会盟之师踏冰而过,而且这种情况看起来还将持续一两个游戏日时间。

    这段空闲的时间则正好用于各个诸侯之师的修正,同时也为袁绍、曹操、刘表、韩遂、张绣、刘备、陈宫各路诸侯商议战事提供了机会。

    冰雪交加的气候之下,自然是一边饮宴、一边商谈最为合适。

    虽然史实当中像当前这种恶劣的天气之下早就无法进行战事了,但是游戏当中兵种都是相对强化的,只要物资补给充沛的情况下,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饶是如此,会盟之后袁绍也为各个诸侯部众准备了烈酒,允许其在开战之前的一两日痛饮,并以此进行驱寒。

    “诸位,岁月峥嵘,吾等10余载之后再次会盟于此,共击烈阳,念当年讨董之恢弘,义气之风发,绍多有感怀。

    今日诸位之共盟壮丽尤甚,大汉浩浩天下,奸佞若一日不得除,山河一日未得平,吾等心怀天下之士亦当会盟不止,直待讨得朗朗乾坤,绍以为誓,共饮此盏……”

    营帐之中,袁绍坐于主位之上,高举金盏向剩余之人劝酒道。

    此次的获嘉会盟袁绍同样被推举为盟主,并无一人与其相争,如是袁绍气势再涨不少,只不过此时会盟的诸侯只剩下了7路,而当初却是有着18路之多。

    袁绍似乎也有触动,言语之中感怀丛生,引得当初参与群雄讨董者亦是心中蹉跎不已,没有人直接表现在脸上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