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时,当前虽然有五路同盟方诸侯兵马前来抢夺传国玉玺,但是没有一路能够到达徐州区域附近的,反而是在为了各自的小算盘,打着袁术遗留辖地的主意。

    因而杨锐徐州辖地之内的玩家群体虽然参与了剧情,却是暂时也没有战事可以刷,进而也就无法拿到任何任务积分值之类的奖励。

    同样的,追溯*龙魂等大型玩家组织群体,由于河内郡陈宫的制衡,此时更是连参与剧情都没有,更不必说积累任务奖励之类的了。

    表面上来看,三国文明区域第三次大型系统开启以来,相比之下硝烟味似乎淡了一点儿,诸侯大军之间真正正面对决的情况还没有出现,给人的感觉并不如此前两次大型系统剧情那般轰轰烈烈。

    不过这并不耽误杨锐在袁绍后方的小动作。

    从信都城附近的高级镇领地开始,杨锐使用虚渡飞舟*灵魂载着黄舞蝶、御宿勘兵卫以及最上义姬,在空灵秘忍信息的配合之下,于袁术辖地腹地搞出了一系列的破坏行动。

    黄舞蝶50000名6阶蝶舞剑士,连同最上义姬三四万名6阶重生武士,规模上虽然并不是太大,却都是精兵,战斗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与此同时,最上义姬的重生武士专属特殊兵种随着战斗的进行还能够补充生力军,将最新击杀的对手转化为己方兵力,就算是只有4阶、5阶层次,也能够保证总体战力的缓慢提升。

    饶是如此,杨锐仍旧将目标定在了囤积粮食等重要物资资源的镇领地方面,主要还是要切实削弱袁绍的战争潜力,而并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

    最为重要的是,若是拿城池下手的情况下,必然会花费更大的代价,造成蝶舞剑士和重生武士的减员,而且所得城池也没有据守的价值,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报!石邑县城附近高级镇领地向阳镇遭烈阳部众袭击,镇内粮食等物资遭对方全部焚毁,除去守军6000余名遭烈阳残杀外,镇上平民几无伤亡。

    据镇上民众所言,烈阳此次仍旧是突然而来,有人曾目睹烈阳部将以蝴蝶召唤剑士,并有尸军再次参与攻占向阳镇,与前次烈阳所为如出一辙……”

    东武郡城三府内城,一名传信士卒正向主座之上的袁绍禀报道。

    此时的袁绍仍旧是身长貌伟,也可堪豪杰于世,虽比之黄巾起义、群雄讨董之时年岁多长,却是仍旧好不英武。

    无论如何,袁绍都算得上当前阶段最为强力的诸侯之一,只不过游戏内碰到了杨锐这个异数,与其史实、演义当中的辉煌存在着一些差距而已。

    特别是袁绍在听过传信士卒的禀报之后,脸上的神色也是并不好看,有关烈阳于己方腹地偷袭的消息,在三个游戏日内已是袁绍听到的第12起了!

    而且每一次偷袭,作为袁绍所最为忌惮的对手,烈阳部众总是能够选出粮食等资源囤积最多的镇领地下手,犹如对己方的部署了如指掌一般,这让袁绍十分愤怒、抑或。

    甚至袁绍都怀疑是己方阵营出了内鬼,将相关的信息直接透露给了老对头,念及至此袁绍向着身前落座的一干谋臣、武将都审视了一遍。

    第三次大型剧情也是有着丰富背景的,其中袁绍在促进同盟方形成当中没少出力气,本来袁绍打定了主意要借助其他诸侯的力量,一起将东海王这座大山推到,就像当初推到董卓一般。

    然而剧情正式开启之后,事态的发展却与袁绍所预想产生了不小的分歧,其余四路诸侯似乎都别有图谋,主要目标似乎都是奔着袁术遗留的辖地而去,这让袁绍颇为气恼。

    更为让袁绍气愤的,则是传信士卒所报老对头不按常理出手,于己方腹地进行破坏的行为,弄得袁绍打也不是,守也不是,只感觉每次对上烈阳之时,便有一种束手束脚,无法施展的感觉。

    “主公,毗以为,此事或与颜良将军此前所获东夷秘忍士卒有些关联,否则东海王烈阳断无可能获知冀州各处藏粮之地的。

    此时主公当迅速调整冀州粮食存储地点,尽量减免损失,以便支撑长久战事的需求;同时主公当传令各郡、县,使提防烈阳探查士卒与偷袭之兵。”

    见到袁绍脸色,在座诸人也是纷纷苦思冥想,以求解决之道,未过多时便见袁绍就近一名儒士起身言道,听起自身称呼,正是袁绍谋士——辛毗无疑。

    此时史实当中袁绍的几大谋臣其实已经所剩不多,沮授、许攸已经先后投了杨锐,而田丰、审配则被杨锐所俘获,至今仍然在杨锐的手中。

    袁绍身边比较知名的能臣也就只剩下逢纪、辛平、辛毗、郭图、陈震等几人了。

    “佐治所言有理,传令下去,命各城守将加强戒备,着力捉捕可能存在的东夷秘忍,同时转移各处镇领地粮草进入城池之中,以免再为烈阳所图……”

    袁绍稍稍思量之后,倒是按照辛毗的建议向传信士卒吩咐了下去。

    其实袁绍部将当中还是有着不少能人的,虽然谋主级别的缺失了几个,但是总体数量却是不少,竟然连空灵秘忍的身份来历也看出来了。

    “诸位,吾欲与各路诸侯兵马同破烈阳,奈何无人能够审断此时形势,烈阳势力已成,各方诸侯却仍在谋夺些许小利,终不知烈阳若是不除,众人皆难逃其所制矣。

    汝等且言,吾当如何推动盟军向烈阳发难,又当如何突破烈阳黄河水军,相互策应共破青州、兖州、徐州之地?”

    处理好后方的事情,袁绍继续问道。

    在关键问题之上,袁绍还是有着雄才大略的,对于青兖徐三州的战力袁绍有着切肤之痛,同时也是对形势看得最为清楚者之一。

    然而此时袁绍却是面临黄河天堑无法通渡,又狠各路诸侯无有眼光、贪图小利,以至于其英雄无用武之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