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太史慈及其水军早已经赶到了舒县县城东北方向的巢湖,船队之中黄金鹞和火焰隼所奔赴的方向,也赫然便是舒县县城方向。

    从巢湖出发,其实距离合肥县城更近一些,只不过舒县县城才是刘备的老巢所在,而刘备所派出的一路大军此时也还未到达合肥县城,无法集中进行攻击。

    就像现实当中米国从亚丁湾使用战斧巡航导弹攻击中亚国家一样,杨锐等人策划从巢湖攻击舒县县城,其实也早已经进行过详细地测距和飞行测试。

    舒县县城距离巢湖最近处现实距离只有20公里左右,游戏内经过多次测试之后,无论是火焰隼还是黄金鹞,都可以飞个来回,不过也已经接近二者的飞行极限了。

    当然了,即使两种飞行宠物无法完成往返,也能够勉强完成一次远程攻击,只不过无法做到直接往返的方便罢了。

    由于提前做了不少的准备,装满飞行宠物和“航空炸弹”的太史慈船队也被提前部署到了扬州上游位置,也保证了本次行动的正常有序进行。

    “嗖!嗖!嗖……”

    “呼!滋啦…噗……”

    “……”

    火焰隼和黄金鹞天亮之时便从巢湖船只之上出发,经过小半个时辰的飞行,两类宠物已是成片地出现在了舒县县城的上空,一阵阵特殊的响动传出,舒县城内四处已是起了火点。

    刘备部众很快就被“航空炸弹”熟悉的响动给惊扰到了,他们在广陵的时候可是没少受到这种攻击手段的袭扰,对此已经非常敏感。

    然而,此时刘备部众却是并未在舒县县城之内准备多少防火手段,面对着如雨一般的“航空炸弹”袭击,城内剩余的刘备部众除了逃跑之外基本做不了更多的事情。

    一个游戏日前前出舒县县城,前往攻击合肥县城的乃是张飞及其部众,舒县县城受到空袭的时候,刘备正在城内,不得不再一次仓皇逃跑而出。

    “快!快!飞马通告翼德,就言烈阳部众可能就在附近区域,令其做好防备!”

    刘备冲出舒县县城之外,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前方张飞及其部众的安全,那可是他当前所有的精锐部众了,刘备顾及不得其他,大声呼喝周围快马传递消息。

    纵然刘备冲出城池的速度不慢,整座舒县县城已是被火海所吞没,其部众逃出生天者十之三四罢了,城内p领民更是十不存一。

    刘备早已被气得七窍生烟,然而令其更加生气的一件事情,则是他在辅助转移p领民的时候听得众人偷偷相传的一首民谣。

    “

    刘大耳,

    刘大耳,

    一入舒县祸根来,

    双臂似猿厄运缠,

    手掌及膝民难依,

    终将受火惨兮兮!

    ……”

    无论何时,有征战的地方必然就有伤亡,覆巢之下无完卵,平头老百姓肯定是最受伤的,杨锐自然知道火烧舒县所可能酿成的惨剧。

    不过杨锐也不是伪善之人,要沉重打击刘备,为免留下更多的祸患,带来更多的牺牲,一时的一些牺牲也是难免的,而且杨锐也为此做了准备。

    包括刘备所听到的民谣也是杨锐让程昱编好,此后再让空灵秘忍偷偷传播出去的,这会儿也正好用眼前的情形印证了。

    其实不仅仅是这样一首民谣,程昱甚至还为幸存之p领民准备好了另外一首民谣,并同样通过空灵秘忍提前传播了出去。

    “

    业火自天而来,

    烧却刘氏归西,

    偷得闲生者东,

    逢水自有安巢。

    ……”

    与上面一段民谣不同的是,此段民谣还专门准备了一些玄之又玄的注解,言明东方巢湖内将有莫大机缘,想要过上安稳的日子,则需要在两个游戏日内赶至巢湖。

    舒县县城之p领民第一次遭遇杨锐飞行宠物“航空炸弹”袭击,而两段民谣却是早已传出,由不得领民们不相信,于是在民谣更大范围传开之后,幸存者当中的绝大多数竟然都选择了相信。

    眼见着所剩不多的p领民大都结伴东行前往了巢湖的方向,刘备获悉两首民谣之后也大概有了一些猜测,但是民心一时却是难以扭转的,刘备也只能放任幸存者离去。

    经过短暂思考之后,刘备统帅所剩不多的部众残余,同样向着合肥县城方向而去,准备设法追上前方的张飞及其部众。

    当前张飞部众已是到达合肥城周围,方才将部众士卒铺展开来,将合肥县城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并且已经发起了一轮急攻。

    如此一来,张飞及其部众也是相应集中了起来,已经可以使用飞行宠物进行空投火攻了,而此时的关键就在于是刘备的消息先传到,还是火焰隼、黄金鹞先休息过来了。

    毕竟两种宠物从巢湖往返舒县县城几乎是极限了,需要好好休息一番才能够进行下次攻击,这个时间肯定不少于小半天。

    而刘备快马前往合肥县城报信也需要小半天的时间,看起来就要看两者的速度谁更快一些了。

    当前杨锐已是踏上了虎牢关关卡,御宿勘兵卫则在一旁向杨锐禀报着各方传来的消息。

    “禀报主公,冀州州牧袁绍已是多次尝试渡过黄河,然却被甘宁将军部众水军战船及时发现,悉数阻挡回去,并击沉对方船只数十,部众士卒已是过千。

    只不过袁绍渡河地点分布极广,甘宁将军水军船只虽多,全面封锁黄河亦存在难度,长期对峙之下袁绍难免有隙可乘……”

    御宿勘兵卫向杨锐大致介绍了一下袁绍一路兵马的动向,在此之前他已经将其余四路兵马的情况一一向杨锐禀报过,这会儿的情况正可谓是烽烟四起。

    说实话,此时只有五路兵马加入同盟方,有些出乎杨锐的预料,总体感觉针对己方的诸侯并没有自己想象得多,近距离之内也还有陈宫统帅吕布残余势力未有丝毫举动。

    并且五路兵马显然目的并不单纯是要抢夺传国玉玺的,其中好几路兵马都是选择了从豫州、扬州袁术的固有地盘过境,其真实目的并不太难猜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