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包括一些已经归服于杨锐的部将,杨锐也有些考虑他用,有些正在衡量该布置到何处。

    其中包括乌桓五将和鲜卑五将,这两大外族投降过来的10名将领,忠诚度其实一直都不高,杨锐在用人方面也一直注意将其各自分开,以免起了异心。

    此时难楼、步度根被杨锐安置到了夷洲岛,与糜芳一同负责夷洲大岛的安全,同时也是为了糜芳能够制衡两人,因为鲜卑与乌桓从一开始就是敌对的。

    其余乌桓和鲜卑将领也都被杨锐穿插分开,楼班跟随许攸,能臣抵之跟随济南相种邵,弥加跟随东莱太守马宇,徐州、陈留郡、蓬莱秘境地图也都有被杨锐打散的乌桓、鲜卑将领。

    乌桓五将与鲜卑五将已经被杨锐完全打散了开来,而且所处的位置也全部都是副将,抹去了这部分将领重新背叛的先决条件。

    而诸多与杨锐只是跟随、从属关系的部将却是让杨锐放心很多,杨锐也一直在考虑典韦、沮授、于禁、陈琳、刘巴、武安国、韩浩等人在兵团方面的使用。

    军事方面杨锐的三大机动兵团正处于逐步成型的阶段,经济方面杨锐也一直在完善着各大经济手段和体系,其中尤以商盟的建设、发展最为被杨锐所看重。

    在三国文明区域第三次大型系统剧情即将展开之际,杨锐尝试性地将商盟内部交易会的举办权交出去了两次,分别由冀州袁绍、扬州孙坚承办了一次,也达到了相应的目的。

    商盟内部交易会是带动商盟发展的重要手段,此时商盟所使用东海币已经推开,再有粮食生产作为“米金”基础,可以说商盟已经牢牢控制在杨锐手中,因而无论内部交易会在什么地方进行,受益者都是杨锐。

    交易会顺利进行,无论在哪里进行都无所谓了,而且杨锐两次让出商盟的承办权,也是为了丰富商盟内部交易会的商品和数量而已。

    就比如在冀州袁绍辖地举办的一次商盟内部交易会,杨锐一方就一改供应商的角色,而是变成了最大的采购者,将袁绍拿出来的商品买走了大半。

    袁绍是十分讲究面子的,在好不容易拿到一次商盟内部交易会承办权的情况下,自然是想方设法地将大多数好东西都拿了出来,其中最具特点的便是马匹了。

    冀州西方临近并州之地,虽然北方还间隔了一个公孙瓒,但是公孙瓒的地盘已经被挤压大半,北方草原上的马匹也得以大量流通到冀州,因而袁绍手中的马匹资源是十分丰富的。

    杨锐一方以400东海银币匹的价格,拍下了30000匹战马层次马匹,同时以300东海银币匹的价格拍下了50000匹役畜层次的马匹,占了内部交易会交易马匹的八成。

    马匹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从游戏开始的2000多银币每匹,到后来的10002000银币匹,一直到现在的300400东海银币匹,价格上其实并没有下滑多少。

    要知道此时1东海银币几乎可以兑换到35游戏银币了,而且一直维持着坚挺的状态,只不过由于需求的不同,马匹的价格并没有被东海币兑换比例变化拉升起来罢了。

    扬州孙坚承办的商盟内部交易会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孙坚同样拿出了大量的资源和产品用来支撑交易会的进行,其中最有特点的便是船只方面了。

    或许是由于杨锐拿走了楼船建筑图纸的原因,此时孙坚手中的船只也有个头很大的,不过却是以运输船居多,有一种规模接近楼船的战船,却主要是用来接舷战的,叫做桥船。

    孙坚拿出了数百条大小船来支撑商盟内部交易会,包括桥船在内,价格比之杨锐的船只等同,结果也是大为畅销。

    只不过参与商盟交易会的小惠和陈晓楠这次并没有出手抢购,毕竟自身的船只制造能力摆在那里,当前杨锐对大型运输船只的需求也是暂时的。

    其实孙坚也是咬着牙拿出这数百条大小船只撑场面而已,虽然仍旧有不小的利润空间可图,但是比照杨锐出售船只的价格定价前提下,孙坚仍然觉得亏了。

    杨锐船只建造是作坊式流水线的形式,无论是制造速度上,还是投入人力方面,甚至在节省材料方面都不是孙坚传统造船业所能够比拟的。

    成本方面暂且不说,关键是造船速度提升不起来,此时孙坚对于船只的需求量也仍然巨大,数百条大小船只拿出来之后,孙坚手里几乎都不剩多少东西了,本质上亏得不轻。

    而无论是扬州孙坚的咬牙坚持,还是冀州袁绍的硬撑场面,实际上都是在对商盟的发展做贡献,追根究底都是对杨锐有好处的。

    商业发展方面,杨锐在注重商盟的同时,也十分注意多元化的发展,诸如卫秀儿所建立的运输队、辖地之内传统的大商等,杨锐也多有支持。

    在领地生产方面,趁着新接手的几处领地发展的需求,杨锐也相应地进行了规模扩大和基地的扩建,使各个品类的制造业都取得了殷实的发展。

    仅以造船业和茶叶生产为例,杨锐借助大型运输船和战船需求的契机,在徐州广陵郡再次兴建了一处木材加工和船坞作坊群,使得造船能力再次得到了提升。

    同时杨锐在徐州广陵郡城附近也再次筹建了一大片茶叶加工生产作坊群,专门负责南方茶叶收购和深加工,将当初茶叶加工作坊群大幅度南移,节省了大量运输成本的同时,也保证了茶叶运输之后的质量。

    杨锐抓紧进行各项准备的同时,两个游戏月的时间也是匆匆而过,这一日袁术的使者再次找上了杨锐,并且看起来十分匆忙的样子,杨锐一见之下就知道袁术的情况可能非常不好。

    果然袁术的使者也证明了这一点,使者此来便是因为袁术已是再次病发,生命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的程度,杨锐知道当前已是到了剧情推进的关键时期。

    而此时距离华佗所预估袁术还能支撑三四个游戏月时间几乎缩短了一倍,当真是世事难料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