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基于新野一战不可避免,杨锐仅仅将9余名鳞甲士卒在淯水艘横江战舰之上,其余部众士卒则全部被杨锐使用虚渡飞舟灵魂带往了新野城方向。

    刘表此次兵分四路向袁术进攻,最北一路乃是南阳郡城张绣,其自郡治所宛城出,也仅仅是向东北方向到达了鲁阳县城,便自按兵不动起来。

    张绣乃是张济从子,董卓残余西凉军事集团溃散后,相传张济已是离世,一张济体弱多病已经不问政事,虽然不清楚其中确切信息,但是其部众确实跟随张绣与刘表达成了同盟,看守南阳郡之地。

    此时刘表要进攻袁术,显然张绣并不想盲目动手,而是将兵力陈设在鲁阳县城,以观察双方局势的动向,尔后再做决断。

    刘表的第二路兵马便是文聘、苏飞的兵马,此时直指新野的方向,也是此次刘表派出的一路生力军。

    而刘表的其余两路兵马,一是蔡瑁、蔡和统领的水路兵马,此时正沿襄江向长江干流而去,行军度却不是很快,大有伺机而动的趋势。

    其中船只的数量少也有2余艘,大战船占了大部分比例,剩余部分则是运送粮草、补给的运输船。

    刘表最后一路兵马则由蒯良、蒯越二人统领,这路兵马人数不少于之众,不过看起来却只是策应,此时正屯驻在樊城附近,几无动兵的迹象。

    因而刘表四路大军虽来势汹汹,新野、淯水方向这路兵马却是其中的关键,或者如此情势也代表了刘表本人的态度,其同样处于审时度势状况之下。

    一直以来对于讨伐袁术,刘表都喊得十分响亮,只不过真正要对袁术动起手来,刘表自然也会考虑各种因素的影响,至少不使自己处于十分被动的局面当中。

    前次曹操数路大军集中对付袁术,却不曾想差点儿被杨锐给端了老窝,各方诸侯自然也是看在眼中的,至少杨锐一直以来似乎都在帮袁术,其态度需要好好斟酌一番。

    本次若不是曹操给出了极具诱惑的承诺,应诺要为刘表在汉室皇帝刘协面前谋取重名,刘表也不会消耗如此大的力气与曹操、刘备协同出兵袁术。

    而正如各个诸侯们所认为的那般,杨锐自然是不想袁术太早消亡,一方面杨锐可以通过袁术消耗一众诸侯的实力。

    另一方面,有着袁术这个焦点存在,杨锐也可以为三国文明区域第三次大型系统剧情做好进一步的准备,整合协同目前的辖地、部众、资源等。

    即使史实当中,袁术于97年称帝,也是维持了前后3个年头的,一直到99年才算彻底消亡。

    到得此时,袁术称帝前导剧情也只不过才大半个游戏年的时间而已,杨锐的预期便是袁术能够再支撑个一年半载时间,毕竟杨锐手头要做还未做的事情还有不少。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目的,杨锐才会插手曹操、刘表、刘备联手讨伐袁术之事,而且一出手就直指此次几方讨伐袁术的关键节点——淯水、新野方向刘表部众。

    却杨锐携带有限的兵力直扑新野城方向,此时正值夜色浓郁,文聘、苏飞前方万大军部众早已经歇下了,相比之下其警惕性也比淯水对岸的辎重部众要高得多,毕竟此时其已经兵临新野城下。

    饶是如此,杨锐还是成功对其进行了数次偷袭,主要还是黄舞蝶和最上义姬两人的专属特殊兵种太过给力了,简直可以用神不知鬼不觉来形容了。

    最上义姬的专属特殊兵种也就罢了,总计5余名重生武士可以瞬间取出来,用于袭击外围的某处营帐十分合适。

    更加厉害的还要数黄舞蝶的蝶舞剑士,只要黄舞蝶大袖一挥,将藏在类似专属特殊兵种空间的蝴蝶释放出去,便可以通过蝴蝶召唤出蝶舞剑士来。

    而且从蝴蝶出袖到召唤出对应的蝶舞剑士,期间是可以存在一定时间段用来让蝴蝶进行移动的,也就是黄舞蝶即使身处外围区域,也可以悄无声息地将蝶舞剑士投放到内层去。

    就像眼下新野城外围定城池的文聘、苏飞大军一般,黄舞蝶即使处于最外层区域,也是数次将蝶舞剑士投放到了内层营帐区域,无声无息间斩杀了对方为数不少的部众士卒。

    同时蝶舞剑士要撤离也是十分容易,只要黄舞蝶一个命令,众多蝶舞剑士便瞬间化为成千上万的蝴蝶,重新飞回黄舞蝶用于盛放的特殊空间之内。

    如此情形几次偷袭下来,蝶舞剑士与重生武士两大专属特殊兵种将文聘、苏飞大军搅合成了一锅粥,甚至对方都没有有效现自己的敌人是何身份,又具体在何位置等。

    文聘和苏飞大军一夜之间都不得安宁,一夜之间部众竟是被击杀半,想那黄舞蝶的蝶舞剑士数量就过6名,即使每次偷袭只击杀一名,出手两次也已经可以给对方造成不的损失了。

    文聘、苏飞几乎被杨锐给搞蒙了,如此诡异的对手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弄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同时也找不出对方是如何来去的,换做是谁都会头疼无比。

    倒是有外围的部众士卒曾经看到过重生武士的形象,由于重生武士特殊的形象和身份,本来就像身死之后从地底下扒拉出来的,反而更加引起了文聘、苏飞的猜疑。

    疑窦丛生,文聘与苏飞又理不清头绪,加上后方淯水方向传过来的消息,天色还未完全亮,本来围定新野城的刘表大军已是灰溜溜地退去。

    这还不算完,文凭、苏飞回渡淯水的船只已经不复存在,仅存的艘横江战舰也在杨锐鳞甲水卒的控制之下,根本已经无法在原地进行渡河。

    文凭不得不使用信鸽,向刘表明此地生之事,一边统帅大军向樊城方向淯水段移动,以图获得蒯良、蒯越部众的接应。

    仅仅一个多游戏日过去,刘表的四路兵马竟是齐动,观其动向又都是退兵或者协助退兵之举,似乎只是因为淯水、新野方向的一个变故便开始退缩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