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稍稍思考之后,杨锐信步向最近的一处院落走去,反正此时杨锐也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倒是无论是去哪里都无所谓了。

    不过杨锐也大体能够确定,周围区域的院落大概都是王后、王妃级别家室的院落,当前杨锐本意也是首先接触这个范畴的二十几人而已。

    当然了,王妃当中也有两人是杨锐不愿意轻易触及的,那便是玩家身份的烈焰飞雪和玫瑰。

    杨锐其实打算与两人谈上一谈,在御赐大婚结束之后便请这两位女玩家自便的,不过却是因为接待袁术使者和张让代理人耽误了一天时间。

    此后杨锐又与陈晓楠在现实当**度一天时间,所以一直到这会儿杨锐也没有来得及与她们谈这件事情。

    好在杨锐走进的院落并非烈焰飞雪与玫瑰的院落,而是已经归服杨锐不少时间的方兰,倒是少了一分尴尬。

    方兰虽然是海盗头子出身,是无边大洋当中的搏浪儿,不过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并非方兰本身,其本质上还是一名非常“传统”女子的。

    因而方兰在见到杨锐到来之时,表现得欣喜而又羞涩,同时两人也已经十分熟悉了,反而正是因此却有些不知道如何进行了。

    若是放在以前,这种尴尬的局面还真有可能要延续下去,不过此时杨锐也算是经历不少,只讲了一件事情便打破了僵局。

    杨锐主动谈起了两人第一次相见时的场面,当时杨锐孤身探索方兰的海盗基地思乡岛,也有要擒贼先擒王的打算,却是恰巧撞见方兰这个女海盗头子正在沐浴。

    而且后来的情形超乎了杨锐的意料,以至于第一次见面便让方兰来了个“坦诚相见”,也正是从那段时间开始,方兰便因此而有了心事。

    有时候女子便是这般奇怪,明明起源于一个“错误”,却是还想要保持既定事实将某个错误延续下去,身为男人的杨锐自然是不会理解这一点的。

    仅仅是一个话题,就让方兰羞涩地扑到了杨锐的怀中,接下来的事情已是顺水推舟,同时方兰心事也最终得以成全。

    前两日的时间过去,方兰对内院的情况已是熟悉,杨锐也正好从方兰处获知了各处院落主人的情况,倒是不至于再毫无头绪地乱走了。

    而从方兰之处杨锐也获知,内院之中的几处院落其实是别加对待的,就比如袁芳、曹节、吕雯、董宜、烈焰飞雪、玫瑰等几位王妃,便被安置到了相邻的几个院落,并有大量5阶贴身女卫士卒统一防卫。

    说是防卫,其实则是为免这几人会出现什么问题,毕竟袁芳乃是敌对势力袁绍之女,曹节之父曹操也是类似的情况,吕雯则更是相当于嫁给了杀父仇人。

    董宜也同样是嫁给了杀父仇人,只不过时间已经过去有些久远罢了。

    烈焰飞雪和玫瑰则是由于其玩家身份的原因,同样被做了特殊安置。

    即使是5阶贴身女卫士卒,也不可能会是历史名将/历史名士人物的对手,不过程昱、郭嘉、孙乾、荀攸等人却是提早做了安排。

    几人将千机玄甲营翻转布置,由贴身女卫士卒分护阵旗位置,丁瑶、黄舞蝶、方兰三人院落则处于最为紧要阵眼的位置。

    丁瑶、黄舞蝶、方兰三女都是历史名将类型,其中又以丁瑶为总领,在大婚之前就已经获知了程昱等人的安排,黄舞蝶和方兰也同样被告知谨慎守护个人院落之内的阵眼。

    甚至一直到大婚典礼结束,方兰才知道自己所守护千机玄甲营的阵眼便在卧榻之处,另外两人——丁瑶、黄舞蝶应该也是同样的情况。

    如此一来,只要被提防的几名王妃稍有异动,便能够触发5阶贴身女卫士卒们所守卫的翻转千机玄甲营。

    而只要丁瑶、黄舞蝶、方兰三女谨守阵眼,便能够遏制住强大几倍的敌人,即使那几位王妃一起动手,也将被千机玄甲营自动分化,不可能泛起什么浪花儿来。

    获知此事,杨锐顿时感觉程昱、郭嘉、孙乾、荀攸等人真是用心良苦,杨锐还正担心众多家室当中会有异数存在,想着接下来如何将其隔离开来,没想到程昱等人已是提前便考虑到了。

    不过仅仅如此的话也不是个办法,总不能一直限制袁芳等人的自由吧,那与软禁、打入冷宫也没有任何区别了。

    “程昱等几位先生曾言,此等情形不会拖延太长时间,主公定然有解决之道……”

    这是方兰在杨锐问及之时给出的答案,不禁让杨锐苦笑不已。

    杨锐当然清楚程昱等人所指,抛开烈焰飞雪、玫瑰两名玩家身份不谈,袁芳、曹节、吕雯、董宜四人只要成为了东海王妃,其实便成为了杨锐的人。

    这也是当初杨锐为尽多收拢历史名士/历史名将人物,而大肆操办婚事的原因之一。

    然而并不是名义上这么简单,前次大婚的时候杨锐已经了解清楚,必须有真正的夫妻之实,这才算是真正归服了过来,才能够看到对方的人物属性。

    因而杨锐一下就清楚了程昱等人的意思,那便逐个尝试一下就可以了,真正归服于杨锐的自然不会有什么意外,即使有意外也可以采取强制手段使其真正归服!

    游戏这种设定,大概可以用“一日夫妻百日恩”来解释,而归服之后其人物属性列表当中便有忠诚度可以查看,届时便可以看出各人所怀的心思了。

    忠诚度高的便可以认定为没有异心,忠诚度低的便很可能是存在问题的,又或者在此之前便有了其他举动也说不准。

    此事分析起来或者看起来很拗口,其实归结一下便是“用强”两个字而已,届时人物属性列表一旦显现,每个人真实的意愿便一览无遗了。

    对此杨锐顿时觉得颇为头疼,一时间也有将事情拖一拖的想法,只不过拖下去的话就要耗费大量精力在她们身上了。

    第二日中午杨锐一觉睡到中午时分,洗漱用饭过后杨锐首先找到了烈焰飞雪和玫瑰,并将两人集中到了同一处院落。

    “二位老大,姑且让我先这么叫你们,咱们相互之间是不是要谈上一谈了?”杨锐想以半开玩笑的语气活跃一下气氛,他现在与烈焰飞雪、玫瑰之间的关系还是有些诡异的。

    然而杨锐活跃气氛的方式却是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无论是烈焰飞雪还是玫瑰,在听过杨锐的话之后都是微微一愣,尔后便沉默了下来。

    杨锐忽然意识到将这两名女玩家叫到一起来谈可能有些不合适了,或许一个一个面谈,还能够获知一些她们的真实想法。

    “嗯,我就不拐弯抹角了,这么说吧,我是想知道二位是如何打算的?”杨锐继续说道。

    只不过烈焰飞雪与玫瑰听后却是仍旧没有说话,其中玫瑰张了张嘴,本来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随后却是又沉默了下来。

    两名女玩家的态度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她们就是要被动地等着,看杨锐是要跟她们谈些什么,这也算是作为女人“弱势群体”的一种优势吧。

    面对烈焰飞雪、玫瑰两人的态度,杨锐顿时觉得无奈起来,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便继续主动开口了。

    “烈焰飞雪小姐,玫瑰小姐……”

    “好难听……”

    “你就不能换一种称呼吗?好歹我们俩也是你的王妃了……”

    谁知道这次杨锐刚一开口,却是立即遭到了烈焰飞雪和玫瑰的共同辩驳,前一刻杨锐还以为她们不准备开口了呢。

    所以说现实社会的女子和游戏背景之下的女子,由于大环境的影响,性情上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至少游戏内女子是绝不会这般与杨锐交谈的。

    杨锐当即一阵无语,本来组织好的思路也被打断了。

    此时杨锐不禁想起了现实欧洲科学家对男女思维方式的研究,提到男性是梯状思维,而女性则是网状思维,造成了对主干和细枝末节关注点的不同。

    在这一点上,无论是现实女性还是游戏背景之下的女性,倒是都有些符合该论断,对细节上的是非都更加在意一些。

    而现实华夏也有一种说法,对待女人只有两种方式,要么是没有道理可讲,要么是不用讲道理,前者自然是形容其思路的,而后者则是形容对待其只能采用暴力手段的。

    当然了,这种说法也是一种半开玩笑的方式,只是说了其中个别例子罢了。

    “嗯,两位,我是想说……”

    “切……”

    “干脆连称呼也没有了是吧?”

    杨锐这边才刚想继续刚才的话题,结果却又是被烈焰飞雪和玫瑰给打断了。

    本来烈焰飞雪和玫瑰都是老大级别的人物,以往都是干练、识大体的典范,没想到却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一方面,让杨锐也是颇为意外了一番。

    “好了,好了,说正事。”

    杨锐觉得若是继续这种气氛下去,他此次找两人的意思恐怕就没有机会表达了,于是赶紧收起了半开玩笑的态度。

    “我的意思是说,大婚流程也走完了,二位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就算是为了自身的名声着想,二位在此多留一日也会多给其他人一些口实。

    我倒是不在乎这些,然而作为女人,你们也该为将来打算一下吧?否则别人还以为咱们之间还真的有什么,那就不好了。”

    本来杨锐还打算委婉一点,最终却是直接将自己的真实目的说了出来,毕竟从一开始杨锐便抱定了是逢场作戏,到了此时也更不该再不清不楚了。

    杨锐的话说完,烈焰飞雪和玫瑰都是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直接。

    “怎么?夫君这是要赶我们走了?夫君是觉得我们现在离开就算是清白了?大婚也过去好几天了,其他人也会这么想么?”

    这一次却是烈焰飞雪率先开口了,把“夫君”两个字咬得很重,玫瑰倒是低着头没再说话。

    “呃……”

    杨锐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实际上即使烈焰飞雪和玫瑰此时离开,以现实社会之人众口铄金的习惯,倒是真得也不会放过这种话题。

    “所以我还偏偏不走了,若是嫌我浪费了住宿、伙食,尽管算算开支,我自己承担就是了……”

    “对,我也不走,我也自己承担住宿费、伙食费!”

    “也别担心我会窥测到你的核心秘密,我就天天在院里睡大觉好了,懒得去管你认为的机密……”

    “那就这么说,我也很向往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生活呢……”

    “……”

    烈焰飞雪、玫瑰两名人前的大佬,这会儿却是耍起了刁蛮脾气,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得上劲了,又是弄得杨锐一阵无语。

    接下来无论杨锐怎么说,烈焰飞雪、玫瑰两人都是认定了不会离开,最终杨锐只得败退而走。

    这第一件事情就被杨锐给办砸了,来之前他还真是对此估计不足,也对大婚于烈焰飞雪、玫瑰的影响考虑不足,到了此时二人想要一清二白地离开显然已经不可能了。

    对此杨锐颇为有些无奈,同时也想不出好的解决办法来,而这种情况从杨锐被讨价还价答应下烈焰飞雪和玫瑰作为大婚人选之后,其实就已经是注定了的事情。

    烈焰飞雪和玫瑰不愿意离开,一时倒也没有太大问题,只要杨锐稍稍在意,她们想要接触到机密之类并不容易,至于住宿、伙食之类自然只是二女恶心杨锐之言了。

    此事只能就此搁置,杨锐转而考虑袁芳、曹节、吕雯和董宜几女的事情。

    相比之下,此事处理起来更加迫在眉睫,本来杨锐还准备对其每个人首先也有一番说辞、交流,然而受到烈焰飞雪、玫瑰之事影响,杨锐再次考虑一番之后还是决定简洁一点处理。

    而时间上杨锐也不等了,万一弄出一些什么动静,越是夜晚则越是醒目,当前白天时间反而少有人会在意。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