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谷城县县令追溯*龙魂大人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文明起源任务卷轴一份……”

    “河阴县令圆圆肉团团大人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领地民心沸腾卷轴一份……”

    “谷城县县令追溯*龙魂大人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领地忠诚度提升卷轴一份……”

    “……”

    入席的宾客仍旧不断,就包括各大玩家组织老大们也是联袂而来,总计前来17人,让杨锐想起了此前玩家送来的大婚人选17人名单来,大概就是这些玩家组织每家一人了。

    其实到了此时,杨锐也挺程昱分析过了,当初玩家组织之所以要主动给出17人名单,一方面自然是为了拉近与杨锐的关系,另一方面其实也有利用她们获取官职的打算在其中。

    像烈焰飞雪和玫瑰二女,此时成为了东海王王妃,官职都达到了比2000石的层次,建立城池之类的是绰绰有余了。

    而杨锐从一开始还没有理解到这一层,竟然主动提出大婚之后让烈焰飞雪和玫瑰回各自的玩家组织,倒是正好如了他们的一个心愿。

    “我等恭贺东海王新婚大喜……”

    “客气了,客气了,快入座吧,待会儿多喝几杯……”

    “……”

    各玩家组织老大首先是到上首与杨锐见了面,杨锐与17名大型玩家组织老大也是交谈几句,这便让他们入座参加宴席了。

    杨锐已经注意到,*玩家组织出手还是比较大方的,每一家都送出了10000金币的贺礼,只不过在物品上他们就送不出灵魂类高层次物品了。

    像紫金级别的灵魂类物品,追溯*龙魂这些玩家组织老大手中估计数量也不会多,至少比之称霸一方的诸侯还是差了不少的。

    当然,追溯*龙魂等人送出的物品也不算差,类似文明起源任务卷轴、各种领地功能卷轴之类的,对于杨锐的用处还是很大的,甚至不逊于一件高品次的装备。

    而这些物品在玩家组织手中的作用却是有限,有的任务卷轴是大型系统性任务,超出了各大玩家组织完成的能力范围。

    有些领地功能卷轴则只适合于npc,或者对于玩家群体作用并不是很大,而玩家组织城池和领地大部分都是玩家,因而各玩家组织拿出的功能卷轴都还算是不错的物品。

    “商盟甲级二级成员刘朱公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百年辽东茉莉参一株……”

    “商盟乙级一级成员*公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2000金币,纹玉凉席一卷……”

    “……”

    各地大小势力逐步入席,看起来热闹非凡,其实已经没有了当初首次御赐大婚之时的规模,由于各种原因参与人数减少了一部分,不过却也多出了商盟成员这一特殊群体。

    当前以及一直以来的一段时间,各地大小势力都在整合的过程当中,数量自然是一个减少的过程,而商盟成员的到来,却使得宾客总数反而增加了一些。

    “东海故友使者、商盟甲级一级成员朱然公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东海珍珠一箱,南域玛瑙一箱,西域紫葡萄酒一箱,北疆黑玉熊掌一箱……”

    “……”

    商贾此时的地位并不高,也就是借着杨锐所组织商盟的光,这才有机会登堂入室,参与到杨锐的大婚典礼之中,却也只能坐在角落之中。

    不过张让商盟内部的代理人——朱然公,却几乎是张让行走在三国文明区域的全权代表,即使张让不敢暴露了其真实身份,却也杨锐东海故友的身份自居。

    因而其代理人朱然公被安置在了靠近中间的一桌,与公孙瓒商盟代理人共同相坐,也算是身份高人一等了。

    能够入座之宾到齐,大婚宴席也就此展开,此时随着实力的提升,杨锐的酒量也是大涨,因而虽是宾朋满座,杨锐也没有出现醉酒之类。

    整个宴席也就十分顺利,大部分人兴致不错,尤其是大型玩家组织和商盟的成员,都是饮宴不停、尽兴而归。

    当然了,场中也有不和谐的气氛,就比如袁术使者一行、刘璋使者以及相互不太对眼一些势力的人物,整个宴席期间兴致都不是很高,而且有些早早地便借机离开了。

    有过一次大婚宴席的经验,再加上程昱、郭嘉等人也是精心准备了不少时间,饮宴几乎一致进行到临近傍晚之时,还仍旧有一部分人不舍得归去,但是整体而言宴席期间都十分平稳。

    饮宴结束,杨锐一一送客,等到众人相继离去,已是接近入夜十分,杨锐已是不似初次御赐大婚时的被动,这便前往了一众家室所在的内院。

    进入内院之中,杨锐也印证了心中的猜测,当初确定大婚人选之时,杨锐只在意了数量和人选方面,却是并没有太在意剩余的秀女如何遣返之类的事情。

    这会儿杨锐已是确定,程昱、郭嘉等人并没有将那些“落选”的秀女遣返,而是像初次御赐大婚那600多名女子一般,将她们分别派到了王后、王妃、贵人以及美人之处。

    杨锐进入内院看去,就见院内各处都是忙忙碌碌的身影,一如进入到了当初杨锐买官之时的皇宫一般,到处都是莺莺燕燕,人数更是不知凡几。

    见此杨锐不禁暗叹一声,这次程昱、郭嘉等人是真正将自己家室弄成了与天子平齐的威仪了,而杨锐敢说,即使此时小皇帝刘协的嫔妃,也是不可能有这般光景的。

    整个三国文明区域之内,能够与此有得一拼的,恐怕也只有自立的“仲皇帝”袁术了,但在杨锐看来却绝非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

    而此时杨锐也无心在这种事情上想太多,从进入到内院开始,杨锐突然迷茫了一下,疑惑着自己到底要到哪里度过这新婚的一夜。

    记得初次大婚之时,杨锐还曾抱着侥幸的心态在张宁住处住了几天时间,那时张宁已经身怀六甲,甚至接下来的好一段时间内,杨锐也都尽量避免与除张宁之外家室的见面机会,不过后来也难免逐渐改变了态度。

    此时杨锐虽然心中已经没有不可逾越的坎,但是杨锐却是觉得不真实,内院众多人之中,有着真正的妻子,有着自己的初恋,有着名门之后,有着一个时代的美女,有着盟友或者对手诸侯的女儿,甚至还有着仇人的女儿。

    一切都源自各种利益纠葛,将她们全部都聚集在了这里,而且她们都是三国文明以及周边附属文明背景之下最为出众的女子。

    杨锐的迷茫便出自这种不真实的感觉,她们当中有一些人,杨锐一时半会儿还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稍稍犹豫之后,杨锐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有一名女子杨锐已经让她等待了太长时间,那便是他的初恋和一直惦记着的人——陈晓楠。

    然而杨锐刚行数步却又停顿了下来,只因为这内院之中杨锐也不清楚到底谁都住在哪里,更不必说一下找出陈晓楠所在院落的位置了。

    杨锐暗怪程昱、郭嘉等人不仔细,至少要给各个院落取个名字之类的吧,也能够分清楚到底是谁住在哪里。

    如此想法刚一产生,杨锐又猛然意识到,当前的情况似乎也有可能是程昱、郭嘉等人有意而为之,甚至特意让自己摸不清布局,好给更多人机会。

    杨锐有意找一个院内走动的侍女身形来问上一问,不过这些侍女在见到杨锐之后都是深深福礼,头也深深低着,同时周围侍女来往不断,杨锐要问话难免被其他人获知。

    于是杨锐也不再问了,好在很长时间以来也在读着手上的真记、兵法一类的古书,对于院落房屋的布局、尊卑之类都有不少的了解,便独自按照可能的方向寻找而去。

    除了张宁等九人之外,陈晓楠的封号只排在大乔、小乔、公孙月儿、孙尚香之后,杨锐按照院落常规布局,一路找到了一处院落,信步迈了进去。

    “恭迎东海王!”

    杨锐刚刚进入院落,就有院内四五名侍女迎了上来,齐齐躬身见礼道。

    进入独立小院和内院之中还有区别,单纯进入内院的情况下,侍女都是福礼站定,而进入小院当中则意味着杨锐要在此院落当中过夜了,侍女自然要出声相迎。

    “那人来了,快点躲起来……”

    “哎呀,躲什么呢?快点相迎便是……”

    “……”

    侍女的声音却是引起了屋内一阵的响动,虽是声音很轻,但是以杨锐此时实力,却是将屋内之人所言听得一清二楚。

    直到此时,杨锐已是知道自己这下可是没算对,屋内并不是陈晓楠的声音,听起来还有点儿熟悉,对于院落真正的主人杨锐已是差不多知晓。

    “拜见东……夫君。”

    “拜见……夫君。”

    杨锐正要考虑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既不唐突了此处主人,又能够继续继续前往寻找陈晓楠,屋内两道身影已是迎了出来。

    这两道身影不是大乔、小乔二女却又是谁,看起两人出现的方式,似乎是大乔强行将小乔给拉出来的,就不知其中是何原因了。

    “……这是为何?”

    杨锐要问一下具体的情形,却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大乔、小乔了,二女与其虽是早有婚约在身,说到底其实还是当初抢回来的。

    “禀告夫君,小乔因婚心生激荡,故而有些怕夫君前来。”

    大乔倒是坦荡,稍稍考虑后便道出了一番说辞,而且所说也是实情,虽然其中还有着一些细微层次的原因。

    当然了,大乔会如此说,实则是因为二人已经住在杨锐辖地不短时间,对杨锐性情与已是颇为了解的结果。

    “哦,却也无碍,汝等姐妹虽已为吾妃,但为夫并无任何强求之意,此时吾先离去便是。”

    其实杨锐很想说,当初把你俩抢过来,真的是看重了你们姐妹的实力层次,想要收服下来,而并没有其他意思,只不过最好的方式恐怕也只有娶过来了。

    但是杨锐却是知道并不能这么去说,前番御赐大婚的时候杨锐就有过类似的举动,事实证明游戏背景之下若是如此去做只会造成对大乔、小乔不利的结果,到最后什么都耽误了。

    “夫君莫要离去,女儿家头一遭,难免惴惴,还请夫君赎罪,想必只需夫君稍稍安慰小乔,便可使其放下阻隔矣。”

    听到杨锐要走,大乔却是深明大义,出言向杨锐说道。

    “此处乃是小乔居所,夫君请入内,臣妾告退。”

    杨锐正不好拒绝之间,就听大乔再次出言道,说话时深深一揖,举步就要离开。

    “阿姊莫走……”

    恰在此时,小乔却是拉住了大乔的衣襟道,随即又发现此举不甚妥当,不过却是并没有放开手中的衣襟。

    小乔的言行犹如小女儿一般,让杨锐也是有些好笑,暗想自己在此女心中难道是豺狼之辈?

    想当初与大乔、小乔初一见面,二女奏唱《孔雀东南飞》也是雍容尔雅,见面言谈也都是落落大方,杨锐却是不曾想二女的性格会有如此反差。

    这倒是让杨锐想起了当初深夜闯乔府,误打误撞碰到大乔、小乔湖中踩水时的场景,那时大乔私下里似乎就更加放得开一些,小乔相比之下则更加羞涩一些。

    “还请夫君入内。”

    大乔经小乔一拉,一时也走不得,又见小乔颇为有些失态,这便回身准备先行将杨锐先让入房内再做打算。

    同时大乔似乎福至心灵,眼睛也是机灵灵一阵闪烁,心道反正已是共为人/妇,而且眼前之人无论能耐还是口碑都是上佳,倒是应该设法留住其心,至少以后少得冷落。

    “若是小乔不适,天长地久,吾改日再来。”

    进得屋内,小乔羞涩归羞涩,还是自行去取了酒来,大乔则斟酒递盏侍奉着,三人同饮几杯,杨锐有些惦念旧情,仍是觉得不适合此时留下。

    “夫君,妾身有一事相求,小妹自小与吾共处,出则同游,入则共寝,此时又逢小妹惴惴,恐难服侍夫君安泰。

    而今日亦是大乔与夫君大喜之日,若是夫君不嫌弃,吾愿留下与小妹共侍夫君,还请垂怜……”

    大乔说出一番话来,面上已是犹如火烧。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