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吾主并未承认袁本初仲皇帝之实,所谓圣旨还请收回,吾主可以原谅汝等之鲁莽,亦并不怪罪汝等冲撞大婚之乱行。”

    杨锐还在考虑如何回复袁术“圣旨”的时候,就听一旁的郭嘉已是应道。

    “当然了,若是袁术大人只是令汝等带了礼物前来相贺,吾主定然也是欢迎之至,视为座上之宾的,汝等是去是留悉听尊便。”

    郭嘉的一番话后,袁术所派宦官小黄门脸面已经变成了猪肝色,显然没有想到这种情况的发生,顾及袁术的颜面,此人很想就此拂袖离去。

    然而小黄门来之前袁术曾有一件事情令其竭尽全力办成,虽然其遭遇了冷落,但最终还是挥了挥手,指挥同来的众人将贺礼入了礼单当中。

    其实袁术所送贺礼当中,最高两件也只是灵魂类紫金物品,其次依次为灵魂类黄金物品、灵魂类白银物品,最多的3000件则是灵魂类黑铁级物品,让杨锐感觉很是不上眼。

    殊不知,袁术手头的物品丰富程度比之杨锐差得远了,其自身宫室女眷甚至都没有送出来的这些物事。

    而且袁术特意送出了飞龙金币10万刀,数字上比之汉室小皇帝刘协要大了10倍,只不过此时飞龙币却是陷入了连续“跌/停”的困境而已。

    不难看出,袁术难得大方一次,使用的还是飞龙金币,想来其此次派人前来一是要将汉室小皇帝刘协比下去,也有请求杨锐帮忙缓解飞龙币窘境的意思。

    要知道袁术的使者几日来可是一直都在临淄城,所为便是此事,只不过杨锐忙于准备大婚,的确难以抽身相见,而且陈晓楠也建议其不要轻易出面罢了。

    礼单登记完毕,袁术所派一行众人在外府找了处角落暂时坐了下来,等待杨锐大婚礼节正式进行,届时众人才会被带入内府之中饮宴。

    新近扩建的临淄城杨锐居所,不但规模超过了三府内城,而且自身也是几进几出,包括外府、内府和内院三部分,内院才是真正的住处,而早到的客人便在外府等候。

    杨锐本来便是出外府来接刘协圣旨的,后来袁术圣旨的到来及处理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处理结束之后杨锐便回了内府之中,一番换装打扮之后,大婚吉时已是到来。

    “韶华美眷,卿本佳人。值此新婚,宴请宾朋。云集而至,恭贺结鸾。

    吉时已到,请东海王、青州州牧、兖州州牧、徐州州牧、渤海王、征西将军烈阳入场”

    在众多礼仪人员的陪同之下,杨锐款步重新出现在了外府的门口。

    “自鸿蒙初开,物化阴阳。万物皆养,唯人可为灵长。盖儿女情长,书礼传扬。今成婚以礼,见信于宾。三牢而食,合卺共饮。天地为证,日月为名。

    尔今正礼,共恩爱礼尚,营家室安康。荣光共度,患难同尝。愿关雎之声长颂,悠悠箫声龙凤呈祥。不离不弃一曲鸾凤求凰,同心同德不畏华岳仙掌。

    比翼鸟,连理枝,夫妻蕙,并蒂莲。夫天地草木菁灵,可比真爱佳缘。高山之巍,皓月之辉,天长地久,山高水长”

    吉时到来,鼓乐同时升腾而起,似歌非歌、似颂非颂的赞词随着鼓乐传扬开来,喜庆当中蕴藏着庄重,比之现实当中东方、西方的婚礼都要更为入味三分。

    即使杨锐已经经历过一次类似的场景,而且礼仪人员的祝词与初次御赐大婚之时也是相差无多,此时的杨锐仍然再次沉醉于周围的氛围当中。

    只要身临其境,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认同,原汁原味的华夏礼节是十分动人的。

    “迎各位王后、王妃、贵人、美人过府!”

    本次主婚人宦官仍然是汉室刘协专门委派前来的,大婚各项礼仪自然十分周全,杨锐登场之后第二环节便是杨锐一干家室亮相了。

    这一幕是非常壮观的,所有新婚妻室都需要有人拿红巾牵入堂来,并且礼数上只能一个一个来,杨锐本次大婚共计王后1名、王妃27名、贵人72名、美人3000名,整个过程就别提有多壮观了。

    其中张宁等原本已经赐婚过的9名天命夫人、72名天命侍妾,本次全部都是金黄色服饰,与其他人进行了区分,不过经由程昱等人的安排,也都在大婚行伍之中。

    为数3000的美人当中,其中668名都是上次留在各位天命夫人、天命侍妾身边的侍女,这一次也是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有了名份。

    同时原本的72天命侍妾就不必多说了,此时全部成为了东海王贵人身份,汉室所封的食禄也是极高,身份比之此前也更为不同凡响。

    而杨锐也注意到,在侍女们都“转正”之后,牵红巾以及陪伴各个新人身边的,又多出来好多侍女来,直到此时杨锐似乎才想到了什么。

    “行沃盥礼”

    “行同牢礼”

    “行合卺礼”

    “行拜堂礼”

    “行结发礼”

    游戏背景之下大婚礼节合适周全,比之后世或者现实世界当中的婚礼都更加有韵味不少,在汉室宦官的主持之下,杨锐再次一步步完成了与3000余名新人各个环节的礼节。

    整个过程耗费的时间不短,若不是汉室宦官将3000名美人的礼节放在了一起,恐怕用上几天时间都未必能够完成。

    多亏了汉室主婚宦官对所有礼节非常熟悉,同时还有小黄门以及为数不少的侍女在一旁帮衬,整个行礼的过程才算是顺利完成。

    再次重温各个环节之礼,杨锐已不再像第一次一样感到冗繁,他深知每个环节礼节都有其自身的象征和意义,不愿意去唐突,同时杨锐也恰好可以通过各个礼节与新人们作一接触。

    还是以沃盥之礼为例,杨锐与众多新人相互盥洗面部,算是新人之间的第一次肌肤相亲了,不管是什么层次的婚礼,都是双方增进相知的过程。

    倒是结发之礼被简化了,本来应该相互剪去一缕丝发,算是新婚夫妇真正动了对方的本体,也象征着双方真正的结合,但是一个一个来的话,大概杨锐就要被削成秃子做和尚了。

    于是在结发之礼环节,主婚之宦官只是象征性地索取了杨锐一缕头发,尔后与众多新人丝发一起,做了一个大大的心结,寓意上倒是更上一层楼,不过恐怕也只有杨锐这般大的婚礼才能够实现吧。

    “宾客恭贺、入席!”

    经过了大半个上午的时间,大婚主要环节的礼节才算完成,随着一众新人再次进入到内院之中,主婚宦官宣布新婚宴席开始。

    “豫州州牧袁术大人使者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飞龙金币100000刀,成王铠*灵魂一件,成王霓裳*灵魂一件,成王披衣*灵魂二十七件,成王礼冠*灵魂七十二件,成王发髻*灵魂3000件。”

    最先入席的是早就等候的袁术所派宣旨一行人。他们本来想在入席的时候抢个好彩头,却是并没有达成目的,被杨锐门吏将袁术宣为了豫州州牧,根本没有提及仲皇帝的半个字眼。

    门吏本人自然没有这般大的权限和胆量,他也是受到郭嘉吩咐过,按照指使行事罢了。

    郭嘉如此安置,既不会承认袁术仲皇帝的身份,其实也还为其保留了一丝面子,否则以其被汉室定为叛逆的身份,就根本无法入席。

    对此安排,袁术所派一行人脸色再次转阴,不过最终却也无奈地入席,也不再往主宾的位子上挤,而是捡了一处偏僻的角落落座了。

    “吴郡太守孙坚大人使者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灵魂类紫金级物品——栖身暖玉床一件”

    “冀州州牧袁绍大人使者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灵魂类紫金级物品——玉龙戏凤玉雕一件”

    “西凉太守马腾大人使者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灵魂类紫金级物品——西凉牛黄马宝一套……”

    “幽州州牧公孙瓒大人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灵魂类紫金级物品——先秦燕国鸾车华盖一件……”

    “……”

    伴随着大婚宴席正式开始,各地诸侯以及大小势力所派使者也开始纷纷入席,其中绝大多数势力都是派遣使者前来。

    此时游戏背景虽然战事暂时平歇一阵,然而也只不过是暴风雨之前的片刻宁静而已,许多势力与杨锐都不太融洽,能够派人前来已经算是不错了。

    不仅如此,其他各个势力之间也或多或少的有着一些摩擦,属于见面就要红脸的关系,因此诸侯本人前来参加杨锐大婚的人数并不多。

    其中来得最先入席的便是幽州公孙瓒了,其与杨锐的关系是依赖和被依赖,也是互为依仗的关系。

    在公孙瓒多次获得杨锐军事等各个方面援助的同时,其实杨锐也是在借助公孙瓒的力量钳制袁绍,使袁绍不得不投入相当的力量来应对幽州公孙瓒。

    就像前番不久,袁绍趁着杨锐统帅部众深入司隶州境内的时机,就曾经起大军进攻幽州公孙瓒,实际上还是将公孙瓒视为了心腹大患的。

    换做是谁,明知道接下来很可能就要面对与强敌的全面冲突,都是会首先考虑处理身后隐患的,而公孙瓒就是袁绍不得不去除的隐患。

    正是这种互为依仗,杨锐从战略上给了公孙瓒最大的支持,两人关系一向交好,此时杨锐大婚到得最早的诸侯也是公孙瓒。

    按照通常的礼仪,本次公孙月儿也嫁予了杨锐为王妃,其实公孙瓒并不应该在这个场合出现,但是作为诸侯的身份,公孙瓒前来参与杨锐大婚也是正常,毕竟大婚新人可不仅仅是公孙月儿一人。

    “荆州州牧刘表大人使者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灵魂类紫金级物品——盘龙暖身阁一套”

    “益州州牧刘诞大人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灵魂类紫金级物品——欢喜琉璃盏一套……”

    “……”

    各方宾客还在相继入席当中,所奉的贺礼、贺金也都**不离十,只不过品质上比之前次大婚之时似乎有所下降,还多以生活用品为主。

    其中刘诞这一杨锐亲手扶持的诸侯,也赶来参与了杨锐大婚,而郭嘉也很给面子地向门吏交代,将刘诞的官职直接宣为了益州州牧。

    也就意味着杨锐在益州事宜上是承认刘诞继承权的,同样作为刘焉的子嗣,此时还控制着大半益州的刘璋就很被动了。

    “益州刘璋使者入席,恭贺东海王烈阳新婚,贺礼10000金币,灵魂类紫金级物品——欢喜琉璃盏一套……”

    “……”

    果不其然,未过多长时间,刘璋的使者随后也被安排入席了,连送出的贺礼都是一模一样的,不知道这欢灵魂类紫金级别的喜琉璃盏有什么不凡之处了。

    通过门吏的通报,刘璋使者的脸色当场就耷拉了下来。能够作为使者之人,都是精明剔透者,自然是发现了刘璋身份通报方式与其他各方势力的不同。

    此前进行各项大婚礼节的时候,其实绝大部分人就已经陆续到场并观看了,再加上礼节所耗费的时间很长,等到门吏通传宾客登记入席的时候,其他人其实也在外府门口留意着呢。

    刘璋使者此时并不多言,只是与袁术使者一般找了角落的位置落了座,却是将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准备第一时间便禀报予刘璋知晓。

    类似的事情在婚礼一些角落还有发生,不过都没有出现对大婚造成影响的结果,整个外府、内府、内院,以及三府内城或者整个临淄城的治安秩序都处于井然有序的状态。

    概因程昱、郭嘉、孙乾、许攸等人对大婚预先做了十分妥善的安置,就一些细节也考虑得十分周全。

    就比如前番御赐大婚之时曾经出现的npc领民送贺礼的现象,程昱等人也提前做了很好的宣传,此时临淄城虽然万人空巷,却是不曾出现类似现象了。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