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为了将刘备拖入交战状态,避免其从一开始便使用免战令牌之类的道具,杨锐首先令张辽为先锋将军,统领一军5万名6阶骑兵,发动摧锋奇袭辅助绝技,准备直击下邳郡下相县城刘备的治所所在。

    不过最终并没有等到张辽部众抵达下相县城,张辽一军仅仅是顺手攻占了下相县域之内的一处小镇之后,整个下相县域就被带入到了交战状态之中

    由此杨锐也摸清楚了进入交战状态所需的最低门槛,只是不清楚这一条件是否一直恒定。

    也正是因此,刘备早早地便获知了杨锐攻击下相的信息,从而派出了糜竺想要在半道拦下杨锐与其谈判,只不过糜竺那边还没有传回消息,杨锐的先锋张辽已是统领5万名6阶精锐骑兵抵达了下相县城附近。

    张辽先锋骑兵在距离下相县城100余里处便停了下来,也不扎营也不安寨,就一直在百里距离上四处游走,竟然开始说服周围领民进行转移!

    通常情况下坚壁清野的工作可都是守城一方做的

    张辽部众一到,早有探子将消息传到了下相城内,立即引起了城内刘备等人的注意。

    刘备与身边数人一道登上城墙向外观望,只见远处烟尘漫漫,似有千军万马一般,已是确认杨锐大军的确到了。

    而与刘备一同踏上城墙的几道身影分别是张飞、徐庶、糜芳三人,此时获知杨锐兵到,刘备、张飞、徐庶、糜芳几人脸上的表情各异。

    刘备看似一脸的慌乱、焦虑,张飞焦虑之中带着愤怒,而徐庶则是较为平静,糜芳却一会儿远眺一会儿沉思,眼珠子乱转,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此次东海王来势汹涌,吾亦不知该合兵而战之,抑或者分兵而守之矣,元直先生可有何破敌良策?”

    刘备观望一会儿之后,左右踱起步来,还时不时慌乱地拍拍手,看起来似乎已经完全丧失了主心骨。

    “主公莫忧,此次东海王急速进兵而来,所图目的不甚清楚,或许应与袁术欲要称帝有关。

    无论如何,东海王图谋甚急,吾等自当缓而应之,或者时间一到,敌将不攻自破矣。”

    面对急迫的刘备,徐庶缓缓而道曰。其实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徐庶对于刘备的性情已是看得清楚,这会儿刘备所表现的急躁情绪未必就是其真实所想。

    “然正因东海王所图甚急,吾唯恐下相县城有失,此时城内仅有兵力30余万,恐非东海王之对手。

    若是聚合他地兵力来援,又恐东海王将逐一攻破各个城池,届时吾等亦将成为东海王瓮中之鳖矣,元直速速教吾,当如何以应之……”

    虽然徐庶已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刘备却仍然是一副火上浇油的样子,再次向徐庶追问道。

    “哼!大哥何须如此,正所谓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某倒要看看东海王三头六臂不成?比得那三姓家奴否?待到东海王至此,某自当取其首级……”

    张飞见刘备犹如火烧屁股一般,而徐庶又是不温不火的模样,当即心中大恼,厉声言道。

    此时关羽并不在下相城之内,而是分兵小沛城驻守,与刘备形成呼应之势,下相县城此时能够统帅上阵之人只有刘备、张飞、徐庶、糜芳四人。

    “主公莫急,待到东海王逼近城池再说不迟。

    兵书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此时调集兵力已是来不及,倒不如按兵不动,等待东海王部众兵临城下,届时其意图一看便知,吾等再做应对不迟。

    下相县城乃徐州一州治所所在,主公得之后曾修葺城池三次之多,想那东海王纵然厉害,短时间内想要夺取城池也是无法做到。

    请主公安心……”

    徐庶答道,心中此时也在周密算计,毕竟他到刘备阵营之后还未有过多少表现,此时杨锐举兵来犯,其实也是徐庶证明自己的大好时机。

    因而并非徐庶不费心筹谋计策,而是作为防御的被动一方,必须将进攻方的意图搞清楚罢了。

    就像徐庶所分析的那样,这会儿时间点上正好与袁术图谋称帝相差不远,东海王贸然前来攻击应该与袁术有着千丝万缕的才是。

    “元直务须教吾,东海王生性诡谲,即使守城亦要有守城之法才是……”刘备依然坚持道,虽然已经不显慌乱,却是彻头彻尾来了一揖大礼,一脸的真诚。

    徐庶已是看出,其主公这是非要他说出一个道理来不可了,很可能是要考校一下他的实力如何,问计只是顺带而为之罢了。

    因为徐庶可不相信,刘备一方堂堂诸侯会不懂得一丁点的战法。

    不过徐庶心里便有些不舒服了,此时正是大敌来袭之际,你刘备就是想要考校,也别在一众将士面前弄这一出啊,扰乱了军心该如何是好?

    然而当徐庶眼光撒向周围的时候,这才发现所在城门楼以及附近城墙之上原本的守卒都已经被替换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刘备的亲卫丹阳兵。

    如此情况,顿时更让徐庶觉得刘备是在故意考校自己。

    “守城之道无非是各负其责、坚壁清野、严阵以待,此乃墨家之精髓所在,墨家固守而不拙,陈规而创技,故而无城不可守。

    此时装备器具之技艺已是无法骤然提升,因而只有在人道上下功夫,主公可传下命令,务须使守城士卒各行其是、切勿慌乱则个。

    为求长期坚守此城,主公可同时传令士卒轮班值守,非当值期间,切莫受外界叨扰,以此保持精力、体力,届时敌军到来之时,当能令行禁止,行见机之事……”

    徐庶索性将自己对守城的认知讲述一遍,却是只字不提下相城该如何防守的具体事宜,仍旧只说是见机行事,他也要考校一下刘备的见识和心性。

    其实徐庶已经将守城要则说得很清楚了,坚壁清野方面刘备与杨锐各做了一半,严阵以待其实指的则是守城器械,这方面暂时已经无法提升。

    因而徐庶提到要在人上下功夫。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