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锐的一击并未造成杀伤,他深知是遭遇上了强劲对手,这一点从刚才对方悄无声息的攻击也可以看出来一二。

    “乒!乒!乒……”

    “……”

    即使对手如何强劲,杨锐自然也是不含糊,在前一击未奏效的情况下,杨锐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攻击,并借势冲进了房屋当中,激起了一阵电花火石。

    毕竟若是在房屋之外的情况下,杨锐很容易便会暴露出身形来,因而杨锐第一时间便压了上去,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时间,包括呼喊都来不及。

    这一正式上手,杨锐也深深感觉到了对方实力的强悍,有过与众多强力历史名将层次者交手的经历,杨锐对于各个层次的武将实力都有所了解,眼下他所偷袭的这位恐怕真实实力绝不会低于三级历史名将。

    并且杨锐有一种感觉,对方攻防差距十分之大,其攻击能力恐怕比防御能力要高出不少来。正是由此,即使该人是二级历史名将层次也很正常。

    此处所说的防御并不是基础防御属性,而是其自身功法、心法体现在防御上的能力,同样也与装备属性无关。

    再次交手之后,杨锐已是大体摸清,眼下对手身上应该有着一件品级很高的防御装备,而且是甲胄部位装备,最初杨锐一击未能得手便是被其挡了下来的。

    三招五式过去,杨锐对对手的特点掌握得更加详细,即使对方实力很强,拥有着与一级历史名将一战实力的杨锐也是丝毫不让其喘息。

    杨锐所使用的都是杀招,并且此时已经开启了黄金帝王铠*灵魂玄级装备所附带的技能帝王之罡,发动之后全身无敌防御,完全不必担心防御上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房屋主人便有些架不住了,在杨锐放弃所有防御的一阵凌厉攻势之下,不仅是节节败退,而且已经毫无反击之力。

    “哇……”

    就在此人拼尽全力抵御而趁机喊出了一声作为示警之后,杨锐已是将黄金帝王剑架在了对方的脖颈之上,前前后后只不过10余合而已。

    此时屋内是昏暗的,不过以杨锐当前的实力却是足可以将周围看得清楚,而这时杨锐也才来得及将注意力投向对手的面孔之上。

    一看之下杨锐却是大为意外了一下,眼前自己拿下的对手竟然是一名女子,而且整身上下便只披挂了一件类似锁子甲的装备,再除去手中一把细长长剑之外,再无任何物品。

    杨锐明显是愣了一下,锁子甲虽然将该名女子的重要部位遮掩住了,而且该名女子被杨锐制住之后已是别过了头,不至于太过尴尬。

    但是毕竟是夜晚时间,杨锐莫名地有些尴尬,没想到竟然选择了一名女子的房间进行突破,早知如此的情况下,杨锐定然是会另外择取目标的。

    看眼前女子的表现,应该是在杨锐行动之处紧急有所觉察,尔后仅仅来得及披挂了一件甲胄,提剑便来到了房屋门口处进行防御,这也造成了杨锐刚刚突破便被突袭的情景。

    杨锐回顾前后过程,顿时将事情的原委掌握了个大概,刚要拿些什么衣物为眼前女子遮盖,并去将房门关闭的时候,却听得屋外传来了问询的声音。

    “主公……主公?可有何吩咐?”

    同样是一名女子的声音,虽然并未来到屋子的门前,但是其询问的方向显然便是杨锐这间屋子。

    杨锐的第一反应便是这房间之内还有其他人存在,毕竟在该处小岛之上,能够当得起主公之人也就只有海盗头目方兰而已!

    虽然杨锐一时并未考虑通透,但是却仍然本能地将黄金帝王剑朝着身前女子脖颈压了一压,示意她不要出声之类。

    眼前女子并未有何犹豫,也并没有做出任何其他举动,仅仅是保持了数秒钟一声不吭,屋外本来便十分细小的问询声音便未再继续询问。

    甚至那人还上前将虚掩的房门给带了过去,并未对屋内进行任何的探勘。

    一直到此时,杨锐才有些明白过来,难道眼下自己控制的这名女子便是海盗头目方兰?杨锐也是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杨锐也曾怀疑屋内还有没有其他人,但是转瞬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岛上的房屋并不太大,结构也非常简单,并没有套间之类的。

    而杨锐所在的这处房屋,虽然装表上并没有特殊的倾向性,但是房间之内充斥着一股胭脂水粉的味道,显然是一处女子的居所。

    一时无法弄清具体的事实如何,杨锐给手中女子拣选了一条被子裹住身体,尔后便强行给其喂服了几粒得自张让处的黑色小药丸,控制住其心法威力,这便将其置放进入到了纳戒空间当中。

    作为纳戒的拥有着,杨锐是可以通过精神与纳戒空间之中之人交流的,杨锐将房屋内女子置放到纳戒空间的目的,便是要对其进行一番讯问。

    “吾乃大汉东海王烈阳,汝是何人?是否便是流传甚广的所谓海上大王方兰?”

    杨锐既然有所猜测,开口便直言不讳地向纳戒空间之中的女子问道。他要首先确定这名女子的身份,以便于确定接下来该如何动作。

    “汝乃东海王烈阳?”

    纳戒之中的女子并没有回答杨锐所问的问题,而是另外反问道,不知道其是对杨锐的身份好奇,还是此前便对杨锐有所耳闻。

    “吾正是东海王烈阳,汝且老实回答吾之疑问,之后再谈其他……”

    杨锐本以为该女子无论是不是方兰,都要矜持一段才会开口说话,或者说特意僵持一下,没想到此女第一时间便开口了。

    “吾便是方兰,然而并非什么海上大王,只不过外人以谬传谬罢了。”

    更为让杨锐没有想到的是,这边杨锐还没有怎么询问呢,纳戒之中的女子已是承认了自己便是方兰的事实!

    /(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