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杨锐的邀请之下,接下来裴烈娜、裴连娜两位楼兰公主果然乐得一起进行游历,三人随即离开建宁城,向着近处山野的方向而去。

    说是前往游历,杨锐倒也找回了初入游戏时在大山城附近刷怪、拓展领地的感觉,山野之间的一些野怪即使难以入杨锐的法眼,并且几乎提供不了多少经验,不过杨锐也是杀得颇有兴趣。

    当然,杨锐的主要心思还是花在如何与裴烈娜、裴连娜两位楼兰公主增进接触,并寻找收服两位公主的机会。

    在经历了游戏当中很多的事情之后,杨锐对于一些特殊的收服手段也并不是不能接受了,就像此前程昱、郭嘉、孙乾几人就各自看出杨锐收服两位公主的心思,并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一如当初御赐大婚时候差不多的情形,这三人在针对如何收服裴烈娜、裴连娜两位楼兰公主方面,意见竟然仍旧出奇得一致。

    那便是在常规手段无法奏效的情况下,他们建议杨锐同样可以考虑通过联姻的方式来收拢下裴烈娜、裴连娜!

    若非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交换一下角度之后,杨锐认为程昱、郭嘉、孙乾等几人的方式其实也是最为奏效的一种方式,有了这样的理解之后,杨锐也将几人的建议作为了有效手段作为心中备案。

    有过御赐大婚的经历,杨锐想开了不少,或许传统上自己所认为过分的一些方式,对于游戏环境之下的npc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寄托呢?

    就比如眼下的两位楼兰公主一样,若是能够留在杨锐手中,其实也就免去了承受夷胡之苦,对其而言实际上不无裨益。

    当然了,杨锐并不会试图改变两位楼兰公主对种族的情谊,因而杨锐认为应该将驱除楼兰国周围蛮夷、确保其稳定的传承作为一个条件。

    以上种种也注定了在对待两位楼兰公主的问题上,杨锐并不会过火地追求速效达成目的,也不会排斥与两位楼兰公主增进接触的机会。

    “裴连娜妹妹,为什么似乎一直有心事的样子?”

    趁着杨锐骑乘北冥仓犬追逐一只大鸟而去,试图收服一头飞行类宠物的时候,裴烈娜向裴连娜问道。

    若不是此次与裴烈娜、裴连娜两位楼兰公主一起出来,杨锐都快忘记自己还有一头特级宠物的事情了,此时杨锐游历间刷怪,正好也将北冥仓犬提升一下实力。

    北冥仓犬是杨锐虾夷地对付虾夷部落守护兽时偶然所获,经过之前杨锐携带半天以提升实力,随着阶位的增长北冥仓犬已经足够可以用来进行骑乘了。

    此时杨锐正是骑乘着这头部落守护兽化身的北冥仓犬,连续不断地使出落雁枪法,追逐着一只已经受伤而无法飞高的大鸟,试图将其制服作为宠物标的。

    “哦,没有什么,我只是从东海王烈阳的那本《岭南仙传》当中发现了一些东西,而今天所经过的地域似乎也初步验证了我之前的猜测,不知道这件事情要不要跟烈阳大人提一下……”

    裴连娜似乎稍微有些迟疑,有些拿不准自己所说的是否准确。

    “什么?你竟然从那本书籍当中发现了线索,怎么不早一点说出来呢?”裴烈娜紧接着说道。

    不知道是因为环境发生了改变,还是姐妹之间相处的时候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原本冷静持重的裴烈娜与勇敢果决的裴连娜两人的性格好似互换了一下,与杨锐刚见到二女时大为不同。

    “裴烈娜姐姐,最初我拿过那本《岭南仙传》的古书籍,并不认识其中的任何一个文字,只是发现其字里行间的布局有些怪异。

    书籍当中有着大量的空格,而且空格的部分正好能够链接成一个个图案,十分类似于我们楼兰国的行军草图,各个空格的位置链接起来,好似一些专门的道路之类。

    而书籍当中的粗线字体似乎也有着规律,每个粗线字体似乎看起来就像是行军草图当中的山峰标示,再配合上此前的道路标示,我怀疑东海王大人手中书籍记载的说不定是地图信息!

    经过今天大半天的游历之后,我越来越感觉到这种可能性很大,因为一些个地形和道路虽然并非我看到的那张,但是却有着很大的相似性。

    正是因为无法最终确定,我才一直迟疑着没有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以免惹得东海王大人不必要的情绪波动……”

    在裴烈娜的询问之下,裴连娜详细地将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让人完全出乎了意料。

    于楼兰国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都是裴烈娜主内事,裴连娜主战事,让人根本无法看出裴连娜有如此细心的一面。

    “妹妹不必如此顾虑,东海王大人并非狭隘之人,即使妹妹说得不对,大人也必然不会因此而患得患失,大人回来之后我们还是将你的发现一五一十地告知他就好……”

    裴烈娜说道。

    在杨锐追逐大鸟的过程当中,两位楼兰公主计议已定,当杨锐拖拉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大鸟回归,二女详实地将裴连娜的发现告知了杨锐。

    通过裴烈娜、裴连娜二位公主所说,杨锐也已经顾不得其他,将奄奄一息的大鸟往地上一扔,便将《岭南仙传》奇文异志给拿了出来。

    接下来三人就地查看起了裴连娜所发现的规律来。

    不得不承认,裴连娜的洞察力还是非常强的,杨锐一边听她分析,一边顺手用树枝在地上勾画了起来,随着一本《岭南仙传》翻完,不知不觉之间一副地图已是赫然显现了出来。

    其间道路与山峰交错,《岭南仙传》每一页所刻画的内容又能够很好地衔接起来,显然其作为一张地图的可能性很大。

    唯一不能确定的,便是这张地图所刻画的是哪个区域,因为图案之中只有山川、道路,却并没有任何地名信息。

    不过有了裴连娜的思路,杨锐也是福至心灵,再次翻看《岭南仙传》之际,也是眼前一亮。(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