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贾诩是来借粮食的,虽然打着刘协的幌子,但是最终粮食很可能会落入到张济的手里。

    然而刘协东归洛阳途中缺少粮草应该也是属实,史实当中记载,在此过程当中刘协的用度都是无法保证,各个大臣也是食不果腹的状态。

    此时经由剧情窗口期的补充,杨锐手中已经有十分充足的粮草,拿出一些粮草来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是会落入到张济这个对手手中罢了。

    “不知文和需要多少粮草?”

    杨锐心中已是拿定了主意,他刚刚受封东海王,条件充足的情况下,些许粮草自然是愿意拿出来的。

    再者即使粮食落入到张济手中,杨锐与其也只是暂时的对手罢了,至少也能够保证刘协在前往洛阳的途中不再饿肚子就是。

    “东海王大人果然是仁慈宽厚,正如民间所流传的一般,此时作风已经足可以证明。

    贾诩此来,向东海王借用粮草只是一个目的,另外也是久闻东海王事迹,特来拜访一番的。

    至于借用粮草多少,全凭东海王斟酌,多亦无益,只需使得官家不至于饿肚子便可,呵呵呵……”

    听过杨锐之言,贾诩的话风猛然发生了改变,并且所谈主题也没有继续放在借用粮食方面了。

    “素闻渤海王治民、治地有策,持兵亦是有方,大有纵横无敌之势头,贾诩有几个问题,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杨锐还未开口再说什么,贾诩已是主动向杨锐问道。

    “文和之名吾已听闻久矣,自当请先生赐教,但有所问,烈阳定当如实回答。”杨锐答道。

    一旁的郭嘉将杨锐、贾诩二人的对话听在耳中,已是似有所悟,不过并未有任何言语,仅仅是点了点头而已。

    “贾诩有三问,首先要问东海王的,便是东海王对社稷与地位的看法,不知东海王是否有何此方面的诉求?”

    贾诩也不拐外抹角,直言不讳地问道。

    其第一个问题就十分尖锐,话中的意思其实是打探杨锐有没有野心问鼎社稷。

    “文和大概有所不知,吾烈阳从一不所闻的布衣之士,到得此时侥幸有些势力,其中最为主要的目的便是在此乱世之中生存下去,并且尽量将生存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罢了。

    同时吾愿看到所辖之地领民都能同样过上安稳的生活,而不是整日朝不保夕的苦日子,为他们提供稳定的环境,使其能够凭借自身劳力做到吃喝不愁。

    因而对于社稷与地位的看法,吾烈阳倒是并不十分在意,不过形势逼人强,若是在必要的情况下,吾亦定当会为着此前两个目标尽量争取的……”

    杨锐也意识到贾诩有些异常,因而在回答第一个问题的时候就十分谨慎。

    其回答虽然并没有透露自己的精确目标,而且事实上杨锐对游戏中的地位和权利也并没有十分确定的目标,但是话语之中对于自身的诉求和做法表述得十分明确。

    “好一个形势逼人强,东海王之见识绝非常人所能够比拟。贾诩斗胆再问第二个问题,东海王素来善待百姓,推行了为数不少有利民生的制度,不知东海王如何看待社稷与百姓之联系?”

    贾诩赞叹一句,也不说具体的感触,直接借着杨锐的说辞,便将第二个问题提了出来。

    “烈阳以为,百姓如水,社稷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顺则如顺水而行,社稷稳定,百姓逆则如逆水行舟,处处惊险。

    同时,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百姓是社稷的根基,也当以社稷为重,处处都有维护的责任,当令各个百姓都明白,唯有社稷稳定,才有稳定的生活。”

    对于贾诩的第二个问题,杨锐几乎不假思索地便回答道。史实当中这方面已经有不少经典的分析,杨锐只是将唐太宗李世民与明时顾炎武的见解讲了出来而已。

    “好一个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好一个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东海王见解之犀利实非凡人所能够比拟。贾诩斗胆继续问第三个问题,东海王谋求生存自在,依东海王之见,人活一生的意义何在?”

    贾诩连连赞叹杨锐所言,只不过接下来的第三个问题却是大大出乎了杨锐的意料。

    谈及这样一个问题,已经是人生哲学的内容,杨锐完全没有想到贾诩会有这样一问。

    “呃,文和此问太过深奥,烈阳才疏学浅,亦只能谈一谈自己的想法。

    三千大千世界,人独具灵性,此为天地造化之殊荣也,故而人活一世并非草木一秋,人当生而有品、有性、有求,品合天地造化,性掘人生之路,求达最终目的。

    而众人之品、之性、只求又各不相同,因而人生一世之意义也是大有区别。

    于道佛之家而言,求得便是长生;于官家世族而言,求得则是地位;于普通百姓而言,恐怕所求只是一口饭、一碗汤而已。

    人之一生从无到有、由有到无,若是不能超脱凡俗,一切看似只是重复和回归,然在过程之中却是多有不同,悟之全靠一心。

    烈阳所解有限,所求亦是简单,人生一世,莫逆本心、莫违本性、莫泯志求而已,还请先生赐教。”

    人生的意义是一个千古话题,贾诩问得十分突然,杨锐最初想着以后世的经典论述来回答贾诩,不过随之又改变了注意,最终结合自己的真实想法做了回答。

    这一次贾诩听过杨锐的回答,之后只是不语,沉思了好一阵子这才微微点了点头,视线移向杨锐。

    “此次前来叨扰东海王,此时受时间所限就此离去,稍后事宜还要费东海王之心处置。贾诩就此告辞,请留步……”

    对于第三个问题杨锐的回答,贾诩最终不置可否,而是急匆匆地离开了潼关,不知道真的是出于时间所限,还是因为杨锐的回答出了什么问题。

    “此人嘉亦无法看透,不过其忽然离开应该是有它事在身,主公之言远见卓识,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杨锐本想询问一下郭嘉的看法,视线才看过去,郭嘉已是意会杨锐的意思,言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