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是官家圣旨亦或者有信物为证的口谕之类,若是陛下能够现身驾临潼关之内,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否则的话,请恕吾家主公无法随意受人之命!”

    郭嘉言道,似乎早已经准备好了一番说辞。

    “这”

    听过郭嘉之言,王子服沉吟道,好一阵没有说出什么来。

    这会儿郭嘉向其索要圣旨,倒也十分正常,不过此来潼关的确不是刘协主使,而是张济主导提议刘协如此做的,当初也未考虑到圣旨或者信物之类。

    主要还是因为张济大军行军匆忙,后方还有李傕、郭汜的追兵,二人最初经由张济调解,后来却是又各自后悔,商量之下这便一路追了上来。

    此时张济大军可谓是后有追兵、前有堵截,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许多,以张济的粗犷性情哪里来的那么多时间准备圣旨之类。

    至于让刘协前往潼关,张济就更加不会允许了,此前他经由潼关之时都是绕道而行的,这会儿全指望刘协这张王牌来度过潼关呢!

    刘协若是进入潼关一去不返,张济便失去了最后的底牌,恐怕将难以在潼关以西立足,这样的事情张济自然不会允许。

    此时王子服所担心的是,由于自己没有顺利一次性完成使命,还要回去讨刘协的圣旨后者信物,张济可能会借故怪罪于他,多半是出自王子服对周全自己的着想。

    倒是重新拟定圣旨或者讨得信物之类并没有太大困难,相信只要张济索要,刘协肯定会答允,不仅仅是刘协受限于张济的原因,此时的情况对于刘协而言十分不妙,同样需要如此去做。

    最终王子服虽然有些为难,然而也是没有办法,只得无功而返出了潼关西门。

    “拜见张将军,将军且听吾细细道来,自从子服进入潼关之后,发现关卡之内果然守卫十分森严,各类士卒不计其数,少说也有超过10万人之多。

    遵张将军之命,子服面见烈阳州牧之后,便以当今官家名义向其征得通关的权限,然而对方却是以未曾见到官家手谕或者口谕为由,当即拒绝了子服之请

    烈阳州牧声称,为保证关卡安全起见,若非见到官家手谕或者口谕,便不会对任何势力开放关卡……”

    王子服虽然自称官家使者,回归之后却是首先来到了张济处,不敢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地将此行潼关为使的经历告知了张济。

    为了避免因为未能顺利完成使命而受到张济的责问,王子服开口之际还特意提及了一下潼关之内的防御情况,听得张济也是不住点头,对于王子服的表现颇为满意。

    只不过听到后来,张济的脸色渐渐变了,等于王子服这一趟算是白跑了,引得张济也是大为不满起来。

    “子服的此次算是白跑一趟啊……”

    很明显张济之言是压着火气的,王子服顿时紧张起来,想要求饶却又不知如何说起,只得儒弱地低垂着头。

    张济好一阵没有说话,王子服只是低着头强撑着,仿佛猫爪之下的耗子一般,只剩下听天由命一条路。

    “张将军不宜过度责怪子服,若是烈阳州牧大人讨要圣旨,那便满足他的要求便是,此时倒也并不算迟,只不过张将军部众难免有些损失便是了。”

    气氛一点即爆,不过正在此时,张济主账之内另一个声音却是响起,在王子服听来简直犹如天籁一般。

    张济部众当中还是有着一些个能人的,此前的张绣勇武异常,才略方面也是不敌,刚刚为张济谏言了绕行蒲坂津渡口,便是张绣的主意。

    除了张绣之外,其实有一人一直随从张济部众军中,却是很少出言罢了,此人便是方才说话的贾诩。

    自从董卓被扳倒,贾诩力荐李傕、郭汜等反攻长安城之后,贾诩便开始声名不显起来,辗转来到了张济部众当中,不知道是不是对于李傕、郭汜之争早已经有了预见。

    以贾诩的本事,或者能够做到这一些并非不可实现的事情,三国大背景之下还是有着一些多智而近妖的人物的,贾诩显然便是其中的一位。

    “哦?文和也是如此以为?那边再由子服出面,向官家讨得圣旨,复往潼关走上一走便是了。子服面见官家讨得圣旨应是不难,何不快去?”

    听过贾诩的话语之后,张济稍稍沉吟,这便同意了下来,准备打发王子服前去讨要圣旨,继续经手此事。

    “诺!诺……”

    此时的王子服如蒙大赦,唯唯诺诺地答应了下来,在张济挥手之下就要退出大帐。

    “且慢!”

    然而就在此时,大帐之内再次出声,喊住了已经退出一半身子的王子服。

    王子服的身子顿时一僵,回头看去正是刚才给他解了围的贾诩,王子服脸上不禁不禁浮现出疑惑的表情。

    “敢问子服前往官家处当如何说?”

    贾诩似乎没有发现王子服的疑惑,随口问道。

    “自然是以臣子的身份为官家奔走,请官家下达圣旨借道潼关……”

    游戏当中npc人物与现实之人并无多少差别,类似王子服这种长期混迹官场的人,本来也是老练得很,应对这种事情自然不会将张济放在明面。

    不过显然王子服是误会了贾诩的意思,贾诩所言并非指向官/场表述之类的东西,而是指向圣旨的实际内容。

    “子服如此去做恐怕不妥,试想潼关之内烈阳青州兵为吾等设置了台阶,恐怕并不是一份普通的圣旨就能够解决的。

    以强州兵的强悍,烈阳州牧定然已经获知了吾等的消息甚至具体位置,如此情况之下其不愿使吾等借道潼关,定然是有所图才是。

    眼下烈阳已经贵为州牧,同时受封征西将军、渤海王等头衔,等闲官/职恐怕难以动其心,介时子服前去必将再次难以复命……”

    郭嘉指出杨锐必有所求,王子服还不觉得如何,而当贾诩谈及杨锐很可能再次拒绝的时候,王子服则即是不解又是担心。(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