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消息很快便得以验证,“张”姓大旗之下正是张济的部众,而其正是护送刘协等人东归途中。

    而这些消息在张济大军赶至潼关之前就传进了关里,事情起源于张济所派来的使者,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小皇帝刘协的使者。

    “见过烈阳州牧大人,大人果然仪表不凡,实乃大汉之肱股,社稷之栋梁……”

    身为使者之人上来就对杨锐一顿夸赞,对于自己的身份却是丝毫没有提及。

    “请恕冒昧,敢问汝乃何人?来此何事?”

    虽然眼前之人前来,进入潼关之前已经通报过身份,不过杨锐还是作态出言问道。

    “哦,请恕吾嘴拙,忘记通报姓名,吾乃当今大汉献皇帝特使——王子服是也。再次见过烈阳州牧大人……”

    来人有些低声下气,即使明显看出杨锐是在作态,仍然不以为意地向杨锐介绍道。

    “却原来是王子服大人,失敬,失敬。”

    杨锐不是一个善于作态的人,对方老老实实地报出自己的身份之后,杨锐便有些装不下去了。

    “不知王大人不在朝中为官,此次前来潼关所为何事?”

    “烈阳州牧大人有所不知,李傕、郭汜无礼,弄得朝野上下不宁,幸而得到张济将军前来护驾,陛下此时已是距离此处潼关不远。”

    在杨锐的询问之下,王子服开始将此时此刻刘协的处境之类一一道来。

    “……长安城陷入混乱之中,陛下意欲还纳故宫洛阳城,此时经由潼关关卡,还望烈阳州牧大人……还望大人能够共同护驾而行。

    陛下有言在先,得见烈阳州牧大人之后,只需提及旧时所托之事,大人必将欣然护驾,事后大人自然是高官厚禄,荣耀加身也是必然。”

    紧接着王子服又将此行的目的完完全全做了说明,以刘协的名义许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好处,具体其中虚实却也是不得而知。

    “哦?陛下竟然将至潼关,吾等定当悉心护驾!”

    从王子服说出刘协要到潼关的事情,杨锐迎上前来言道。

    此时杨锐心中也在考虑着要以何态度来对待刘协,毕竟他的手中还有着刘辩以及何太后母子,而且寻根究底之下刘辩才是大汉正宗。

    当初正是因为董卓叛逆,刘辩被废除,刘协才得以被安置为了傀儡小皇帝。

    这会儿虽然明面上刘辩消失多年,刘协成为小皇帝时日也是不短,但其毕竟是被董卓这个大叛逆安置上去的,若是杨锐将刘辩摆放到明面上,刘协的名分很可能是保不住的。

    若非如此的话,这会儿刘协到达潼关,倒是非常方便行那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事。

    杨锐也在为如何对待刘协而处于矛盾当中,拿不定主意是否要遵循特定的游戏进程,还是将刘协直接迎接到自己领地范围之内。

    “且慢!”

    杨锐不得不做出恭敬态度之时,一直在一旁的郭嘉出言道。

    “且慢!请问王子服王大人,可有何信物证明汝乃当今陛下之使者?此来是否又真的是奉了官家之命令?还是奉了他人命令而来?

    当前劲敌当前,若无信物的情况下,吾家主公是不会贸然为汝等敞开大门的。”

    郭嘉的话很是尖锐,直接怀疑王子服是为敌军使者而来的,严词表明不会轻易打开潼关大门。

    “这位先生误会了,吾确乃官家使者王子服,绝非什么他人使者之类。”

    王子服当即出言解释道。

    “主公,若无凭证,嘉斗胆建议,莫要放任何可疑之人进入潼关,否则若是敌军诡计,吾等到时将追悔莫及……”

    郭嘉并没有再继续理会王子服,而是向着杨锐“苦谏”言道。

    “奉孝是否……多心了?”

    杨锐一副颇为为难的样子言道,其实从内心而言,杨锐也并没有完全拿定注意,要以如何态度对待刘协,还是想要听一听郭嘉意见的。

    说话之间杨锐也是有意无意地将目光投向王子服,给人的感觉是在判断此人的可靠性。

    “请主公深思,据探马得来的消息,潼关以西百里之处已是发现大量兵马部众,所张旗帜也非当今官家,而是一个大大的“张”字!

    若是官家果然至此,敢问何人敢于如此逾越?是为大不敬之举也,论罪可斩九族!”

    面对杨锐表现出的疑惑,郭嘉并没有避讳王子服的意思,而是将此前所获消息摆在了明面上,并把握住了其中漏洞。

    在长安皇城动荡的今时,小皇帝刘协刚刚被李傕“绑架”过,眼巴巴看着张济前来保驾了,哪里还有闲情去顾及什么天子仪仗之类的。

    而张济本也出身西凉军阀,对于各种排场之类也是并不太注意,眼下也思考不及有关天子仪仗之类的事情,有哪里会想到去更改旗帜、阵仗之类的?

    “不知王大人…可有天子信物、旨意之类的在身?奉孝所言虽然有些逾越,然生逢乱世吾等却是不得不小心行事,就在数日之前还有大军攻打过潼关!”

    杨锐知道郭嘉另有谋算,于是一唱一和地配合道。

    “烈阳州牧大人,百里之外大军乃是张济部众,至于阵仗、旗帜逾越之事,也是由于匆忙之间未加留意罢了,还请州牧大人为官家计,通融一二……”

    王子服应该能够看清楚,杨锐与郭嘉一唱一和是为演戏,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会儿即使明显知道是在演戏,也只能暂时装作相信下来。

    其实在其被认定为使者的时候,刘协早已是身无长物,甚至随身携带之物当中,就连笔墨之类都没有,是王子服没有携带信物的最主要原因。

    “通融是必然无法行得通的,吾等不可能拿一座关卡以及关内守军士卒的安危当赌注,何况赌来对吾等亦是毫无益处的……”郭嘉继续言道。

    “不知州牧大人需要何种信物,吾自当返回官家之处请讨便是。”

    王子服颇为有些无奈地言道。

    /(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