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锐会附带交易条件,这一点并不出乎孙坚的预料,但是孙坚显然没有想到,杨锐所提条件竟是有关与乔家婚约的。

    “唉……既是贤弟所提条件,坚自然无有不允,吾这便失信于人一次,修书一封送予乔家,解除与乔家的婚约,只盼两位侄女能够有个更好的归宿……”

    面对杨锐提出要其解除与乔家婚约的条件,孙坚沉吟片刻之后便即答应了下来,只不过看向杨锐的眼神稍稍有些异色,话语之中好像也有暗示之类。

    显然孙坚是误解了杨锐,认为杨锐是贪图美色这才提出了解除婚约的条件。

    “如此吾这便派人前往临淄城知会相关人等,不知文台兄可有专属传送工具之类,介时以便交付货物”

    杨锐并未太过在意孙坚之言,似乎没有拆散人家一桩好事的自觉,只是将话题集中在货物交付方面,而有意忽略了解除婚约的事情。

    而且此前杨锐提出此事的时候,便以别人所托为借口,并没有说出具体为何要如此去做,这才引起了孙坚的猜测。

    其实杨锐十分清楚,有些事情的达成与否,跟理由是否充分并没有太多的关系,关键还是符不符合相互的利益,有没有操作的价值而已。

    孙坚会如此快答应解除婚约的原因,一方面是认为一桩婚约远没有与杨锐交好来得实际,另一方面当初孙坚也只是酒后与乔玄随口一说,甚至并没有来得及告知孙策、孙权。

    的确是孙权,孙坚当初与乔玄提出婚约,可是并没有周瑜什么份儿,婚约人选当然是孙坚自己大小两个儿子。甚至有将大小二乔嫁给同一个儿子的打算。

    说到底孙坚与乔玄的这桩约定并没有太多具体,发生的节点也不是太过正式,并且仅仅停留在了口头约定的基础上。本来也没有多么牢固。

    事项达成,杨锐与孙坚虽然心照不宣。却是各自满意,于是便在历阳城内好生宴饮了一场,这才酒饱饭足双双散去。

    宴饮期间杨锐与孙坚约定了最终的交易方式,由于孙坚手头并无胡琏之器之类的道具,孙坚决定派出人手前往临淄城取货,其手头应该也有着纳戒之类的道具。

    席间杨锐还与孙坚就两方关系做了沟通,虽然没有像与公孙瓒那样达成同盟,却也是比之此前拉近了不少。至少达到了信任、合作的程度。

    杨锐还格外关注了一下孙坚水军的情况,从孙坚所述的情况来看,孙家兵力当中虽然水军实力算是不俗,却是应该暂时没有楼船之类大型战船reads;。

    这让杨锐想起了当初与孙坚共同攻下洛阳城所得到的奖励,那时杨锐选择了第十四州地图以及楼船奖励包,而将剩余的传国玉玺奖励包留给了孙坚。

    因而孙坚无法掌握楼船等大型战舰制造图纸也实属正常,在水军方面三国文明区域暂时还没有其他诸侯能够比得上杨锐的。

    饮宴结束,杨锐并没有再接受孙坚的挽留而多做逗留,直接使用天空之城离开了历阳城,先是向北尔后又折向西方而去。

    从北门而出并向北方而去。是为了避免相送的孙坚见疑,而中途杨锐折向西方而去,则正是奔着荆州的方向。

    杨锐的目的地是益州。以便将手中刘诞派上用场。至于与孙坚所达成之交易内容,杨锐则使用信鸽直接给临淄城孙乾送了一封信,详细做了说明。

    虽然没有再次拜访荆州刘表的打算,不过杨锐也恰好要从荆州之地路过,史实当中荆州刘表虽然并未收拢到多少人物,却是不可否认荆州能人异士在汉末三国时期是数得着的!

    一路之上杨锐操作天空之城的同时,也在留意着下方荆州的情况,隐隐期盼能够发现一些能人异士的身形。

    此时距离徐庶、诸葛亮之流出世也是没有多少时间,同时荆州还有着司马徽、庞统、宋忠、韩嵩、石韬、孟建、崔州平等能人异士。随便一名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只不过能人异士也不是容易能够见到和发现的,诸如诸葛亮茅庐住所等地方。相信不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游戏都不会开放相关地图。无论如何找可能都不会找到。

    因而杨锐一路之上也只是分心留意着罢了,并没有抱什么希望要有所发现。

    “刘御史,此番闲暇某正要将汝送回益州,以告慰乃父英灵。”

    天空之城内,杨锐将刘诞唤到了议政小室,向其说明此行的目的。

    “多谢烈阳州牧大人!只是不知此时益州情况若何,还望州牧大人能够多作照应才好……”

    刘诞此前已经知晓了刘焉病逝的消息,只不过那时杨锐并未将其送回益州,他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那时刘诞若是能够被及时地送回,或许还有希望争夺一下益州州牧继承权,尔今杨锐却是要将他送返,益州则很可能已经成为龙潭虎穴。

    “若是在某能力范围之内,自然会尽力维护刘御史的……”

    杨锐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其实相当于没有给刘诞任何承诺。

    当初杨锐将刘诞、种邵、马宇三人救下,已经是莫大的恩情,否则三人早已经死在了李傕、郭汜部众的刀剑之下,后来马宇、种邵双双依附了杨锐,分别被杨锐任命为蓬莱郡太守和济南国国相。

    唯独刘诞一条命虽然是杨锐救下来的,却是由于出身的原因不愿意依附杨锐,这会儿杨锐无论如何处置他也都算是正常的。

    “州牧大人,此时诞若回归益州,吾那兄弟刘璋必然不会容吾,还请大人庇护,切莫将诞送回益州啊……”

    刘诞越想越是不对,最终忍不住出言向杨锐求道。在面临生死威胁的时候,刘诞还是不免自己乱了阵脚。

    其实他并不曾想到,即使杨锐此时可以轻易掌控他的生死,也不会做出有损声望的事情来,倒是并未打算将刘诞平白交给刘璋以谋取利益。(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