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锐已是想得通透,要尽力将大乔小乔争取过来。`

    只不过若是采取强制手段将大小二乔控制在手中,不仅仅会破坏了乔家的正常生活,同时也未必就能够得到二乔的认可。

    而此事最为有效的做法便是从江东孙家着力,以一定的条件换取其解除与乔家的婚约。

    虽然拆散郎才女貌的两对佳人,杨锐也是颇为有些不忍,只不过正如甘倩所说的那般,大争之世其实不争也是一种错,即使杨锐乐见其成,大小二乔的结局也是让杨锐稍稍有些遗憾的。

    当然了,从孙家着手只是一个渠道,若是最终无法达成,杨锐也只能尝试其他办法。

    “乔兄,此来本欲有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想要托付,只不过思来想去总觉有些不甚合适,某现已勾连了青州、兖州、徐州之地烈阳大人部署,可望解决此事。

    青州此时正在推行鼓励商贾制度,乔兄或者也可以考虑前往营生,吾江东全家随时希望能够有机会与乔家合作。

    多谢乔兄日前款待,告辞……”

    临离开之前,杨锐又以全符的身份与乔玄见了一面,模糊地表达了要与青州交好的态度,向乔玄也做了示好,留足了空间又隐约暗示了一些内容。8小 说`

    虽说未能有明显的效果,不过以乔玄当时深思的神态看来,杨锐所言还是引起了对方重视的。

    杨锐所说也并非完全空穴来风,之前在天空之城当中杨锐已经向全符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并且表示愿意与江东全家、陆家交好。并承担此次全符的采购内容。

    全符原本前来皖城仅仅是联结乔家。要不然全家也不会只派出旁支前来了。此时杨锐的态度可谓是抛出了一个大馅饼,与青州结交的影响力自然要高出乔家无数倍。

    作为一名精明的商贾,全符立即意识到了其中天大的功劳,若是能够将此事办得漂亮了,回到江东之时很可能也是他这一支旁支的崛起之日!

    全符哪里还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乐颠颠地在杨锐的指点之下前往青州临淄城,去与孙乾、卫秀儿交涉,为此杨锐还写了一封亲笔信交给了全符。并加了印玺。

    若是此前还对杨锐的身份有些怀疑,至此全符已是深信不疑,对杨锐这名绑架者感恩戴德起来。

    处置好皖城的事情,杨锐操作着天空之城优先直奔江东而去。 `

    杨锐本来准备从豫州地域先行前往益州的,此时他的手中还拿着刘诞,作为益州牧刘焉第二子,而且长子刘范又在讨伐李傕、郭汜的过程当中战死,刘诞无疑是益州继承人的有力竞争者。

    而刘焉病死的消息已经在前不久以系统公告的形势发布了出来,此时益州境内也只剩下刘璋能够继承益州,同时益州北部汉中地带的张鲁应该很快也会沉不住气。

    益州的内乱应该不可避免。杨锐若是此时将不愿意投效自己的刘诞放回益州,再恰当地助其一二。最终益州会落到谁的手中还说不定。

    杨锐一路上也都在思考这件事情,还未最终想定是要扶持起刘诞掌控益州,还是将其直接交给刘璋,抑或者在益州安插一枚钉子进去都是可以考虑的。

    只不过此时涉及到大乔小乔的事情,杨锐决定先行前往江东。

    游戏背景之下,孙坚并没有死于对刘表的交战,自然也就不存在史实当中孙策的艰难,不需要向袁术借兵,在攻击江东地域的时候进展也比史实当中要快一些。

    到目前为止,孙坚、孙策父子已是率部协同吴景将扬州刺史刘繇杀得大败。现实攻下历阳城,立即进而攻下了刘繇部将樊能、张英拒守的横江、当利二处长江渡口。

    樊能、张英二将败走后,孙策随即作为先锋东渡了长江,先后占据当涂西北长江右岸地域,尽得刘繇军营粮谷、兵器等辎重,并仍在继续进击当中。

    杨锐也是从商贾全符口中得知的相关信息,才获知孙家在江东的进度比之史实当中快出了不少来,全符前往皖城的时候,孙坚已是率部渡江,而先锋孙策所部已经直指彭城而去。

    彭城相薛礼、下邳相笮融几乎是扬州刺史刘繇最后的两拨支持力量,其余各个小势力则难以阻击孙家在江东的燎原之势。

    根据全符所说的情况,杨锐相信在有孙坚坐镇的情况下,孙家拿下穆陵城、下邳城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也仍将会像史实当中一般一路拿下梅陵、湖熟、江乘等地,直捣刘繇占据的吴郡治所曲阿城,并初步扎下在江东的根基。

    杨锐自皖城离开之后便直奔历阳城方向而去,不出意外的话孙坚所部应该还在此城当中,一路之上也已经有了初步计较。

    花费了小半个游戏日的时间,天空之城出了豫州范围,而由于扬州此时正处于战事当中,同样无法使用城池传送阵,杨锐仍然需要使用天空之城进行赶路。

    好在历阳城距离并不是太过遥远,而杨锐也正需要尽一尽夫君的职责,一路上都将甘倩留在了身边。

    又是一个游戏日时间过去,天空之城已是到达了历阳城外,放眼看去只见眼前城池已是颇为残破,显然正是因为刚刚经受过攻防战洗礼的原因。

    不过孙坚也非寻常之人,虽然战事刚刚过去不久,历阳城已是行人进进出出,俨然恢复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只不过其间门卒盘查比较紧而已。

    “来者何人?进城何事?需要逗留多少时日?”

    当杨锐靠近城门的时候,负责盘查的士卒上下端详着杨锐详细盘问道。

    “吾乃青州州牧烈阳,特来江东游览,不想碰见故友孙文台拿了历阳城,特来相访、道贺,还请通报则个……”

    面对守卫士卒的询问,杨锐直言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将门卒惊得张大了嘴巴,周围之人的注意力也大都被集中了过来,其中不少人仔细端详着杨锐,显然是听说过杨锐身份的。

    虽然对杨锐的身份、举动大为意外,不过守卫门卒还是有人迅速将信息传达进了历阳城,过不多久一队高头大马的骑兵士卒已是向着城门处来了。

    /(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