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孙坚势力日渐强大,若是乔玄将关系明确出来,即使江东陆家亲来也是不敢做得过分,更何况只是江东大商的全家了,乔玄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直接将女儿请出来借机挑明了关系。`

    本来杨锐是不会在意拉不拉拢得到乔玄的,只不过乔玄却是无意之中透露出了大乔小乔的婚约,出乎了杨锐的意料。

    如此一来杨锐再想要收服大小二乔就十分困难了,除非是强行阻止二乔的婚约,迫使其接触婚约或者直接用强将大小二乔带走。

    “全兄?全兄……”

    杨锐先是震惊于大小二乔竟然是昨夜所见踩水的姐妹,后来又陷入到了对大小二乔婚约的思考当中,以至于姐妹二人已是歌罢舞罢,杨锐还未觉察,以至于一旁的乔玄屡次提醒道。

    “呃,两位侄女凤歌鸾舞,寻常难以闻见,今夜有幸得阅,不觉已是惊为仙班下凡,不胜入境亦!乔兄养得好女儿啊……”

    经由乔玄轻唤,杨锐这才回过神来,并附和着赞扬了一番大小二乔。

    “多谢全叔夸赞,民女愧不敢当。”

    大小二乔却也十分机灵懂事,听过杨锐的赞誉之词后都是双双一福,谦逊地回礼道,之后便在乔玄的示意之下款款退下了。`

    至此杨锐将乔府大院的情况已是探查了个清楚,剩余的只是想办法如何去达成大小二乔的目的了。

    不过杨锐为了避免对方见疑,也并没有马上就选择离开,而是又与乔玄对饮了大半个时辰。之后才再次托辞过于劳顿离开了。

    已是夜深。出了乔府大院杨锐也不可能再出城而去了。于是再次留在了前夜所待的废弃房舍内。一夜时间杨锐只顾修习腾龙内功心法*灵魂,倒也不曾有何难熬。

    第二日一早杨锐便出了城,很快来到了天空之城内。

    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主意来收服大小乔,杨锐也就没有着急离开皖城,大半日之后天空之城仍旧停留在皖城城外。

    不过一直这般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此时虽然三国文明区域大片地域都处于禁兵或者特殊剧情当中,然而杨锐手头也有着不少的事情要做的,长时间留在此地也不是个办法。

    “夫君……”

    就在杨锐左思右想没有多少收获的时候。 `甘倩却是再次奉茶而来,神情之间充满了顾虑和娇羞,同时还有着一丝疲惫的在眉宇之间。

    此前她与张宁合计之事有些出格了,杨锐并不准备有任何责罚之类,然而甘倩却是辗转反侧一夜难以入眠。

    甘倩是一个有着完整、**性格,又有着一些保守、一些倔强之女子,否则的话也不会有现在的情况出现了。

    而她最近三番两次前来奉茶,甚至有些低声下气以求杨锐,实则已经做出了很多改变。

    至于在茶水之中放置旭阳丹的情况,甘倩也是得知此丹对于杨锐并无任何坏处。同时还有着一些隐秘的好处,又在没有预估到杨锐会外出办事的情况下。才那般作为的。

    甘倩说到一半,却是由于百感交集无法再说下去,杨锐也是看出了这一点,主动接过了茶水饮了起来,以宽松气氛。

    事已至此,杨锐早已有了决定,既然当初御赐大婚已经决定了几女的命运,杨锐自然不会将甘倩与其他人区别开来对待。

    “倩儿不妨为某出出主意,皖城之内有乔玄一家,膝下二女名为大乔、小乔者,皆是可用之才女,某欲使其来投,却是获知二女已是有了婚约在先,正不知如何处置此事。倩儿觉得应当如何是好?”

    杨锐将大小二乔的事情简要说予了甘倩听闻,其实并没有寄多少希望对方能够有什么高见,同样也是为了缓和气氛,拉近一下与甘倩的距离而已。

    听得杨锐主动提起了话题,甘倩果然神情放松了不少,开始思索了起来。

    “夫君,妾身以为身在大争之世,后事难以名状,如大乔、小乔者,或可良缘得尽,却是未知将来命数如何。

    而夫君者,尝安三州之地,服四围诸侯,当可将其取来,为其谋得安稳生计,此乃其幸也!

    然女儿之身如蒲苇,所求者,安稳固然重要,姻缘却也同样重要,夫君可为其寻得笃定磐石结为良缘,以安其心,再有所求当无不从……”

    甘倩不愧是大户人家出身,所言都是在情在理,并且还有着鲜明的判断。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应该说甘倩有眼光,史实当中大乔小乔二人虽然嫁了一表人才的孙策和周瑜,却是并未过上多长时间的好日子。

    大乔嫁给孙策之后,过不多久便经历了丧夫之痛,自此孤寡一生;小乔虽然过了几年安生日子,其夫周瑜雄姿英发、功禄显赫,却也是早早地撒手而去。

    二乔的下场可谓都不是太好,也正是汉末三国这个时期众人生存状况的写照。

    杨锐也是没有想到,甘倩会大胆地如此建议自己,与此时多数人的想法应该都不同,起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类的纲常就不是一般女子所能看透并突破的。

    “倩儿所言在理,不过某如此为之,却是并不一定能够令二乔所参透并接受,毕竟其父所定婚约乃是与江东孙坚,而其未来夫君着实为当今龙凤,即使年轻俊杰之中也几无人能与之比……”

    “可能比得过夫君否?”

    “……”

    将自己的顾虑说出,杨锐本来要就孙策、周瑜说上一说,却是被甘倩出言打断了。

    此时甘倩竟然大胆地将杨锐搬了出来,杨锐望向她时,只见其已是满脸红云密布,想来也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说出此话,而绝非是谄媚之言。

    杨锐稍稍一愣,便即有些羞愧、内疚起来,这才觉着甘倩的态度比之当初已经切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长时间以来真是有些疏忽她了。

    而此时杨锐心中也是豁然开朗,伸手抚了抚甘倩额前的一缕刘海,引着她一同出了议政小室。(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