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个小娃走后。

    顾臻便急忙解释道:“总裁,我们跟踪到了对方的账户,发现少奶奶跟杜少爷失踪前,有人向对方的账户打了三千万,之后又打了两千万。”

    “转账的账户人所在地正是江城,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我们的人已经去查那个人了,初步推断应当是杜家大少爷的阴谋。”

    “同时我们还发现展婷的账户也接二连三进了几笔巨款,而她现在签下的合约,全都是杜家大少爷靠关系帮忙争取的。”

    “就连去年她来杜氏接广告,碰到杜二少爷,也是杜大少爷一手策划。”

    “所以我们虽然没有证据,但已经可以推断出,事情全都是杜家大少爷杜杰驰一手策划,为的便是谋夺杜家所有的财产,少奶奶大概是无意中卷入才被牵连的。”

    目前还没查到杜杰驰买通杀手组织的证据。

    杜杰驰也是个老狐狸,为了这件事,准备了很久。

    所以可以说做的滴水不漏,几乎没留下什么把柄。

    但是通过推断来看,幕后真凶是他,绝对差不了。

    “对了总裁,那个杀手组织最近没什么动静,大概是怕我们查,所以中断了所有的行动,还有”

    说到这,顾臻突然犹豫起来。

    “还有什么?”

    慕云靳皱眉,脸色极冷。

    他还以为这次的事情,不是他的商业对手,就是苏浅的仇人制造的。

    却不想,原来是杜家内部恩怨所致。

    这种豪门恩怨,他见的实在太多。

    一旦跟利益沾染上关系,很多人就会变得疯狂不已,做出许多丧心病狂的事。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杜杰驰买凶杀人,连苏浅也会遭殃。

    “还有,我们查到这个杀手组织做的基本都是杀人的勾当,很少能有活下来的,除非,除非雇主有特殊要求,人才能活下来,但基本都会被折磨的疯掉。”

    顾臻犹豫的说出他们所调查到的情况。

    基本出钱买命的人,都是要对方死的,生还的情况实在太小。

    当然也有例外,那边是雇主特殊要求不买命。

    但既然花了钱,不买命也是要买个生不如死。

    所谓生不如死,当真比死还要难受。

    慕云靳脸色冰寒,一句话也不说。

    顾臻低着头,无奈叹了口气。

    这种情况,总裁如果能理智,那压根不可能。

    但偏偏看上去,总裁还真的挺理智,挺震惊,没有要发火的样子。

    可这种冷静却更让人觉得可怕。

    就像是爆发前的那种冷静,一旦爆发便一发不可收拾。

    “立刻去杜氏,带上暗他们。”

    慕云靳忽然转身向外走去,身上杀意环绕。

    顾臻脸色一变。

    总裁居然连暗都要动用了。

    不会一时冲动,直接生剥了杜杰驰吧。

    “总裁,总裁,杜杰驰昨晚去了外地,现在正在回程的路上,估计要到晚上才会回来,咱们这样去,打草惊蛇就麻烦了。”

    顾臻忽然想起杜杰驰不在江城。

    不过,杜杰驰似乎根本没有想到慕云靳会查到他。

    所以这两天他这个新上任的杜氏总裁,倒是过的优哉游哉。

    刚刚上任便开始到处去谈生意,活的风生水起,压根没料到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总裁,总裁,冷静,冷静,咱们先联系军方吧,这件事让他们去审问更好。”

    顾臻已经快被吓死了。

    他实在担心慕云靳会突然爆发,一刀扎死杜杰驰。

    这少奶奶生死未知。

    总裁再一怒之下杀了人,那岂不是雪上加霜。

    顾臻偷偷的给老爷子打了电话,不然担心自己劝不住慕云靳。

    “总裁,总裁,您先等杜杰驰回来再说,不然他人在路上,跑了怎么办。”

    “而且少奶奶那么善良,吉人自有天相,她是大富大贵的命格,就算遇到这种事也会逢凶化吉,化险为夷的,您千万不要冲动。”

    “对了,还有念念跟酒酒,您总该想想他们啊。”

    顾臻感觉嘴皮子都要磨破了。

    总裁身上那种冷意实在太可怕了。

    感觉如果杜杰驰就在总裁面前,总裁可能真的会一刀砍死对方的。

    “对了总裁,我们现在应该把这个消息通知给苏少爷他们,大家一起过来商量,他们肯定也在到处找少奶奶呢。”

    “而且我们的人还在查那个账户,如果能追踪到杜家大少爷的信息,便可以直接交给军方,有军方出手,很多事情都能查清,总裁您不能冲动啊。”

    顾臻觉得自己就差没直接伸手,抱住自家总裁的大腿拦住他了。

    现在杜杰驰人还在高速呢,您就是去也没用啊。

    总不能去杜氏找杜氏员工算账。

    杜杰驰留下的也只有一些爪牙罢了,都是小角色。

    好在顾臻在分析了许多利弊之后,就差点跪下抱大腿的时候。

    慕少总算清醒过来,立刻给苏夜辰等人打了电话。

    他刚刚其实不是想去审问杜杰驰。

    他是想直接弄死杜杰驰的。

    天晓得,他此刻怒气到底有多么重。

    他恨不得将杜杰驰砍死之后,再将尸体扔到河里去喂鱼。

    他现在还不知道苏浅有没有事。

    如果真的有事,便是将杜杰驰挫骨扬灰都没有用。

    发泄不了他满腔的怒气。

    也挽回不了他最爱的女人。

    还有他两个孩子,他怎么跟孩子交代!

    第一个赶来的人不是苏家人,也不是慕家人,而是温暖。

    温暖并不知道顾臻查到了什么。

    她只是担心两个宝宝闹,想过来看看。

    结果路上堵车来晚了。

    酒酒念念刚刚被送走,她就来了。

    慕云靳转身回到了客厅。

    顾臻看到了温暖的车子,停下脚步等她。

    温暖将车停在别墅外,下了车见是顾臻,本来想要说话,刚刚动了动唇,忽然想到了什么,便立刻闭了嘴。

    温暖刻意绕开顾臻走,感觉像是躲瘟疫一样。

    顾臻:“”

    而且温暖那眼神还特别防备他。

    “温暖。”

    顾臻皱眉喊了一声。

    他专门停下来等她,难道一个招呼都没有吗?温暖没有吭声,低着头挪动着进客厅,好像顾臻是恶魔,必须放轻脚步,不能吵到顾大恶魔一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