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浅浅,一会不论发生什么,都要紧紧跟着我知道吗?”

    杜易恒看了一眼四周,轻声对苏浅说了一句。

    苏浅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问道:“你,你有把握吗?”

    其实前来领人的人不是很多,也就五六个人。

    但是那些人都带着长刀,所以她很担心。

    万一逃跑不成,一刀下来她就挂了。

    她觉得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她的胆子就变得越来越小。

    她的真很怕死,很怕孩子没有妈妈。

    “没有。”

    杜易恒很果断的摇头。

    苏浅欲哭无泪几乎给跪了,“那你有几成把握。”

    “一成也没有!”

    杜二少很是英勇的开口。

    他有个毛线把握。

    但是这是个机会,绝对不能不跑。

    哪怕拼死也要试一下。

    他担心的是,以后他们到了一个封闭的地方更难跑出去。

    所以现在这时候,虽然成功的几率很但是他必须要试一试。

    “浅浅,别怕,一会跟紧我就好,我会保护你的。”

    “想想酒酒跟念念,任何逃跑的机会我们都不能放过,只要我们出去了,你就可以见到他们了,他们一定已经在家里等你很久了。”

    杜易恒开口安慰她。

    他知道孩子是她最大的动力。

    果然听了这话以后,苏浅的恐惧消解了不少,点了点头道:“好,我听你的。”

    为了孩子,她也要拼一拼!

    大概又走了两分钟,走到了一段很难走的路,到处都是灌木丛,而且地上也不平。

    所以走到这一段的时候,很多人摔倒在地。

    男男女女一摔便是一大半人。

    “特么的,干什么呢,磨磨蹭蹭的,让你们磨蹭,我让你们磨蹭!”

    见此,那些人顿时怒了,拿出了鞭子,一鞭又一鞭的抽打在倒下的人身上,嘴里不断的骂道:“起来,赶紧给老子起来听到没有,再不起来打死你们,快起来!”

    这些人下手极狠,每一鞭子都打的很用力气。

    “啊啊啊!”

    惨叫声响彻在整个密林中,听上去非常的恐怖,让人背脊生凉,难受的很。

    趁这个机会,杜易恒解开绳子,弯腰捡起一块石头,朝着旁边狠狠的扔了过去,并且大喊一声,“站住!”

    因为他混在人群中,大家都在哀嚎,那边又有动静。

    所以那些人还以为是有人发现了他们,顿时吓了一跳。

    “你去那边看看,你去那边,快点。”

    为首的人立刻派出两人出去查探情况。

    这么一分散,他们的人就更少了,对于苏浅跟杜易恒逃跑来说,可以说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嘟囔了一句,“跑吧,不然就是死。”

    接着便见两个年龄大一些的男人,忽然站起来,分散而逃。

    他们的腿脚并不是很方便。

    但是因为丛林茂盛,所以便于隐藏,很快便消失不见。

    “追,一个也不能跑,跑出去我们就完了,快!”

    为首的人见此,顿时慌了。

    这些人跑出去,他不仅仅是白花了钱,更有可能的是暴露自己的行踪。

    而且上家他也得罪不起。

    于是,几个人分开去追,最后只剩一个人看守。

    那人手里拿着长刀,很是凶狠,看着剩下的人怒喊道:“你们都给我老实点,不然跑一个,老子杀一个,不怕死的倒是赶紧来试一试!”

    说着,他将刀一下砍在了旁边的树木上。

    本来是想要震慑一下众人。

    不想就是这时候,杜易恒找到了契机。

    他解开脚上的绳子,一跃而上,将那人扑倒在地,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地上一块石头,对着那人便狠狠砸了下去。

    “啊!”

    周围的尖叫声,瞬间响了起来。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跑。”

    苏浅凝眉,对众人呵斥了一声。

    所有人都跑了,对方才更难找,不然跑一两个,危险会很大。

    而且如果能跑出去,也真的算命不错了。

    杜易恒将那人打昏之后,立刻过来给苏浅解绳子,一边解一边道:“不管去哪里,我们先离开这,一定要跟紧我。”

    苏浅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这几日,她一直在积攒力气。

    有什么吃什么,水脏也没有关系,能多喝就多喝。

    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跑出去。

    她是个母亲,也是个妻子,还是个女儿。

    家里有太多的亲人在等着她回去。

    所以她决不能死在这里,无论再苦再难,也要努力逃出去。

    杜易恒刚刚为苏浅解开绳子,两个人正要跑。

    忽然旁边有人喊了一声,“帮我解开绳子好吗,求求你们了。”

    苏浅回去看去,是一个年轻的男孩,也就是她刚刚来的时候,那个盯着她看的男孩,十六七岁的年纪。

    男孩有些渴求的看着他们道:“哥哥姐姐,求求你们了,帮我解一下绳子,我这样根本跑不出去,你们只要帮我解开就好,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求你们了。”

    男孩的苦求,到底是让苏浅心软了。

    她停下脚步,想要过去解绳子。

    “浅浅,你先走,我来。”

    杜易恒急忙伸手拦住她,生怕这是一个圈套。

    “我在这等你。”

    苏浅摇了摇头,不肯先走。

    杜易恒也知道她的脾气,为了不浪费时间,也没有再跟她争执下去。

    他走上前,将那男孩的绳子解开了。

    “谢谢哥哥,谢谢姐姐,谢谢你们,谢谢。”

    男孩感激的道谢。

    杜易恒什么也没说,转头对苏浅伸出了手,“浅浅,把手给我。”

    苏浅伸手,放心的交给他。

    而后,杜易恒随便找了个方向,拉起苏浅便跑。

    虽然吃喝不好,但是最近什么也没做,一直躺着。

    所以还是保存了一些力气的。

    苏浅跟着杜易恒狂奔,脚步飞快,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只要逃离这里,他们怎样都能出去。

    外面一定找他们找疯了。

    只要他们离开这种消息闭塞的地方,出去留下一点痕迹,慕云靳都能找到她。

    而被他们解救的那个男孩,左右看了看,也选了个方向逃跑。

    跑了没几步,又跑了回来。他选的那条路根本是条死路,压根不能离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