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浅轻轻的叹了口气,“我不想直接被咔嚓掉,还想看到我儿子跟女儿。”

    杜易恒:“”

    直接咔嚓了

    都这个时候了,还能说出这种像是玩笑的话。

    他也不能不佩服苏浅了。

    “说什么傻话呢,算命的说我有九条命,你跟着我就可以了。”

    杜二少想拍拍胸脯保证一下,结果因为手绑着什么也做不了。

    苏浅斜了他一眼,说道:“哪个算命的,是个瞎子吧,你都这样了,还九条命,能有两条就不错了。”

    “胡说八道,那分明是个哑巴。”

    “”

    苏浅终究没忍住,被杜易恒逗笑。

    在这么困难的时候,杜易恒还能讲笑话给她,她真的很感动。

    而且这些天,如果不是杜易恒陪在她身边,时刻鼓励她,她只怕真的崩溃了。

    人被挑走的很快,大概到了凌晨两三点,废旧工厂里的人,就只剩下三四十个了。

    苏浅等人来,就闭上眼睛,装出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成功的留到了最后一批。

    杜易恒却是没有闲着,一边装睡,一边偷偷的解绳子。

    这些人都是被解开脚,绑着手出去的。

    到时候只要他解开手上的绳子,便可以带着苏浅离开。

    不管去哪里,先跑了再说。

    哪怕是荒山野岭,只要不落在这帮人手中,他们就有生还的机会。

    剩下的人算是最后一批,不会再分了。

    大概过去十五分钟左右,有人走了进来,嘟嘟囔囔很不满意,嘴里骂着脏话,“特么的,就剩下这么几十个不中用的给我,到了我那边能做什么,说不准干几天就死了,我岂不亏了?”

    “亏什么亏,付那么点钱买人,难道还想买好的不成?”

    “快点,赶紧把人带走,如果实在不想要,那就拿钱滚蛋。”

    负责贩卖苏浅等人的人,比买人的人脾气还要大许多。

    买人的那人一言扫过剩下的人,最后目光落在了苏浅身上。

    虽然是晚上,苏浅低着头,但却还是很敏锐的感觉到了对方打量的目光。

    她有些紧张,深吸一口气,保持不动的动作。

    “一二三四加上她,一共六个女的,那还行。”

    那人点了点头,见有六个女人,还算满意。

    他看了看其他女人,最后走到了苏浅身边,伸手去捏苏浅的下巴。

    杜易恒想要动。

    苏浅凝眉看了他一眼,匆忙中丢给他一个眼神,然后闭上了眼睛。

    那人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抬头,只是看了一眼便松了手,嫌弃道:“太丑了,比另外五个丑,无法下咽,还以为今晚哥几个能分一下呢,真是的,这么丑要来做什么?”

    “丑不要了?”

    “不要也可以,留下来就是了。”

    听到这话,苏浅的脸色顿时变了。

    杜易恒的心也提了起来。

    如果把苏浅单独留下,那才是最危险的。

    更何况,苏浅只是脸上脏,而且没有消肿,所以一眼看上去有点恐怖。

    等过几天,她的脸消肿了,本来面目就会露出来,那才是最可怕的。

    论起美,大概没几个人能比得过苏浅了。

    “谁说不要,我可是付了钱的,一个人五百呢,不能睡,还能干活,至少把我那五百块赚回来。”

    那人骂了一声,到底没有把苏浅扔在这,而后对自己的同伴说道:“行了,就这些了,赶紧准备准备我们走了,要在天亮之前走出去,不能太晚了,免得路上被查。”

    “好来大哥,知道了。”

    于是,那几个人开始蹲下身子,帮苏浅他们解开脚上的绳子。

    苏浅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被丢下来。

    不然她一个人哪里逃的走。

    更何况,她如果是唯一被留下的那个,说不准对方见她没用,真的直接杀了。

    到时候她想见孩子就真的不可能了。

    杜易恒心中也松了口气。

    不然真把苏浅留下来,他也绝对会留下来。

    这次如果真的带不走她,那么他们就一起留下来。

    生与死都在一起,也算是圆了他最后英雄救美的心愿了。

    他们的动作很快,生怕耽搁事情,不到两分钟,所有人的绳子便都解开了。

    “走,快走,都跟上!”

    对方粗鲁的喊叫着。

    “浅浅,一定要跟紧我。”

    杜易恒起身的时候,轻轻的说了一声。

    但是他们都被绑着手,其实根本就走不快。

    有个女人走了没几步,便摔在了地上。

    那个女人走在前面,她这么一摔,便阻碍了所有人的行动。

    为首的人见此二话不说,上前一步,嘶啦一声,撕开了那女人的衣服。

    那女人顿时尖叫一声。

    “不中用的东西,下次再耽搁时间,就把你的衣服全脱了。”

    那人吐了口唾沫骂了一句。

    队伍中的女人,顿时吓傻了,一个个强打精神努力向前走,生怕自己摔倒也会落到这种下场。

    苏浅脸色一变,咬紧牙关跟上去。

    她把贞洁看的比命还重要。

    虽然这已经不是古代,但她不允许自己跟慕云靳的感情被亵渎。

    先前她出过几次事,为了保住清白想要自杀。

    事后慕云靳很认真的跟她谈过几次。

    必要的时候,不要反抗,只要能保住命,清白丢了不要紧,他不在乎。

    没哪个男人愿意看着妻子被别人染指。

    但是对于慕云靳来说,苏浅的命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命都没了,还用去在乎其它的吗?

    虽然如此,但苏浅自己的观念是改变不了的。

    杜易恒走在她身边,尽量护着她。

    在她想要摔倒的时候,身子便靠上去支撑住她。

    他毕竟是个男人,大不了脱光裸奔,他都是不怕的。

    但是他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路很长,没有任何交通工具。

    他们在林子里绕来绕去。

    杜易恒转头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如果这时候逃跑,应该是最好的。

    这里地形复杂,到处是树木,再加上是夜晚,所以不好找人。

    如果这时候可以逃出去,他们隐藏起来的机会很大,天亮了上了车,再想要逃走那就难了。杜易恒慢慢的将绳子解开,因为天黑,他又走在中间,所以没人注意到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