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你真的喜欢三哥,那就赶紧离开他,或者不要名分,只做个小三就好了,你对他没有任何帮助,凭什么不要脸的霸占着他?”

    欧阳聘婷一番话攻击性极强。

    温暖听的心痛不已。

    以她的身份的确帮不到欧阳煜什么。

    他们温家在豪门圈子里,的确不算什么。

    她隐约知道欧阳家给欧阳煜安排的相亲的女子是谁,的确很厉害,可以在商业上给欧阳家很大的帮助。

    而她真的做不了什么。

    想到这,温暖有些底气不足,微微低了头。

    越是跟欧阳煜久了,便了解的越多。

    她知道欧阳煜一直很辛苦,一直在努力奋斗。

    她也想帮他,让他不那么辛苦,可她的能力实在太小太小

    见温暖这样,欧阳聘婷更是得意至极,笑着道:”温暖,我可不是针对你,我只是告诉你事实罢了。”

    “我三哥需要娶一个可以帮助他的妻子,不然他可能要一直”

    “滚。”

    欧阳聘婷的话还没说完。

    欧阳煜再次开口打断她,“欧阳聘婷,回去告诉老头子,我欧阳煜的婚事,谁都干涉不了,以为不给我户口本,我就跟暖暖结不了婚?”

    他冷笑一声,伸手揽住温暖的肩,看着欧阳聘婷道:“就算不能领证,温暖也是我的人,除了她以外,别的女人休想靠近我。”

    “还有公司是我的,与欧阳家没有半点关系,我要怎么发展也与你们无关。”

    “如果你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

    欧阳聘婷凝眉,见欧阳煜是真的动了怒,油盐不进,也不打算再说。00

    她只要回去跟欧阳老爷子如实说就好了。

    “三哥,我听说你最近再找人,谁丢了?”

    欧阳聘婷忽然换了话题。

    温暖的脸色瞬间变了,着急的扯了扯欧阳煜的衣服。

    她可不希望这件事被欧阳聘婷知道。

    虽然欧阳聘婷已经订婚了,但谁知道她会不会趁此机会下手,让事情变得雪上加霜。

    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欧阳聘婷不像是那么容易就放下的人。

    欧阳聘婷敏锐的注意到了温暖的小动作,心中顿时有了计较,继续笑道:“三哥,如果真的要找人,我是可以帮忙的。”

    “不必了,我只是帮朋友的忙罢了,人已经找到了。”

    欧阳煜冷漠的拒绝。

    欧阳聘婷碰了个没趣,也没有继续问,转身离开。

    刚刚走出欧阳煜的公司,便打了个电话,“你去查查最近慕家跟苏家那边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能让温暖那么紧张,又让欧阳煜出手的人,大概也就苏浅了。

    温暖只有跟温漓还有苏浅关系最好。

    温漓已经离开,剩下的也只有苏浅了。

    欧阳聘婷挂了电话,看着手机笑了笑嘟囔道:“我是不喜欢慕云靳了,也不想再继续纠缠,不过我不喜欢的人,过的不好我才开心啊。”

    欧阳聘婷刚刚的话,到底是给温暖造成了打击。

    温暖有些颓废,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欧阳煜道:“阿煜,真是对不起,我都不能帮你什么,明知道你那么辛苦,可是我”

    “说什么傻话,欧阳聘婷的话,你也理会?”

    欧阳煜颇为不耐的看了她一眼,敲了敲她的脑袋道:“我先忙了,你继续刷手机。”

    说完,他便继续忙工作,实在没时间安慰温暖。

    温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叹了口气起身道:“阿煜,你先忙,我去慕家看看念念。”

    “嗯。”

    忙碌的欧阳煜也只是应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温暖拿着包离开。

    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工作的欧阳煜,心中有几分失落的感觉。

    她忽然很想念最初热恋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们真的是如胶似漆,恨不得天天腻歪在一起。

    可是现在似乎有点变味了。

    难道真是热恋期已经过了,没什么新鲜感了,还是她真的太吵了。

    温暖忽然陷入了苦闷中。

    不知为什么,明明彼此是相爱的,却让她越来越累。

    她几乎每天都在思考,思考自己哪句话哪种行为会让欧阳煜不开心,她都要尽量避免。

    这份爱,维持的越来越小心翼翼。

    她感觉自己已经魔怔了。

    苏浅跟杜易恒被关了好几天,一直没有找到逃跑的机会。

    终于,不知道过去多久。

    就在苏浅已经陷入绝望的时候,他们的境况开始发生变化。

    先是有人进来挑人,一批又一批。

    一整天下来,原本几百人被挑的只剩下不足一百人。

    苏浅不知道那些人被带去了哪里。

    她倒是看清楚了挑人的那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嘴里说着她听不懂的方言,然后挑挑拣拣,将很多人挑走。

    被挑走的大多是年轻男人,还有一些年轻姑娘。

    剩下的基本都是年龄大一些的,或者太过呆板的。

    这些人跟别人比起来,实在太差,自然就成了落下的。

    而苏浅跟杜易恒没有被挑走,大概是因为太靠角落的缘故。

    杜易恒脸上的伤又很严重,看上去奄奄一息的,实在没什么利用价值,也就留到了最后。

    “浅浅,你尽量靠着我,低着头,闭着眼睛,不要去看那些人,若是容易被挑走,风险便越大,我们尽量做最后一批离开的人。”

    杜易恒仔细观察了一下,有些庆幸苏浅当初摔的那两跤。

    正因为摔跤把自己弄成了凄惨的模样,才没有那么快被挑走。

    被抓来的有不少漂亮的女人。

    而越是漂亮的被挑走的越快。

    杜易恒甚至看到了来挑人的那些人,在看到漂亮女人的时候,面上露出的猥琐的神情。

    所以他实在不敢想象苏浅落到那些人手里会有什么下场。

    而最后被挑走的人,肯定是去条件不怎么样的地方,来挑人的人实力也不怎么样,看管没那么严格最容易逃脱。

    因此他们一定要伪装的很弱,只有这样才会成为最后一批。苏浅也观察到了这一点,但她还是有点担心,看着杜易恒低声问道:“你说我们如果是最后一批的话,他们会不会觉得我们太弱,然后直接将我们咔嚓了,那怎么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