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云靳虽然一直发疯的在找苏浅,不过因为两个孩子,他的情绪稳定了许多。

    他毕竟是一个父亲,他需要肩负起做父亲的责任。

    在苏浅没有回来之前,照顾好两个孩子。

    不然他怕苏浅回来会怪他。

    他怎能让妻子再伤心一次呢。

    倒是温暖情绪不好,整天眼睛红红的。

    这几日跟欧阳煜在一起也是如此,整日无精打采,还到处搜寻新闻。

    “阿煜,阿煜,你看这个要饭的怎么那么像浅浅,浅浅是不是被他们拐去做乞丐了。”

    欧阳煜正在忙工作。

    身边的女友猛地叫了起来。

    欧阳煜:“”

    温暖最近看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新闻。

    什么少女被拐做乞丐,生活凄惨,断手断脚。

    什么年轻母亲被卖入大山,成为老光棍的媳妇。

    什么少女误入黑煤窑等等一些新闻。

    因此温暖就特别担心,苏浅也被拐卖了。

    刚刚刷到一个新闻,拍摄了一名女乞丐乞讨的场景。

    但是没有正脸,只有背影。

    温暖的要死,扯着欧阳煜的袖子道:“阿煜,快看,快看,快看啊,是不是浅浅啊。”

    她现在也是病急乱投医。

    实在找不到苏浅,便开始在上到处刷新闻,企图能得到一点消息。

    欧阳煜接过手机看了一眼,背影的确有些像。

    但是凭着一个背影根本看不出什么。

    “我对苏浅不熟,你仔细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征不对。”

    欧阳煜将手机还给温暖继续工作。

    他对苏浅实在不熟。

    但是这几日,他也确实在帮忙。

    只是不希望温暖伤心罢了。

    对自己唯一喜欢的女孩,他还是很用心的。

    “哦。”温暖放大图片,仔细观察着,看了很久,才拍了拍胸口道:“不是,不是,不是浅浅,是我认错了,吓死我了,老天保佑,保佑我们家浅浅平平安安回来,念念跟酒酒这些日子都瘦了好几斤了,心疼死我了

    。”

    “阿煜,以后等我们有了孩子,我们一定要好好的陪着他们,不能让小宝宝伤心。”

    提起酒酒跟念念,温暖又开始心疼的唠叨。

    因为苏浅的失踪,温暖心情不好,所以最近就特别喜欢啰嗦。

    本来啰嗦就是女人的天性,情绪不好的时候,这一点表现的更明显。

    但是这几日欧阳煜也实在忙,又因为帮她寻找苏浅,所以落下了很多工作。

    现在温暖在这啰啰嗦嗦,他难免有些心烦,皱眉道:“你能不能安静一点,不要那么吵,我今天还有很多事没有忙完。”

    欧阳煜的语气有些重,温暖吓的脸色一变,抬头看了他一眼。

    欧阳煜脸上满是疲惫。

    作为欧阳家并不看好的孩子。

    他想要稳住地位,必须付出比别人多十倍的努力,他的压力的确很大,所以也会有暴躁的时候。

    温暖意识到自己打扰了他的工作,便起身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坐着,距离他远一些,低声道:“对不起阿煜,我不是有意要吵你的。”

    她是因为好姐妹的丢失,实在担心,所以最近有点魔怔。

    欧阳煜在看一个很重要的方案,所以对她的道歉也没有理会。

    温暖便彻底没声了,坐在那安静的很。

    尴尬之际,外面忽然想起欧阳煜助理的声音。

    “大小姐,您真的不能进去,我们少爷有事在忙。”

    “大小姐,您不能”

    “让开。”

    随后,欧阳聘婷的声音传来,霸道的很。

    欧阳煜立刻变了脸色。

    他的助理到底是阻拦不住欧阳聘婷这个刁蛮的大小姐的。

    欧阳聘婷闯了进来。

    温暖站了起来,皱眉看着她道:“欧阳小姐,阿煜在忙工作,他并没允许你闯进来,你怎么可以这么无理?”

    见此,欧阳聘婷不屑的笑了一声,“怪不得我三哥这几日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呢,原来是你这个狐狸精在呢。”

    “你说谁狐狸精啊!”

    温暖听到这话,顿时怒了。

    欧阳聘婷挑了挑眉,“除了你还有谁。”

    “滚出去。”

    欧阳煜起身,将温暖拉到了一旁护着,皱眉道:“欧阳聘婷,你给我住嘴,谁准许你欺负我的女人的!”

    “三哥,爷爷的意思你应该知道吧,我发的短信,你应该也看到了吧,爷爷让你回去相亲,对方的条件可比这个狐狸精好多了。”

    “而且这次相亲,对我们欧阳家来说是一件大事,你为什么几天都不回一个电话!”

    就因为欧阳煜一直没回电话。

    欧阳聘婷才直接杀到这的。

    而且她也隐约听到了欧阳煜找人的消息。

    至于在找谁,欧阳煜做的很保密,她很好奇。

    到底是谁值得欧阳煜这么保密,因此正好过来探探风。

    “我不想回电话,就这么简单。”

    欧阳煜面色冷漠,压根不想理会欧阳聘婷。

    他早就有脱离欧阳家的打算。

    如今这种念头更甚,他不想被欧阳家牵着鼻子走。

    更何况,他喜欢的是温暖,对别的女人半点兴趣都没有。

    “这件事爷爷已经定下了,就算你不去也没用,你跟温暖是没有办法结婚的。”

    欧阳聘婷颐指气使的看着两人,语气很不客气。

    “为什么没有办法结婚,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们想什么时候结婚,便什么时候结婚,我跟阿煜就算现在去领证,你们也干涉不了我们!”

    温暖抓住欧阳煜的衣服,气的浑身颤抖。

    他们凭什么要将她从欧阳煜的世界里剔除。

    她跟她喜欢的男人在一起有错吗?

    欧阳家的人对阿煜已经很残忍了,凭什么又要来剥夺他的感情。

    “呵。”

    闻此,欧阳聘婷不屑的笑了一声,面带讥讽,“只要我爷爷不想你们结婚,你们肯定没办法结婚,而且三哥的户口本还在家呢,没有户口本你们怎么结婚。”

    “三哥是可以走后门,但是我们也可以阻止三哥走后门不是吗?”“温暖,你自己什么条件难道你心中就没数吗,温家的确不算贫穷,但是温家在豪门圈子里能排第几,对我们欧阳家有帮助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