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杜易恒跟苏浅吃完东西之后,又重新被锁了起来。

    看样子一天也只有这一顿饭而已。

    而那些绑架他们的人,除了进来送了一顿饭以外,并没有其他动静。

    苏浅这次倒是看清楚了。

    那些人全都戴着头套,穿着统一的黑色衣服。

    还有人随身带着枪。

    所以贸然逃跑,实在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被爆头。

    她看不到这些人的面容,也打听不到任何消息,更不敢去闹。

    昨天有人闹了一次,结果直接被活活打死,丢了出去。

    可见这些人是没有任何人性的。

    人命在他们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

    那些人进来拿走了水桶碗,还有其它东西。

    之后工厂内便陷入一片寂静,很多人疲惫的睡着了。

    来到这,除了吃就是水。

    苏浅跟杜易恒两人找了个墙角靠着。

    这样做也是不想成为最显眼的目标。

    因为他们实在不知道,接下来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苏浅压根睡不着。

    她已经睡了很长很长的一觉。

    在这种地方,做的最多的事,也许就是睡觉了吧。

    她看到有不少年轻女孩子深陷在这,还有很多年龄小的,一直偷偷的哭。

    她无法开口去安慰她们。

    因为她连自己都保不住了,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去管别人呢。

    苏浅靠在墙角,又开始想念两个宝宝。

    她已经过糊涂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抓了几天。

    “浅浅,不睡一会吗?”

    杜易恒的声音忽然想起,温和的让人舒服。

    在这样残酷的环境下,还能有朋友在一起,也算是一种难得的安慰了。

    苏浅摇了摇头,“睡不着,我现在只想回家,我想念念跟酒酒,也不知道云靳能不能哄得好他们。”

    “不要担心,慕云靳跟你一样很爱孩子,他是孩子的父亲,他一定会照顾好两个孩子的。”

    “浅浅,越是这个时候,你就要越是相信他。”

    杜易恒淡淡一笑,开口安慰她,给她勇气跟力量。

    这个时候的杜易恒,虽然浑身是伤,身处困境,狼狈至极,但是他的语气很平和,完全没有任何悲伤的意思。

    他是真的看开了。

    苏浅点了点头,“嗯,我知道,我相信他,我相信云靳是个好父亲,能照顾好我们的孩子,可我还是很想他们。”

    “浅浅,不要怕,相信慕云靳,也相信我,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离开这个地方的。”

    杜易恒语气里满是坚定。

    哪怕再难,他也要送她出去。

    他不能让孩子那么小就没了母亲。

    而且他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哥没有对自己下死手,难道不应该斩草除根吗?

    苏浅转头看了他一眼,看他脸上的伤,肿的有点厉害,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杜易恒奇怪的看着她,“为什么要笑,我脸上沾了东西?”

    “没有。”

    苏浅无奈摇头,“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挺狼狈的,便是有熟人大概也认不出我们。”

    杜易恒脸颊肿的厉害。

    其实她也好不到哪里去,来的时候一路摔,也是摔的鼻青脸肿,而且脸上还有很多泥土。

    刚刚喝水的时候,她看了一眼,自己此刻的样子,丑的不忍直视。

    这大概是她最丑的时候,也是杜易恒最丑的时候。

    杜易恒看了看她的脸,这才发现她真的弄的灰头土脸的。

    不过并没有觉得丑,大概爱到一定程度,便已经忘记了对方的容貌,只记得她是怎样的人了吧。

    那些外在什么的,根本就已经忽略不计了。

    爱到骨子里,爱的只是这个人罢了,无论外貌怎么改变,都不会觉得怎样。

    “浅浅,其实我觉得挺欣慰的。”

    杜易恒忽然轻笑一声,欣慰道:“时至今日,我们还能共患难,在这说说心里话,我觉得对我的人生,对我对你的这段感情也算是一种交代了吧。”

    “出事之前,我依然执着我们的感情,说着要放弃,却总是不甘心,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后悔,当年去相亲的人,明明是我,但凡我对你好一点,也就不会是那种情况了。”

    要怪只能怪他当年太混蛋,渣的要死。

    所以现在想起来,当真后悔,也没什么怨言,谁让自己渣呢。

    “那个时候,我跟云靳其实已经在一起了,所以就算我们相亲也没用的。”

    说到这个,苏浅的脸颊蓦然一红。

    当年她可是很英勇的,甩了两毛五嫖了大总裁。

    气的大总裁一度想掐死她,掐来掐去却发现爱上了。

    人生有时候就这么狗血。

    但也算是一种缘分。

    若没有当年的走错房,哪有今日两个可爱的小宝贝呢。

    所以这个世上,终究会有个对的人,一直在等你,只是或早或晚才会出现罢了。

    “杜易恒。”

    苏浅沉默片刻,再次开口,“我想,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一定还没有出现,但是并不代表没有,说不准走着走着就遇到了呢。”

    她可不希望杜易恒单身一辈子。

    孤单一辈子的魔咒,实在太痛苦了。

    “我知道。”

    杜易恒笑了笑,“我现在已经看开了,经历过这么多,忽然发现还是安心活着比较好,能看到你跟慕云靳这么幸福,我也安心了。”

    “到时候我结婚,一定要带我干儿子跟我干女儿去,即便我以后有了孩子,他们两个也都是我的宝贝。”

    “这么多年,虽然我们没有在一起,但是这两个孩子带给了我很多安慰,所以浅浅你不要觉得愧疚什么,这几年我有过痛苦,但也有过很多幸福,这辈子已经值了。”

    他是真的喜欢念念跟酒酒两个小家伙。

    即便他跟苏浅不在一起,他也将那两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

    苏浅跟杜易恒说了很多。

    两人一晚上都没睡,也睡不着。

    他们回忆了很多过去发生的事,还有在美国的那四年。

    杜易恒的心结彻底打开,将最爱的人,很好的放在心底,选择祝福,不再执着。

    若是他能平安出去。他想到处走走,也许有一天真的能遇到他命中注定的那个姑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