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首的人,听到手底下几个兄弟这么说,顿时犹豫的很。

    杀错人这种事对于他们来说也没什么。

    他们杀的人多了去了。

    但是对于上面来说,这可是大忌讳。

    虽然他们是杀手组织。

    但是他们很重视信誉,不然的话任务完不成,生意还怎么做。

    所以错杀人的这一小组的老大,思来想去好久最终还是决定隐瞒不报。

    反正他们送出去的人多的是,能活着出去的几乎没有。

    即便有活着的,最后也都被折磨成了傻子,压根不记得什么。

    所以他们并不是很担心杜易恒跟苏浅回出去暴露些什么。

    就这样,苏浅跟杜易恒因为对方弄错人,从而侥幸留下一命。

    按照杜杰驰的意思,他们两个当晚就应该被杀掉的。

    但是现在他们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苏浅在废旧工厂里,实在撑不住,最终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有人送了饭菜进来,说是饭菜,就是干瘪的馒头。

    所有的人手都被解开,但是脚还被绑着,很多人拴在一起。

    想要跑出去,压根就是天方夜谭。

    外面全都是打手。

    里面人又多,很多人已经被抓来了好几天,几天的折磨,让他们变得呆呆的,傻傻的,已经放弃了反抗。

    在这种环境中,根本是没有办法逃跑的。

    馒头刚刚扔进来,所有人便跟疯了似的抢。

    苏浅还不习惯这种状态,没反应过来,面前的馒头已经没了。

    好在杜易恒担心她饿肚子,以最快的速度抢了几个馒头,放在胸口牢牢的护着。

    在生存方面,男人还是要比女人强那么一些。

    其余人也都死死的抱着馒头,生怕被抢。

    有的人没有抢到,只能颓废的靠在墙角。

    这里没什么公平可言,不想饿死,就只能去抢。

    苏浅神色漠然的看着这一幕。

    其实,这种残忍,她并不陌生。

    她自幼在孤儿院长大,这种残忍的事,已经经历过太多。

    只是这几年,她回到苏家,一直过的很好。

    以前那种噩梦,早就忘记了。

    却不想,有一天她在孤儿院所经历的那些,居然会再次上演。

    她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脑海中全是多年前的场景。

    那些痛苦,她早就尘封起来了。

    现在想起来,心情难免有些烦躁。

    “浅浅。”

    杜易恒将干瘪的馒头,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递给她,“虽然不好吃,但也要吃下去不是吗?”

    他们需要靠这个来维持生命。

    苏浅睁开眼睛,转头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轻轻的点了点头。

    没有水就这么吃,那感觉实在不好。

    但是她没有办法,就算再难吃,她也得吃下去。

    她要活着,必须努力活着。

    只有努力活下去,她才能见到孩子。

    她放不下慕云靳,也放不下酒酒跟念念。

    不一会,又有人送了一桶水进来,所有人脚上的锁链也在刚刚被打开了。

    门刚刚打开,杜易恒便不顾身上的伤扑了过去,冲在所有人前面,抢到了一大碗水回来。

    苏浅抬头看了一眼,杜易恒满身灰尘,不顾形象的扑过去,犹如饿狼扑食一般。

    此刻的杜易恒,哪里还是以前那个风度翩翩的杜家二少爷。

    没有任何形象可言,也没有什么绅士风度。

    但是看看其他人,模样更是凶狠。

    最后为了抢水,很多人打了起来,打的头破血流。

    在生存面前,大概已经没有什么善良可言了吧。

    杜易恒率先抢到了一大碗水。

    对于两个人来说是有点少,但是至少有的喝。

    “来,浅浅,先喝口水。”

    杜易恒将那碗水递了过来。

    一向注重形象的杜二少,此刻却早就将形象什么的抛一边去了。

    对他来说,他现在最大的任务便是保护好苏浅。

    所以,哪怕再不要脸面,只要能够抢到吃的,他也会去做。

    他所做的这一切,不过都是为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罢了。

    他神色温和的看着她,眼中依然掩饰不住那种浓烈的爱意。

    他承认他是真的放手了。

    但是他也承认时至今日他还是很爱他。

    他不想压抑这种感情,但也不会再用这种感情给她造成困惑。

    喜欢便默默的喜欢,祝福她安好也就够了。

    现在慕云靳不在,就让他做一个短暂的护花使者吧。

    “你先喝。”

    苏浅看着他眼中的温情,忽然有些心酸。

    一个人的心,终究只能放得下一个人。

    她跟杜易恒这辈子注定有缘无分。

    她只希望杜易恒可以平安出去,找个不错的姑娘,白头偕老,岁月静好,安然过一生。

    “你先喝,剩下一半给我,快点喝。”

    杜易恒执意将那碗水给她。

    而后看了一眼周围虎视眈眈的人,低声道:“浅浅,在这种环境下,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保全自己,酒酒跟念念还在家里等你,这个时候绝不是推脱的时候,这碗水你不喝,还有很多人想要抢。”

    在这种关键时刻,杜二少充分表现出了他的睿智。

    他虽然是豪门出身,但他是杜老爷子一手培养起来的。

    看上去纨绔不羁,其实他身上的爆发力是很强的。

    这次之所以中招,完全是因为他被感情的事情冲昏了头脑,失去了判断力。

    不然之前那么多年,杜杰驰一直都没有找到办法扳倒他。

    这次完全是借着他被情所困才能让他陷入圈套。

    闻此,苏浅也没再犹豫,端起碗喝了半碗水。

    那水一看就不怎么干净。

    可为了活命,就算不干净又能怎样,依然喝的下去。

    “你赶紧喝。”

    苏浅将剩下的半碗水给了杜易恒。

    杜易恒也没再推脱,两人一人喝了一半。

    他是想把水都留给苏浅。

    但一来苏浅不会接受,二来他们这样推来推去只会便宜了别人。

    更何况,他也要照顾好自己,他还要想办法带苏浅出去。

    只要他们两个还活着,他就有信心带两人出去。

    喝了半碗水,又吃了一个多馒头,虽然难吃的很,但是到底感觉舒服了些。

    苏浅也不是很想吐了。之前吐完全是因为没吃什么,一直在车上颠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