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哟,这老不死的居然还知道告状。”

    见此,孙婼云不屑的一笑,看着杜杰驰道:“我让爷爷让出股份,他听了之后,就气成这样了,我好心给他熬的毒鸡汤,他都不喝呢,昨天不是喝的好好的吗?”

    听到毒鸡汤三个字,老爷子的脸色更是变得难看无比。

    原来,原来他们早就打定主意对他下手了。

    看到老爷子气的一直拍打床板,杜杰驰倒是高兴的很。

    他搬了一张凳子来,坐在床前,好整以暇的看着老爷子道:“爷爷,您现在一定很气吧。”

    老爷子沉默的看着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实在不明白,大孙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杜杰驰也不管老爷子如何,继续开口说了下去,“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也就没必要再瞒着您了,反正您是个将死之人,我就让您死个明白吧。”

    “那我先告诉您二弟的事吧,其实二弟他并不是自己离开的,他是被人带走的。”

    “我向杀手组织付了一大笔钱买他的命,那杀手组织很出名,就是国际上最出名的那一个,想必您也知道。”

    “所以只要他们出手,二弟肯定是没命了,不止二弟,正好还搭上苏家小姐一条命,我本来也没有想针对她,谁让她去的那么巧,偏偏就撞上了呢。”

    “这样看来其实也不错,至少有人跟您孙子作伴,而且那个人还是您孙子最喜欢的,所以到了黄泉路,他或许应该感谢我也说不定呢。”

    说到这,杜杰驰忽然笑了起来。

    隐忍了这么多年,终于除去了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他怎能不高兴,他高兴的几乎要发狂了。

    而且他马上就能拿到杜氏的管理权,成为最成功的那一刻。

    隐忍多年,这一刻全部爆发。

    老爷子听到小孙子出事,气的浑身颤抖,险些从床上滚下来。

    这个已经年逾古稀的老人,在这一刻满是狼狈,再不复昔日辉煌。

    “爷爷,您别激动,就算您激动也没用,杜易恒已经死了,我已经收到了那边的消息,任务圆满完成,您孙子的头被割下来扔到了江中,尸体被粉碎,所以就算是警方追查也是没用的。”

    “不然您因为苏浅失踪,慕家苏家不查吗,他们一直在查,可什么都差不多,都已经成碎末了,又怎么去查呢。”

    “不过,您马上就要跟您最偏爱的孙子去团聚了,所以也不要太伤心了是不是?”

    “哈哈哈。”

    杜杰驰再次仰天大笑,快意的很。

    他言语清晰仔细的描述着,那一幕幕血腥的场景。

    老爷子听了,心完全在滴血。

    原来是他误会孙子了。

    他以为孙子为了一个女人,抛弃了家人,抛弃了他的期望离开。

    所以他一气之下,变成了这样。

    现在才知道,不是小孙子的错,而是他们杜家当年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这么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带回杜家。

    他们分明是带了一匹狼回来。

    杜杰驰是杜父在外面惹下的祸根。

    但是杜母的条件相对来说比较好。

    所以杜父抛弃了杜杰驰的母亲。

    杜杰驰只能说是私生子,杜易恒才是杜家的嫡孙。

    老爷子的确不怎么喜欢杜杰驰。

    家族事业是也要交给杜易恒的。

    只是因为后来出现苏浅的事情,杜易恒主动放弃管理公司去了美国。

    之后,又因为苏浅的各种事,老爷子才生气的想要将杜易恒赶出家门。

    但他也只是说说而已。

    他是最疼爱杜易恒这个孙子的,怎么可能真的将孙子赶走。

    他不是不喜欢苏浅。

    他只是不希望孙子孤独终身罢了。

    这一点杜杰驰实在看的透彻,所以才下次狠手的。

    “爷爷,我知道不管二弟做些什么,哪怕他真的不娶展婷,孤独终老,您也会将公司给他,没办法谁让您偏向他呢。”

    说到这,杜杰驰不屑的笑了一声,“爷爷,同样都是孙子,您这样实在让人心寒,如果不是您对二弟这么偏爱,大概我还不会做的这么绝,所以二弟落到今天粉身碎骨的下场,您才是罪魁祸首。”

    闻此,孙婼云也站了起来,抱着胳膊,不屑的看着老爷子道:“我们家杰驰的能力可不差,而且还是长孙,您却非要偏向杜易恒,所以您跟杜易恒都该死,难道不是吗?”

    听着两人恶毒的话,看着两人恶毒的笑。

    杜老爷子心中一片冰冷。

    虽然他偏向杜易恒,可也没有亏待杜杰驰。

    他只是不喜欢杜杰驰的母亲。

    那个女人用尽手段勾引他儿子,生下孩子也只是想要进杜家的门。

    那样卑鄙的女人,能生出这么好的孩子。

    所以他对杜杰驰一直是有偏见的,可该给的也给了,并未少什么。

    不想杜杰驰狼子野心,竟然直接对杜易恒下杀手。

    杜老爷子悔不当初,都是自己的固执害了孙子。

    其实现在想想,小孙子并没做错什么,他只是很用心的去喜欢一个人罢了。

    看到杜老爷子痛苦的样子,杜杰驰跟孙婼云皆是开心不已。

    尤其是杜杰驰,感觉自己憋闷在胸中这么多年的气,总算纾解了不少。

    “对了,爷爷还要告诉您一件事,其实展婷是我安排的,展婷不过是一个十八线小明星,家里人又不肯帮她,而她自己名利心又很重,所以我便找了她去给二弟下套。”

    “不过给了她一笔钱,再帮她接了几部好戏而已,所以您中意的孙媳妇,其实只是个为利益奔走的女人罢了。”

    “二弟之所以能签那些文件,身体越来越差,也都是因为我给了展婷药,展婷将药下在了二弟的吃食中,他才会如此。”

    “爷爷,如果你没有逼迫二弟跟展婷在一起,二弟死的也就不会那么快了,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您造成的,是您造成的,哈哈哈!”

    杜杰驰残忍的指出了所有的事实。

    杜老爷子悔不当初,被这事实刺激的浑身抽搐,狼狈的从床上滚了下来。

    “哟,这是怎么了,怎么还从床上滚下来了。”孙婼云向后退了几步,神色恶毒的看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