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爸妈,爷爷。”

    慕云靳叹了口气,站在众人面前没有坐下。

    他的嗓音也很沙哑,这几天都没有吃东西。

    “先坐下吧。”

    苏邵诚先开了口,指了指沙发道:“人是丢了,但你也不能这样折磨自己,你若是出了事,还怎么去找浅浅。”

    这个时候,苏邵诚比蓝芷还是理智一点的。

    这种情况,谁都不能倒下,必须养足力气去找人。

    不然他们一个个倒下了,还怎么去找人。

    慕云靳点了点头,在一旁坐了下来。

    慕老爷子开口问道:“确定跟那个杀手组织有关系吗,我已经联系了军方,他们已经派了人开始查此事。”

    毕竟这种案子牵扯很多,军方出手,相对来说更容易一些。

    但是像是这种团伙作案,而且是逍遥在外多年的团伙,确实很难抓到。

    所以他们现在担心是的苏浅的安慰。

    对方如果只是抓人,势必会提出什么条件。

    但是他们根本没有一点消息,也就是说极有可能他们抓了人,只是为了杀人。

    因此大家猜这么着急,就怕苏浅已经遭遇不测。

    蓝芷现在的精神完全是强撑。

    如果不是有家人一直在,她大概早就倒下了。

    她对女儿的愧疚实在太多,所以女儿现在出事,她真的很崩溃。

    慕云靳点了点头,“爷爷,这件事很麻烦,我们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查到什么。”

    “但是我觉得应该从杜家入手,浅浅跟杜易恒是一起失踪的。”

    他的人虽然也去查过杜家。

    但是最近的重心一直放在查找那杀手组织上。

    所以对杜家盯的并不是很紧。

    “没错。”

    这个说法,慕老爷子也赞成,“浅浅当时是去看杜易恒,所以极有可能是杜易恒出事波及到了她。”

    虽然事情因杜易恒而起。

    苏浅是因为去看杜易恒才出事。

    但是众人倒是完全没有责怪杜易恒的意思。

    他们也知道杜易恒的付出,不止是对苏浅的付出,还有对两个孩子的付出。

    在这场感情的角逐中,不能说谁对谁错,只能说当初已经注定好的是无法改变的。

    而此时,杜家那边也不是很太平。

    展婷假惺惺的哭了几日,然后便收拾东西离开了江城。

    原来那部戏她已经辞演了,赔了一大笔钱。

    现在她已经去了别的城市进组拍戏,女一号。

    而且这个戏很出名,未播先热,合作的也都是大咖。

    一旦播出,势必会引起很大的反响。

    展婷走红的几率至少在百分之九十。

    杜老爷子中风,人是醒了,但是却只能坐在轮椅上不能说话。

    杜母到处找人打探儿子的下落。

    可是她的能力有限,所以并没查到什么。

    慕家那边寻找苏浅是绝对保密的。

    不然担心被对手知道了会做些什么。

    所以杜母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其实不是自己离开,而是被人绑架。

    杜父因为儿子擅自离开,将老爷子气成中风,已经扬言要跟儿子断绝关系。

    杜杰驰撑起了公司。

    孙婼云倒是很孝顺,天天在家照顾长辈,还亲自下厨。

    所以杜父原本不是很喜欢大儿子大儿媳。

    现在却是完全变了样子。

    杜老爷子还没出院。

    孙婼云在医院照顾老爷子。

    外面是杜家的保镖。

    孙婼云端了做好的鸡汤来,亲手喂给老爷子吃。

    老爷子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下床也是靠轮椅。

    曾经在江城赫赫有名的人物,却变成了这样,实在让人唏嘘。

    “大少爷。”

    门外,忽然传来保镖的声音。

    杜杰驰从公司忙完之后,便开车赶了过来。

    孙婼云喂了老爷子一勺鸡汤,笑着开口,“爷爷,您看现在杰驰他一直在打理公司,爸已经不管事了,二弟也已经自动放弃了财产继承权,所以您手里的股份是不是也可以给杰驰了。”

    “这样以后您老人家就真的可以颐养天年了。”

    只要老爷子手中的股份给了杜杰驰。

    那么杜氏的掌舵人就真的换了。

    杜老爷子只是中风瘫痪无法说话。

    但是他脑子不是不清楚。

    这几日他躺在床上,渐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先是病房外的保镖换了人。

    原本是他的保镖跟着,但是现在全部换成了杜杰驰的人。

    而且每次医生有什么事,都是孙婼云跟医生交流。

    杜父本来想要去医生那询问一下老爷子的情况,也都被孙婼云以各种理由阻拦下来。

    最后老爷子的事情,便成了孙婼云一手包办的。

    甚至有人来看杜老爷子,也都被孙婼云以老爷子身体不适,不适合见人为由,全部都挡了回去。

    如今听孙婼云说这么一番话,脸色顿时变了。

    孙婼云却依然面带微笑,又舀了一勺鸡汤给老爷子。

    这次老爷子却是拒绝再喝。

    孙婼云皱了皱眉,不悦的瞪了老爷子一眼道:“爷爷,这汤可是我亲自下厨熬的,熬了两个多小时呢,您怎么这么不近人情。”

    “您还是快喝吧,不然身体怎么好的了。”

    孙婼云站起来,强行将汤往老爷子嘴里塞。

    老爷子咬紧牙关不肯喝汤。

    汤全部都洒在了病床上。

    见此,孙婼云顿时恼了,将汤丢在桌上怒道:“都成这个样子了,还不听话,能让你吃东西就不错了,不然就是活活饿死你,也绝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这一刻,孙婼云彻底露出了她那丑恶的嘴脸。

    杜老爷子气的不轻,伸出手指了指孙婼云,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狠狠的瞪着孙婼云,几乎气到心脏病发。

    原来,原来这个所谓的孝顺的孙媳妇,竟然如此心如蛇蝎。

    “怎么了,发什么火呢?”

    杜杰驰跟外面的保镖交代了一声,便推门走了进来,笑看着妻子道。

    他最近心情实在好。

    杜氏已经掌握在手中大半。

    现在只要将老爷子手中的股份拿到手。

    那么他就是杜家的当家人了,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承受其他人的白眼了。

    所以他怎能不高兴。杜老爷子见杜杰驰进来,愤怒的拍打着床板,又指了指孙婼云,意思不言而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