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云靳他不是神,他真的应付不了这么多的苦难。

    他感觉自己快要倒下了。

    他找不到他心爱的女子,找不到自己最爱的人。

    他疯了,崩溃了,想要杀人了。

    这几天,他不接任何电话。

    所有的消息都是顾臻传达的。

    他一心寻找苏浅。

    他现在就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浑身上下满是杀气。

    如果他现在手里有把枪,他大概是真的要杀人了。

    那种失去挚爱的感觉,若不是亲身体会过,是不明白那种感觉有多么痛的。

    顾臻着急的开车赶来。

    慕云靳还在找苏浅。

    “总裁,总裁。”

    顾臻喊他,他也没反应。

    “总裁,您回去看看吧,刚刚老太爷打来电话,说念念这几天哭的嗓子已经坏了,一直在吐血。”

    “所有人都哄不好,如果您再不回去,不但少奶奶找不到,就连念念也会出事的。”

    顾臻虽然是个局外人,可他听到念念出事的消息,也快急死了。

    那么可爱的小人。

    平常一直乖巧的叫他叔叔,谁能不心疼呢。

    正在疯狂寻找苏浅,听不进去任何话的慕云靳,在听到顾臻这话的时候,骤然停住了脚步。

    这几天他一直拒绝接收除了苏浅以外的消息,甚至连两个孩子都没有去管。

    苏浅真的是他致命的软肋。

    因为苏浅的事,他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什么沉稳内敛,什么精明睿智,全都没有了。

    更何况,这次他们碰到的问题是在棘手的很。

    一旦跟那些杀手组织扯上关系,人就很难平安。

    那些所谓的雇主出钱,一般都是在买命的,所以他才会如此失控。

    “总裁,念念跟酒酒可是您跟少奶奶最牵挂的,少奶奶现在不在,您必须照顾好他们。”

    “相信听到他们的呼唤,少奶奶肯定可以平安回来。”

    “如果您还执意找少奶奶,不肯回去,他们一定会出事的。”

    顾臻忽然感觉,孩子真的是人的软肋。

    若是他以后做了父亲,孩子有事只怕也会崩溃。

    闻此,慕云靳脸色微微一变,二话不说,开了车子,直接赶回了家。

    他赶回去的时候。

    酒酒还赤着脚,坐在台阶上,始终保持不变的姿势。

    虽然外面很黑很黑。

    但他就那样看着,仿佛就坐在这等,他就可以等到妈妈似的。

    慕云靳的车停在了院子里。

    他一眼便看到酒酒小人儿在那等。

    很多人劝过,说过,但是酒酒什么都听不到。

    一向坚强懂事的酒酒,在妈妈失踪三天之后,终于也变得不坚强起来。

    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四岁多的孩子。

    看到儿子这样,慕云靳当真心碎了。

    他没能照顾好妻子,以至于妻子身陷险境,生死未卜。

    他也没有照顾好孩子。

    将他们丢在家中不闻不问。

    他顿时感觉自己的人生很失败。

    无论是丈夫的角色,还是父亲的角色,他都没有扮演好。

    “酒酒。”

    他走过来,抱起儿子。

    酒酒挣扎了下。

    “酒酒,为什么坐在这?”

    他心疼的摸了摸儿子的头。

    女儿的哭声还时不时从屋子里传出来。

    “我在等妈妈。”

    酒酒难得开了口。

    他抬头看向慕云靳,小人儿虽然没有哭,可眼中却全都是悲伤,“爸爸,为什么妈妈还没有回来了,妈妈是不回来了吗?”

    “我想在这等妈妈,一直等到妈妈回来。”

    听到儿子稚嫩的话语,慕云靳心头一酸。

    “酒酒,妈妈一定会回来的,但是你要答应爸爸,在妈妈回来之前,照顾好你自己跟妹妹。”

    “你这样会生病的,妈妈最爱你跟妹妹了,如果妈妈知道你为了等她生病,妈妈会伤心的。”

    慕云靳实在找不到别的话来安慰酒酒。

    其实,大家说的都是差不多的意思。

    除了这样说以外,也确实没有别的话可以安慰了。

    酒酒已经听不进去这些话了。

    这些话说多了,似乎就没了意义。

    闻此,酒酒忽然撇了撇嘴哭了。

    这几日,他都没有哭。

    只是见到慕云靳之后,便忍不住哭了。

    “你们骗人,你们都骗人,妈妈一直都没有回来。”

    “你们总说妈妈会回来的,可是没有,我们找不到妈妈,妈妈她不见了,她不回来了。”

    这个坚强的小家伙,只有在父亲面前露出了胆怯。

    酒酒哭的很伤心。

    慕云靳抱着酒酒进了屋。

    屋内,念念断断续续的在哭。

    之所以说是断断续续,那是因为念念的嗓子疼的厉害,几乎已经哭不出来了。

    慕云靳伸手接过了念念,一手抱一个。

    “爸爸。”

    念念看到爸爸,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她扑进慕云靳怀里,依然止不住的哭,不断的抽泣。

    “爸爸,为什么妈妈不见了,念念好想妈妈,爸爸你快点带妈妈回来好不好,我要妈妈抱抱亲亲,还要妈妈给我讲故事。”

    “念念会很乖很乖的,只要妈妈能回来。”

    一句话,瞬间让人泪奔。

    才这么点的孩子,能知道什么呢。

    却因为妈妈的离开,可以说出如此懂事的话,简直让人心酸。

    温暖跟展汐也在一旁哭。

    所有人的眼眶都是红的。

    慕云靳没有跟众人说什么,抱着两个孩子上了楼,关了卧室的门。

    这个时间,是属于他们父子三人的时间。

    见此,叶澜轻轻的叹了口气道:“这个杀手组织,到底是受谁的指使,为什么非要抓咱们家浅浅,孩子怎么可以失去母亲呢。”

    她真的已经恨死那些人了。

    相比之下,蓝芷更是难以承受。

    她坐在沙发上,神情呆滞,眼泪止不住的流,“浅浅好不容易才回到我们,她以前吃了那么多苦,为什么老天还是不放过她,我的女儿到底做错了什么,非要经历这些苦难。”

    见此,苏邵诚也不知怎么安慰,只能伸手拍了拍妻子的肩。

    叱咤风云了大半辈子的苏总裁,面对女儿的丢失,也是心痛的很,而且很无助,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那种感觉实在让人难受。楼上,慕云靳抱着两个孩子坐在床上,轻轻叹息一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