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要那些人肯稍稍侧侧身,她就能很快靠过去。

    可这些人麻木呆滞,似乎没有听懂她的话。

    也有人压根不理会。

    在这种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大概是没有人愿意让出一小步的。

    “浅浅,你别过来,我没事。”

    杜易恒刚刚因为剧烈的撞击昏了过去,所以一直没有回应苏浅。

    现在刚刚醒过来,还没有什么力气。

    看到苏浅一点一点艰难的向他靠来,只因为担心他的安慰。

    杜易恒心中一片温暖。

    时至今日,她还能这样想着他,担心他,对于他来说,真的已经特别安慰了。

    苏浅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她虽然难受,但是目光里却满是坚定,身上散发出一股清冷之气。

    她忽然变得勇敢起来,不再惧怕这些人。

    她一点点的挪动过去。

    有人还故意挡住她,她一个冷漠的眼神丢过去,气场十足。

    那人便再也不敢挡她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可笑。

    你的哀求,他们视而不见。

    你的凶狠,他们却害怕的很。

    人总是喜欢欺负善良的人。

    所以,善良也许有的时候,真是一种累赘。

    苏浅总算挪动了杜易恒身边。

    杜易恒浑身是伤,西装上还有斑斑血迹,脸颊红肿。

    看上去实在狼狈。

    苏浅虽然精神不好,又摔了很多次。

    但是她的情况却比杜易恒好多了。

    “杜易恒,你怎样了,还能起来吗?”

    看到浑身是伤的杜易恒,苏浅的心真的提到了嗓子眼。

    这种环境,如此艰难,受了伤根本没办法治疗。

    而且他们现在要做的应该是保存体力,找机会逃走。

    若是不逃走,只怕这一辈子都毁掉了。

    她不知道这么多人被关在这是要怎样。

    是被送去做苦工,还是被卖掉,又或者是被那些变态杀掉。

    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看不到的地方,正上演着一幕幕黑暗。

    而如今很不幸的,她也进入了这黑暗的圈子里。

    她虽然没有说什么。

    但是她眼中的恐慌却骗不过杜易恒。

    杜易恒知道她害怕。

    他其实是不怕的,若是死在这里也没什么,左右就是一条命罢了。

    他不怕死,那是因为他没牵挂,不担心什么,无欲则刚。

    而苏浅不一样,苏浅就算放得下慕云靳,她也放不下孩子。

    慕云靳尚且可以照顾自己。

    但是两个孩子呢?

    孩子还那么他们若是没了妈妈该怎么办?

    杜易恒心疼的很,却不能表现出任何沮丧。

    他休息了一会,挣扎着坐了起来。

    他的手脚也被绑着,浑身上下还都是伤,所以每挪动一下,也是撕心裂肺的疼。

    他坐在苏浅身边,紧紧的靠着她,看着她惨白的小脸笑道:“没事,我哪有那么容易死,这么多年,也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了。”

    “你不要慌,车到山前必有路,以前你经历过那么多事情,最后也都化险为夷了,这次也一样。”

    “孩子们还在家里等你,他们是最纯洁的小天使,老天绝不会对他们那么残忍的。”

    说起孩子,苏浅的眼眶顿时红了。

    她的情绪有些难以自控,低着头轻声道:“念念喜欢哭,我不陪着她睡,她便会害怕,如果我真的出事,她怎么办,她还那么小。”

    相对来说,酒酒她还放心一点。

    酒酒一直都是个懂事坚强的孩子。

    但是念念不行,念念小人真的会崩溃的。

    她爱孩子爱到骨子里,现在满脑子都是孩子,都是念念哭的画面。

    她是真的快崩溃了。

    她不怕磨难,不怕挫折,她怕的是孩子受到伤害。

    还有慕云靳

    虽然他已经是做父亲的人了。

    可她却是他致命的软肋。

    如果她不在了,她实在无法想象慕云靳会怎样。

    他们彼此深爱,那种感情刻入骨髓,他们谁都不能承受失去彼此的打击。

    就像是几年前,慕云靳为了寻找她出事一样。

    那个时候,她真的疯了,傻了。

    “浅浅,不要担心,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杜易恒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开口。

    这的确是一个废旧工厂。

    旁边也有窗子,月光便是透过窗子传进来的。

    大门锁着,估计外面会有人看着。

    而且目测这里面至少有几百号人。

    所以想要逃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担心的是,这些看似都是被抓来的人,谁知道有没有抓他们来的人故意隐藏在里面,就是为了监视他们。

    再加上他跟苏浅现在身体都不太好。

    所以,目前找到逃跑的机会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苏浅其实也明白,他所说的都是在安慰她罢了。

    就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能逃的出去。

    苏浅无奈一笑,摇了摇头,有些颓废道:“或许这就是命吧,希望云靳可以照顾好两个孩子,哪怕再难也要他们平平安安长大。”

    看到周围的环境,她真的已经绝望了。

    她感觉自己逃不出去,最终会死在这里。

    她再也见不到孩子了。

    想起孩子,满是心酸。

    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这几年,我一直忙于工作,忙着让浅滩变得更好,忙着证明自己,忙着让自己的品牌走向国际,忙着实现自己的理想目标。”

    “所以,很多的时候,我都把孩子丢在家里,没有好好陪他们。”

    “可是现在我想再抱一抱他们,却都是奢望。”

    她真的后悔当初没有好好陪孩子。

    若是知道这么快跟孩子离别。

    她就不该工作的。

    她就应该在家陪孩子,至少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能够稍微长一些。

    她的语气里满是颓废之意。

    她已经对可以逃出去不抱希望了。

    “浅浅。”

    看到她这个样子,杜易恒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苏浅是个聪明人。

    如此困境,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人难得糊涂,有时候清醒也是一种悲哀。

    苏浅跟杜易恒在经历了三天的昏迷之后。

    不知道被一群什么人,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废弃工厂内关着。而慕云靳那边还没有查到他们的消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