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来,快点!”

    苏浅还没有看清楚什么,便被人粗鲁的一把扯下了车厢。

    那些人压根就没有客气的意思。

    将苏浅扯下来之后,几乎就是扔的,直接丢在了地上。

    砰地一声,苏浅的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地上很多石子,硌得的她难受。

    她本来就想吐,结果这下更想吐了。

    “你们不要伤害她,有什么冲我来!”

    杜易恒也没回过神来,没看清什么。

    但听到那动静,便知道苏浅肯定受了伤。

    只是他这话刚说完,也被人扯了下来,扔在了地上。

    而且摔的比苏浅还要严重。

    摔的他头昏眼花,险些昏过去。

    苏浅躺在地上动都不想动。

    她已经饿的没什么胃口了,而且还想要吐。

    嗓子也干的难受,头也痛,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两人还没好好看清楚这是被带到了哪里,只隐约看到了前面的人蒙着黑色的头套,感觉很恐怖的样子。

    接着就有人拿出一块布条,蒙住了两人的眼睛。

    苏浅被人拽了起来,踉跄的向前走。

    她在车厢里窝了太久,脚步不听使唤。

    走了没几步便狠狠的跌在了地上。

    她本来穿的便是裙子,非常不方便,这么一摔,顿觉膝盖痛的要死。

    “起来!”

    有人怒吼一声,一脚踹在她腰部,疼的她难受不已。

    “特么的快给老子起来,不要装死,不然弄死你!”

    那人很凶。

    杜易恒也被蒙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

    但他通过声音也能判断的出发生了什么。

    “放开她,你们不要碰她!”

    杜易恒恼怒的很,愤怒的挣扎着。

    结果这一挣扎,换来的只是一阵毒打。

    那些人将他踹在地上,而后便毫不留情的对着他身上各处踢打起来。

    杜易恒的情况也不好。

    先前身体都没有恢复,这会被几人围着殴打,更是情况惨烈。

    苏浅听到那些人一下又一下的去踹杜易恒,顿时急道:“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我们会好好跟你们走的,别打了。”

    他们现在就是待宰的羔羊,除了老实的听话,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听到那些声音,苏浅担忧的很。

    杜易恒的身体已经虚弱成那个样子了,若是再这样被毒打下去,真的会没命的。

    她急的要死。

    任凭她怎么说都没用。

    杜易恒为了不让她担心,即便被打的浑身是伤,也没有开口喊叫一声。

    好在那些人也没有要两人命的打算,踢打了一会,便将杜易恒拽了起来。

    苏浅忙道:“杜易恒,我没事,你不要再说话了。”

    她生怕他再乱说话,又会招来一顿毒打。

    两人继续被拽着往前走。

    苏浅一次次的跌倒,摔的头昏眼花。

    走到半路的时候,她实在没忍住,吐的厉害。

    就这样跌跌撞撞,他们走了很久很久,摔的满身是伤,最后总算到了地方。

    苏浅被蒙着眼睛,根本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在什么地方。

    但是道路崎岖,蜿蜿蜒蜒的,他们至少拐了十几个弯。

    到了地方之后,有人将她推在了地上,解开了她跟杜易恒的眼罩。

    砰地一声,她听到铁皮大门被关上的声音。

    她根本没有来得及看清楚绑她的人有什么特征。

    刚刚睁开眼睛有些难受。

    她听到周围有很多声音,抽泣声,叹气声,还有讥笑声。

    过了好久,她的眼睛才能看东西。

    她似乎处在一个废弃的工厂内,里面很黑。

    但是透过照进来的月光,她还是能模模糊糊看到里面的情况的。

    不看不知道,一看实在吓的要死。

    整个工厂里,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而且这里面味道很难闻,恶臭味不时传入鼻翼,难受的让她胃里再次翻滚起来。

    很多人都在看她,眼神复杂。

    苏浅感觉自己好像进了黑工厂。

    那些穿着都很破,跟她身上的穿着完全不一样。

    距离她最近的是一个只有十六七岁的男孩子。

    男孩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有好奇也有惊恐。

    男孩子身上很脏,衣服破破烂烂的,目光一直没有从苏浅身上移开。

    苏浅有些慌乱。

    她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

    这几年遇到的危险,已经让她变得很成熟勇敢。

    可现在的环境,却让她莫名的恐惧。

    所有人都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甚至有的人目光很凶狠。

    明明都是关在一起的人,她不明白那种凶狠是怎么来的。

    她不敢说话,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她在寻找杜易恒。

    只是这里面实在太黑暗了,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近处人的表情。

    她压根没有搜寻到杜易恒的影子。

    “杜易恒。”

    她有些担心,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声音很轻很轻。

    然而,没有人应。

    明明他们是一起被关进来的,可是人到底去哪里了?

    “杜易恒?”

    苏浅忍不住又开口喊了一声。

    但还是没有听到杜易恒的回应。

    她瞬间慌了,尽量的挪动身子,到处找人。

    她担心的是杜易恒受了重伤,没办法动弹。

    这种时候,是不会有人给他们治疗的。

    所以一旦受了重伤,真的只能等死了。

    就在她着急的找杜易恒的时候。

    有些人已经低声嘟囔了,声音很杂,她听不到那些人在嘟囔什么。

    总之,这里的气氛非常奇怪,奇怪的可怕。

    过去好久,杜易恒总算有了回声。

    很轻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浅浅,我没事,你,你不要担心。”

    杜易恒的声音比之前更虚弱了,断断续续的。

    苏浅唬了一跳,急忙循声望去。

    才发现杜易恒被丢在了角落里。

    有些人是坐着的,而杜易恒是躺着的,所以如果不是杜易恒突然出声。

    她实在很难认出杜易恒。

    “杜易恒。”

    她看不清楚杜易恒的情况,因为手脚被绑着,只能一点点的挪动。

    人很多人,没人愿意动,所以她的前行非常困难。

    “让一下,拜托你们让一下好吗,我朋友受伤了。”苏浅无奈,只能开口恳求那些挡住她的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