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之前我身体不好,一天不如一天,我以为是自己的原因,后来查出是食物中毒,现在想来应该是展婷做的。”

    “那段时间虽然我并未碰过她做的饭菜,但是她端的水,我是喝过的,还有她每周都跟我一起回家吃饭,虽然不下厨,但是想要动手实在容易的很。”

    杜易恒一直以为是自己太过颓废,每日熬夜工作,心情不好还酗酒,导致自己身体越来越差。

    那个时候,慕云靳跟苏浅求婚。

    两人在所有人的见证下,甜蜜的在一起。

    那一幕幕对他来说的确很刺激。

    所以他颓废,他发疯,他甚至觉得活下去没什么意义。

    因此便一直放纵自己,任由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

    却不想其实一切都是展婷搞的鬼。

    “你之前一直没看出来吗?”

    苏浅皱眉,叹了口气。

    杜易恒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

    他病了那么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居然一直没有发现展婷的阴谋。

    “我”

    杜易恒瞬间哑然。

    其实他是能感觉的出来的。

    只是那段日子,他真的太过颓废。

    所以即便发现不对,也没有去认真想。

    杜二少当时正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无法自拔。

    就算有再好的判断力,也在当时没有了。

    “展婷为什么会这样做?”

    苏浅实在想不明白,展婷的目的何在。

    况且展婷还是展汐的妹妹。

    她真不知该怎么去评价这件事。

    闻此,杜易恒沉默了片刻。

    思索了一下前后事情,最后总算理清了所有的思绪。

    “她背后的人应该是我大哥,她只是一颗棋子,觊觎我手中股份的只有我大哥一个人。”

    展婷拿了那些文件让杜易恒签署。

    最后的得益人是杜杰驰。

    杜杰驰本来就有股份,虽然不是很多。

    但是现在加上杜易恒手中的股份,他只要再想办法从其他股东手里拿到一些股份。

    那么整个杜氏就真的是他的了。

    目前权力还在杜老爷子手中,不在杜父手中。

    偏偏杜老爷子中风偏瘫,所以最后掌握大权的很可能是杜杰驰。

    前后的事情联想起来,杜易恒便都明白了。

    他依稀记得,当时展婷能接公司的广告,似乎也是因为杜杰驰。

    因为平常展婷当时的身价,是不可能接到杜氏的广告的。

    这样看来,这些事其实是杜杰驰之前就计划好了,设了一个圈套让他跳了下去。

    包括他跟展婷订婚定婚期的事,肯定也有两人的推波助澜。

    “浅浅,你不该去看我的,他们一定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此事,便在匆忙中将你也绑了过来,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你若出事酒酒跟念念怎么办?”

    杜易恒现在满心的后悔。

    当时就不该住院。

    而且因为前阵子他很颓废,不喜欢见任何人,所以并未带保镖,连助理都很少见。

    正因为如此,才让对方钻了空子。

    听了杜易恒这话,苏浅立刻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她本来是打算过两个小时给杜易恒送饭的。

    是因为接到了杜易恒的短信,才急匆匆赶过去。

    苏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也是被人设计了,我接到了你的短信,看到了那新闻,担心你出事,所以才赶过去的。”

    “是展婷?”

    杜易恒不确定的开口,气的牙痒痒。

    除了展婷谁能动他的手机。

    可他又有些疑惑,展婷摆明了是一直算计他,并不是喜欢他,对苏浅也就不存在嫉妒一说,所以为何刻意将苏浅牵扯进来。

    而且这样一来,加上慕家的力量,他大哥的阴谋很快就会被拆穿。

    所以肯定不是他大哥所为,也只有展婷一人有嫌疑了,又或者展婷幕后还有人。

    “大概是因为我之前揭穿过她的虚伪吧。”

    苏浅颓废的摇了摇头,车厢封闭有点闷,她一直想吐。

    但她更担心的是两个孩子。

    “也不知道我们被抓多久了,我答应念念回去陪她的,她看不到我肯定又会哭。”

    苏浅疲惫的靠在车厢上,心中满是担忧。

    她最担心的是孩子。

    就怕两个孩子哭闹。

    酒酒还好,念念实在太喜欢粘着她了。

    “浅浅,抱歉。”

    杜易恒有千言万语要说,但都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最后也只有一句抱歉。

    如果不是因为担心他,苏浅也就不会上当。

    正因为担心,苏浅才失了理智,考虑都没考虑便直奔医院,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

    苏浅摇了摇头,“没什么抱歉的,我们之间不说这个,之前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不也义无反顾吗?”

    “我相信云靳他肯定能找到我们,他不会允许我离开他身边太久的。”

    他曾经将她丢了四年懊悔不已。

    现在一定不会再将她丢了。

    哪怕她不小心走丢了,他也会在最快的时间将她找回来。

    然而,她却不知道,这次遇到的对手实在太厉害。

    她跟杜易恒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闻此,杜易恒沉默片刻,忽然点了点头道:“浅浅,你能嫁给慕云靳挺好的,他这人很强很优秀,重要的是他能一心一意的对你。”

    身处于豪门圈子中,他很明白豪门公子哥的通病。

    多少人能做到慕云靳这样,不偷腥不找小三不找刺激。

    所以他是嫉妒慕云靳,但也佩服。

    而且这一刻,他唯一的愿望是希望苏浅回到慕云靳跟孩子身边。

    经历过这些,他是真的看开了,他选择祝福,只希望不要太晚。

    若有什么灾难,就让自己来承受。

    “嗯。”

    提起慕云靳,苏浅的心安定不少,笑了笑道:“我们出去之后,你也一定要找个你喜欢,也喜欢你的姑娘,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天使。”

    苏浅一直相信,每个人都会遇到对的人。

    所以即便错过很多时间也不要担心。

    因为那个人一定在来的路上,时间对了,地点对了,你们也能对。

    “好。”

    这次杜易恒没有犹豫,答应的很痛快,“只要我们能出去,我一定去努力找。”

    不知过去多久,车子总算停了下来。

    车厢被打开,月光照了进来。黯淡的月光,并不是很刺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