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之后酒酒便拉着妹妹的手,两人一起进了幼儿园。

    看着小孙子这般懂事,叶澜顿时一阵心酸。

    孩子还这么那些绑匪到底是怎么忍心去劫持一个母亲的。

    失去母亲的孩子,实在太可怜。

    最可怜的不止是两个孩子,还有几乎崩溃的慕云靳。

    查了一天一夜,总算查到了一点消息。

    他的人查到一个顶级的杀手组织,最近有一些异象。

    但并没有查到苏浅的下落。

    只是查到这批杀手组织,派了内部极为厉害的人,长老级的人物进入了江城。

    所以慕云靳怀疑苏浅的失踪跟这些人有联系。

    除了这样的组织,他也实在想不出还能有谁,有这么厉害的本事瞒天过海,瞒得过苏家蓝家慕家,还有其他的人。

    这个组织可以说相当恐怖,谈之色变。

    他们的后台很强硬,背景很深,警方多次查找,也是一无所获。

    所以即便对慕家,只要他们想下手,肯定是敢下手的。

    杜老爷子的情况不好。

    除了杜母以外,没人担心杜易恒。

    因此杜易恒的失踪,并未引起任何波澜。

    他就好像完全被放弃的那一个。

    没人去考虑他留给老爷子的那封信是真是假。

    没人考虑杜易恒放弃所有的财产继承权是真是假。

    他跟苏浅一起失踪。

    虽然情况都不好。

    但苏浅至少有人关心,有人着急,慕云靳更像是疯了一样到处找她。

    而杜易恒孤孤单单一个人,凄凉无比。

    现在查到这批人的动向,慕云靳心中更是焦躁不安。

    这些人只要接了任务,便绝对不会放弃。

    他们可以随时随地杀人,不考虑后果,不讲究公平法律,只讲究任务以及杀人的快感。

    所以苏浅是生是死,他并不知道。

    若是勒索,对方不会不给他们一点消息。

    所以现在最有可能的便是后者。

    慕云靳立刻调出了自己手下培养出来的精英情报人员,还有顶级黑客,看看能不能进入对方的电脑,查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又或者看看能不能攻克对方的账户,若是查到最近的交易信息,便能查到出任务的雇主,顺藤摸瓜看看有没有人出钱买他们劫持苏浅。

    目前所有人都已经出手,就看能不能追踪得到。

    既然能成为顶级杀手组织,对方肯定不是好惹的。

    账户信息也不容易追踪的到。

    如果能轻易追踪的到,对方早就被警察给一窝端了。

    转眼,已经过去三日。

    苏浅没有任何消息。

    慕云靳也没有回家。

    两个孩子一连三日都没有见到爸爸妈妈。

    念念每天都要闹一番,一直给两人打电话又打不通。

    叶澜打电话给顾臻,让慕云靳回家一趟,或者回个电话。

    当妈的已经丢了,孩子都快崩溃了。

    他这个当爹的总不能再丢了,不回来安慰安慰孩子。

    叶澜的意思,顾臻已经传达了。

    但是慕云靳没有回来,也没有打电话。

    他现在的心思完全放在苏浅身上,连孩子都不管了。

    对于他来说,失去了心爱的人,完全等于挖心。

    即便坚强如他,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无法承受。

    他不怕对方的威胁,怕的是对方不威胁,直接杀人。

    那样他们夫妻二人就真的阴阳相隔了。

    苏浅醒来的时候,不知白天黑夜。

    只知道自己似乎在车厢里,被绑了手脚,但是嘴巴没有贴胶带。

    车子有些晃,车厢里很黑,但这不证明外面也很黑。

    她压根不知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只记得当时突然被人打晕,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之后她便一直沉睡到现在。

    中间她迷迷糊糊有醒来,只是还没睁开眼睛,便觉得手臂一痛,再次失去了知觉。

    她想自己应该是被注射了什么药。

    她动了动身子,想要开口喊人。

    但是动了动唇,还是没开口。

    她很清楚现在自己的处境,被人绑架,关在车厢里。

    对方又没有封住她的嘴巴,就不担心她会突然醒来喊人。

    所以喊人其实是没什么用处的。

    苏浅靠在车厢上,挪动了一下,感觉浑身都没什么力气,难受的很,而且喉咙很干很痛,像是火烧一样。

    大概是许久没有喝水的缘故。

    她心中有些慌,完全不知道自己处于何处。

    就在这时,她忽然碰到了什么东西。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那种感觉实在恐怖,她忍不住尖叫一声,吓的魂飞魄散。

    “浅浅。”

    忽然熟悉的声音传来。

    这声音有些沙哑,而且声音很低。

    但是苏浅依然能听得出是谁。

    “杜易恒!”

    她急忙转头循着声音的来源方向看去。

    可惜的是,这里面实在太黑了。

    她真的什么都看不到。

    “浅浅,别怕,我在这。”

    杜易恒比苏浅醒来的早一些。

    他也看不到什么,手脚也是被绑着的。

    但是他跟苏浅不一样。

    苏浅没感受到他的存在。

    他却清晰的感受到了她的存在。

    “杜易恒,我们是被谁抓到这来的,到底怎么回事?”

    苏浅现在还一头雾水。

    不过杜易恒在这,她还安心一点。

    至少遇到事情,还可以有人商量一下。

    “是展婷的阴谋,她给我下了药,让我签署了那些股份转让的文件。”

    杜易恒的声音很平淡。

    被抓的时候,他已经明白自己是被谁算计了。

    但他似乎并没什么情绪波动。

    大概是自始至终从未爱过展婷。

    所以对那女人的背叛也没什么感觉。

    “展婷?”

    苏浅脸色一变,几乎不敢相信这个答案。

    她知道展婷心眼多,但也没想到展婷能害杜易恒。

    她以为展婷针对她,是因为杜易恒喜欢她,所以一直跟她耍心眼,想要害她。

    却不想现在展婷用计让杜易恒主动净身出户。

    若她喜欢杜易恒,要嫁给杜易恒,这样不就等于自己也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了吗?

    “嗯,是她。”

    杜易恒的声音不但很低,而且听上去很虚弱,中气不足,很难受的样子。苏浅有些担心,眉心微拧,“杜易恒,展婷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目的是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