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酒酒的眼角还是一直流泪。

    他的性格的确偏像他父亲一些,成熟内敛要强。

    所以遇到这种事,酒酒表现了惊人的意志力。

    他努力的听话,努力的不嚎啕大哭,忍住自己的情绪。

    在妈妈回来之前照顾好妹妹。

    看到孩子这么懂事,叶澜真的觉得心如刀割。

    这么小的孩子,不该承受这些。

    慕云靳从白天找到晚上。

    从晚上找到早上。

    一天一夜,毫无音信。

    任何消息都没有。

    没有苏浅的消息。

    没有杜易恒的消息。

    杜家老爷子中风瘫痪,话都说不出来。

    杜家人全部的心思都在杜老爷子身上,对杜易恒也是不管不问。

    温暖也在帮忙找人。

    “找到没有,顾臻找到没有?”

    找了许久,一无所获,温暖正想找人问问情况便碰到了顾臻。

    温暖踩着恨天高,在路上狂奔,一下奔到顾臻面前,跑的太快,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温暖这大大咧咧的性格,这样动不动就摔跟头的事情,倒是经常做。

    顾臻习惯性的去扶她。

    自从二人认识,他都不知道扶了温暖多少次了。

    “找到没有,你快说啊。”

    温暖急的瞪了顾臻一眼,嘟囔道:“你怎么跟个女人似的,每次问你话,都婆婆妈妈半天才回答,快急死我了。”

    不知为何,最近她见到顾臻,跟顾臻说几句话,顾臻总是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回答她的话。

    简直慢的跟蜗牛似的,一点也不果断。

    被比作女人的顾大助理,顿觉没什么面子,立刻回答道:“没有,我们总裁已经找疯了,现在传言是杜少爷带走了少奶奶。”

    “不可能的。”

    温暖摇头,“如果杜易恒想带走浅浅,估计早就做了,他有很多机会的。”

    “况且浅浅也不傻,不会轻易被他暗算,这件事肯定有什么猫腻,不然怎么之前一点预兆没有。”

    苏浅失踪的事情,已经渐渐被人知晓。

    毕竟这么大规模的找人,不可能一点消息不透露。

    所以,很多人都猜测是杜易恒带走了苏浅。

    毕竟杜易恒对苏浅一直念念不忘,再加上杜老爷子的逼婚,让他的情绪彻底爆发,将人带走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苏浅身边的人都不相信这个推断。

    他们压根不相信杜易恒有那么渣。

    杜易恒是喜欢苏浅。

    但他喜欢的坦坦荡荡,绝对不会做那种无耻的事。

    “总裁也不会相信的,所以一直派人在查,只是现在一点线索没有,而且过去一天一夜了,实在让人担心。”

    时间过的越久,苏浅的生命危险就越大。

    更可怕的是毫无音讯。

    这就代表着,苏浅可能遭遇了很极端的事情。

    “是啊,一天一夜了,浅浅一点消息也没有,我姐也离开这么久了,除了上次发了信息报平安,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真是急死人了。”

    “对了,你说浅浅会不会根本没被带出江城,她可能被人打晕藏在江城,等风头过了再被带出去。”

    温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苏浅或许只是被藏了起来。

    所以才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两人正在分析着苏浅的下落。

    一阵冷风吹来,温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见此,顾臻二话不说,立刻拽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温暖身上,皱眉道:“你穿的实在太少了,这么冷的天很容易感冒的,而且你们女孩子本身就很怕冷。”

    “下次出门一定要多穿一些,不要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穿厚一些依然好看。”

    温暖被顾臻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一愣一愣的。

    关键是他随便给她披衣服也就罢了。

    居然还唠唠叨叨的教导她。

    这都什么年代了,这男人怎么跟中年大叔似的。

    温暖正要说些什么。

    忽然一阵急刹车声响起。

    一辆跑车停在了两人面前,距离顾臻很近,差一点就撞上。

    可见对方是故意的。

    顾臻脸色一变,这是怎么开车的?

    温暖看了一眼那辆白色的跑车,瞬间呆住。

    接着,欧阳煜便从车上下来了,一把将她拽到了身边,拽的她有些踉跄,险些摔倒。

    “阿煜,你,你怎么在这?”

    温暖傻乎乎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欧阳煜。

    完全没反应过来,自己此刻处于一种什么情况。

    欧阳煜伸手将她身上的衣服拽下来扔给了顾臻。

    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温暖身上。

    温暖脸色一白,这才发现自己又犯错了。

    她颇为无奈的看了顾臻一眼。

    为什么动作那么快呢。

    再说了,她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顾臻这样做,实在不妥。

    顾臻也没有料到欧阳煜会突然出现。

    就好像欧阳煜一直跟踪温暖似的。

    只是他也不想温暖为难便道:“欧阳少爷,你千万不要误会,我跟温暖小姐只是普通的朋友,刚刚只是举手之劳,毕竟我是个男人。”

    这话听上去也没什么错。

    但是欧阳煜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见此,温暖急道:“别说了,顾臻你别说了。”

    “阿煜,我们走吧。”

    越说越乱,再说下去,估计两人就要吵架了。

    温暖一直很看重这段感情,也尽力的去维系,实在不想因为一点小事吵架。

    欧阳煜冷着一张脸上了车,什么都没说,

    温暖坐在副驾驶上,低着头,攥着衣角,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

    每次犯错,她都惊恐的像个孩子。

    “安全带。”

    欧阳煜冷着脸提醒。

    “哦。”

    温暖手忙脚乱的将安全带系好。

    欧阳煜一脚踩在油门上,以最快的速度飙车离开。

    顾臻站在后面,皱眉看着。

    开这么快,不知道很危险吗?

    尤其是温暖还坐在副驾驶上。

    这个男人简直一点分寸没有!

    顾臻气的想打人。

    但是气过之后,忽然发现自己很可笑。

    自己为什么要生气?

    自己凭什么要生气,有什么资格生气?

    他们是情侣,自己只是一个陌路人,旁观者,压根就没资格参与他们两个人的生活。当务之急,他还是赶紧想办法去打听少奶奶的下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