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从小到大,苏浅跟陶小陶一直都很好。

    陶小陶为她打过架。

    她为陶小陶差点丢了命。

    两个女孩看似柔弱却有着过命的交情。

    本以为可以做一辈子姐妹的,却不想最后反目成仇。

    到底是什么时候,那段友情就开始变质了呢?

    苏浅愣了一会,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看到陶小陶抓住人便开始脱销,像极了当年的她。

    那时候,为了养活奶奶跟弟弟。

    她也是什么工作都做,一天能做三份兼职。

    而陶小陶现在大概也是如此。

    陆莫寒没什么正经工作,靠着摆摊为生。

    陆家跟陶家都不支持两人在一起。

    陶小陶还有个到处需要花钱的孩子。

    孩子的尿布奶粉,还有生病所需要的费用,都是一大笔钱。

    身为人母的陶小陶,为了孩子也只能拼命。

    且不说她以前做过什么。

    但是比起母爱,没有谁比谁付出的少。

    每个母亲都是最伟大的。

    “妈妈,你在看什么?”

    念念拉着苏浅的手晃了晃问道。

    苏浅回过神来,笑看着女儿道:“没有,我们上车吧。”

    慕云靳提前订好了餐厅,一家四口正好在外面吃。

    上了车,念念还不忘嘟囔着,“别忘了给飞子还有兔子打包一份,不然它们会不开心的。”

    念念小公主永远都惦记着自己的两只爱宠。

    慕云靳给顾臻打了电话,让他找几个人过来,把陶小陶手中的化妆品都买了。

    顺便去调查一下这几日陆莫寒在哪里摆摊。

    他专门拿出一笔钱来接济陶小陶跟陆莫寒。

    本来苏浅是想直接给钱,但是陶小陶退了回来。

    现在苏浅碰到陶小陶,看到陶小陶这样,心里难受的很。

    慕云靳都看在眼里,所以便想以此来资助一下陶小陶一家。

    让对方的生意好一些,生活条件也能好一点。

    这样日子就不会很难过了。

    虽然苏浅口口声声说,她不会再管陶小陶的事。

    但是那也只是说说罢了。

    恨过怨过却依然感激过。

    慕云靳吩咐完这些事,才开车带妻子跟孩子去吃饭。

    苏浅坐在车子里,回头看了一眼在路边奋力推销的陶小陶。

    一次次的被人推开,一次次的站起来,一次次的开口推销。

    真的像极了她当年的模样。

    苏浅靠在车座上,轻轻的闭上眼睛,脑海里闪过一幕幕回忆。

    那些青春年少的记忆,虽然苦涩,却也值得回味。

    车子很快到了吃饭的地方。

    酒酒牵着妹妹的手下了车。

    每次都是他走在外面,妹妹走在里面。

    他说这样就可以很好的保护妹妹。

    慕云靳跟苏浅走在后面护着两个孩子。

    苏浅走在里面。

    慕云靳走在外面。

    念念身后有酒酒,酒酒身后有妈妈,妈妈身后有爸爸。

    一家四口,能走到今日,实属不易。

    “老公,谢谢你。”

    苏浅挽着慕云靳的胳膊,低声道:“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

    正因为知道她心中不安,所以才绞尽脑汁的帮助陶小陶。

    “傻瓜。”

    慕云靳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我最大的责任,就是让你跟孩子开开心心的,你皱眉那就是我没尽好自己的责任。”

    一家四口吃完了饭,下午去了游乐场科技馆,晚上去了溜冰场。

    玩了一天,念念彻底放下了心结。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便吵着要上学。

    原因是好多小朋友跟她打电话,说想她了。

    所以念念迫不及待的要去跟小朋友玩。

    苏浅跟慕云靳将两个孩子送去了学校。

    孩子不在家,他们自然也不需要在家中陪着了。

    慕少送了苏浅去浅滩,之后便回慕氏处理事情。

    恰巧邱灵的各项资料已经查完了。

    慕云靳正好回去看看。

    杜易恒那边还好,一大早护士过来打点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然而,护士刚刚打上点滴不到半个小时。

    杜易恒便觉得不对劲,脑子昏昏沉沉的。

    他正要按床边的急救铃。

    忽然病房的门被推开,展婷走了进来。

    “易恒。”

    展婷拿着一叠资料,袅袅婷婷的进了病房,声音柔柔的。

    杜易恒很快陷入不清醒的状态,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看着来人。

    他似乎没了自己的意识。

    但是人还没昏迷。

    “来,签了字。”

    展婷扬了扬手中的资料。

    杜易恒就那样躺着,眼神涣散。

    展婷拿了笔跟资料给他,不知说了些什么。

    也就十分钟的时间,展婷出了病房。

    出去的时候,她是全副武装,戴着口罩帽子,包裹的很严实,压根看不出什么。

    中午的时候,江城爆出一条爆炸新闻。

    杜氏二少爷放弃所有的财产,以及公司的股份。

    将所有的股份都转让给了自家大哥,选择净身出户。

    原因是为了苏家千金。

    他毁掉了跟展婷的婚约,只因心中放不下苏浅。

    而杜老爷子却早先言明,若是他不肯娶展婷,只能净身出户。

    所以,杜易恒此举是选择了心中所爱,放弃了荣华富贵。

    几天没上班,浅滩堆积了一大堆事情。

    苏浅一直在公司处理事情,中午也没回去。

    孩子是慕云靳接的。

    她也没空看新闻。

    直到助理慌慌张张跑进来,将手机上的新闻找出来给她看,“老板,老板,出大事了,杜少爷签署了诸多文件,放弃了财产继承权,原因居然是您。”

    这事还了得啊。

    压根就是一重磅炸弹。

    完全是将苏浅扯进了漩涡。

    即便苏浅没做什么,也不喜欢杜易恒。

    但是杜易恒这样做,苏浅肯定会被牵连,估计会被骂的很惨。

    浅滩慕氏也都会因此受到影响。

    “放弃财产继承权,怎么可能?”

    闻此,苏浅顿时吃了一惊。

    杜易恒就算再傻,也不至于这样。

    她急忙翻看了那条新闻,越看越不对劲。

    沉默片刻,她立刻给杜易恒打了电话。

    对方没有接,但是她发现了一条短信,是杜易恒发来的。

    而且是几个小时之前,她那时候在忙工作,完全就没有注意到手机突然进了一条短信。

    苏浅急忙翻开短信看了一眼。看到短信的内容,差点没把手机丢出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