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云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再多问,下了车。

    回了别墅,洛浅便一头扎进了厨房中,忙着给慕云靳做饭。

    拥有十几年厨龄的洛浅,对于做菜这事可谓得心应手。

    没用多少时间,便做了一桌精致的菜肴出来。

    明明是一些普通的家常小菜。

    但经过她的手做出来,却是色香味俱全。

    而且洛浅还特意煮了养胃的粥给慕云靳。

    她亲手给他盛了粥,嘟囔道:“这粥呢,味道虽然清淡,但是对胃好,明日我再帮你煮一些。”

    “我会腻。”

    看着那清淡的粥,虽然还不错。

    但他这人对吃食很挑,第二日差不多就腻了。

    “你这么挑食?”r1

    洛浅坐下来,也给自己盛了一碗粥,看着他嘟囔道:“你都二十七了,还这么挑,怎么跟小孩似的。”

    她一边吃,一边继续道:“这样好了,我变着花样给你做,你就不会腻了。”

    不管怎样,她一定要把他的胃养好。

    看着她坐在饭桌前喋喋不休的嘟囔。

    几个佣人都为洛浅捏了把汗。

    少爷最讨厌喧闹,尤其是吃饭的时候,不许任何人发出一点动静。

    少奶奶估计要倒霉。

    然而,慕云靳听着洛浅在他耳边唠叨。

    见他不回话,她索性自言自语起来。

    又是吵着给他变着花样做吃的,又是吵着他吃的太少,要增加饭量之类的。

    他渐渐弯了唇角。

    这很有种家的味道。

    “好,都依你。”

    他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捏了捏她的鼻子,言语里的宠溺,显而易见。

    风姨看着小两口如此恩爱,也不禁欣慰的很。

    看样子,少奶奶就是少爷的克星啊。

    以前少爷那么不喜欢吃饭。

    自从少奶奶来了便不一样了。

    吃过饭,正好到上班的时间。

    结果,快到公司的时候,洛浅非要下来,不跟慕云靳同行。

    慕云靳无奈,只好停下车子,将她放了下来。

    洛浅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来看向他,冲着他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随后冲着他摆手,喊道:“老公,我们晚上见。”

    说完,她便踩着高跟鞋跑了。

    慕云靳分明看到,她转头的时候,耳根都红了。

    这丫头居然还害羞。

    不过,那声老公的确很享受。

    忙碌的一天很快过去。

    洛浅一个下午,都在埋头做策划案,不懂的地方便去问梁雯,或者上网去查。

    还是不懂,便仔细琢磨,一遍不行便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五遍。

    如此进度虽然慢,但却保证质量。

    一连忙了七八日,洛浅对工作熟悉了许多。

    难得是学校的课业也没落下。

    只是慕云靳这几日应酬颇多。

    晚上基本都是十二点之后才回去。

    洛浅便倚在床头看书等他。

    但通常是等着等着便睡着了。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西装革履,身材修长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

    洛浅又如前几日一样,手中拿着书,靠在床头睡着了。

    安静的样子美如画,叫人心醉。

    见此,慕云靳一阵心动,走上前去,伸手捧住她的脸,低头吻了下去。

    睡梦中的洛浅,忽然感觉到呼吸不畅,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正要伸手去推,慕云靳已经放开了她,摸着她的头笑道:“别慌,是我。”

    洛浅拍了拍胸口,无奈道:“你吓我一跳。”

    说着便要起身,“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每天无论多晚,她都会起来帮她忙这一切。

    “你睡吧,我自己来。”

    慕云靳心疼她的辛苦,伸手拉住了她。

    “我都睡了一觉了,没事。”

    洛浅推开他,执意下了床,又忙碌起来。

    看着她娇小的身影,进进出出。

    慕云靳心中微暖。

    以前总觉得女人是麻烦的动物。

    现在却觉得,有个女人才感觉像家。

    等慕云靳洗澡的时候,洛浅又跑下楼去为他准备夜宵,还专门倒了牛奶。

    只是她刚刚想端着宵夜上楼,却忽然感觉反胃恶心,难受的很。

    洛浅急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到洗手间吐个不停。

    风姨听到动静走出来,见此,顿时皱起了眉头。

    少奶奶最近经常呕吐,而且精神也很疲惫。

    明显是怀孕的征兆。

    可她跟少爷在一起还没多久。

    之前还吃了药,就算意外怀孕,也绝不会这么快就表现出来。

    风姨眸中闪过一抹疑惑。

    因此,在洛浅出来的时候,便笑着道:“少奶奶,我能不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

    “私人问题?”

    洛浅一愣,风姨似乎不像那么八卦的人。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您说。”

    “少奶奶,您跟少爷在一起前,有没有前男友,你们,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风姨温和的笑着。

    虽然窥探别人的**不太好,但是这种事她实在有些担忧。

    洛浅脸颊一红,急忙摇头,“风姨,我真的没有。”

    的确有人追她,可她没跟任何人交往过。

    以前她要挣学费,要养奶奶跟弟弟,除了上学,便是兼职家教,或者做推销。

    哪有时间去谈恋爱。

    见此,风姨也难免有些愧疚,笑着道:“少奶奶,别误会,我就随便问问。”

    “只是看您跟少爷这么好,心中高兴。”

    “这样说来,少爷就是您初恋了,怪不得你们感情那么好呢。”

    “嗯。”

    听到初恋二字,洛浅心中顿时闪过一抹甜蜜,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的确是她的初恋。

    “老婆。”

    这时,楼上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洛浅急忙抬头,便见慕云靳就站在楼梯口看着她,唇角微勾。

    刚刚她的话,他都听到了。

    初恋

    嗯,对于这个结果,他很满意。

    洛浅急忙端了夜宵上去。

    慕云靳伸手接过,边走边道:“说多少次了,这种活让佣人来做就好。”

    “我娶你,是让你在家享福的,可不是让你来当佣人的,而且”

    说到这,他突然停了下来,目光暧昧的望向她,带了几分笑意。

    “而且什么?”

    洛浅眨了眨眼睛。

    “而且,你只要在床上伺候好我便行了,其它的事情不必操心。”

    慕云靳忽然低头,轻轻的吻了下她的耳垂。

    如此色情的话,他就这么顺嘴说了出来,声音线条优雅迷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