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先去公司,你去办那件事。”

    出了医院,夫妻二人分头行动。

    “对了,换辆车子,别开你那辆太显眼。”

    杜杰驰刚想上车,却又忍不住嘱咐了孙婼云一句。

    孙婼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不多久,孙婼云换了衣服,开了一辆很不起眼的小车,戴着口罩墨镜。

    全程捂的很严实,根本看不出她是谁。

    不过外面天冷一些,她这身打扮,倒也不显得突兀。

    孙婼云进了一家西餐店。

    不多时,又有人也进了那家西餐厅,同样包裹的严实,没人能看的出来。

    “这么着急叫我来什么事,不是说给我几天时间缓缓吗,我会扳回一局的。”

    女人坐在座位上,摘下了口罩,但是没有摘墨镜。

    宽大的墨镜,遮挡的严实。

    不是很熟悉的人,依然认不出来,更何况她还戴着帽子。

    “等不及了,而且那药的药效也要发作了。”

    孙婼云从包里拿出一套化妆品,推给了女人,“里面的药怎么用有解释,你想个办法把这药给他下进去。”

    女人拿了那化妆品,塞进了包里,皱眉道:“听你这话,是要实施最后的计划了,这件事风险大的很,万一出事怎么办?”

    “不会出事的,这次正好借着老爷子逼婚这事做文章,到时候便说他为了逃婚离开了。”

    “自然不会有人追究,我们会将所有的痕迹抹杀的干干净净的。”

    “那我的钱呢,先打三分之二给我,办完之后,剩下的钱立刻打到我账上,当初你们握着我的把柄,现在我也有你们的把柄。”

    “而我那些把柄,对于你们那些把柄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所以答应我的钱不要拖欠,以及那几份合约,我现在就要看到。”

    女人又喝了口咖啡,笑着跟孙婼云讲价还价。

    孙婼云气的牙痒痒。

    但是想想最后的利益,也就没什么了。

    不过损失一点钱罢了。

    只要公司是他们夫妻两个的。

    别说一个亿,到时候十个亿,百亿,千亿,要多少有多少。

    “合约下午签,钱也下午打,三天之内办成这件事,到时候你抽身而退,就不用管剩下的事了,我们自己会处理。”

    “好,下午等你消息。”

    女人点了点头,拿着包离开。

    孙婼云冷笑一声,敲了敲桌子,满脸冷漠。

    想要抽身而退,没那么容易!

    若真出了事,自然要先找个人出来顶账。

    苏浅跟慕云靳回到家的时候。

    念念已经醒了。

    慕老爷子也在。

    慕老爷子正跟念念酒酒讲部队里那些事。

    念念坐在沙发上,哥哥喂巧克力给她吃。

    看上去,精神状态好了点。

    “可是太爷爷,那些坏人好可怕,就跟那个坏阿姨似的,那个坏阿姨要割断念念的脖子,念念好害怕,念念不想去上学,也不想出门了。”

    念念对那件事,仍然心有余悸。

    闻此,慕老爷子顿时笑道:“念念啊,咱们不怕,咱们慕家人骨子里有血性,咱们不怕那些坏人,你的太太太太爷爷啊,以前的时候是个名满天下的大将军,太爷爷跟你说……”

    慕老爷子的故事,成功的吸引到了念念。

    使得念念对那些坏人的恐惧小了很多。

    见此,苏浅心中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之前她跟慕云靳怎么哄,念念都是害怕。

    现在看来姜还是老的辣。

    慕老爷子的故事风趣幽默,描述中那些坏人反倒没有那么可怕了。

    所以念念听的很入神。

    酒酒对什么大将军啊,皇帝啊,热血啊,好像兴致不是很高。

    他听了一坏,便扯着慕严的袖子,要他讲经济新闻。

    小家伙对这方面很感兴趣。

    苏浅捂脸。

    这方面她还不如儿子。

    虽然她在经营浅滩,但是服装方面是她插手。

    可是别的运作方面,公司有专人在管。

    现在慕少又派了别人过去。

    总之,这方面她稍微显得弱一些。

    “爸妈,爷爷。”

    苏浅笑着走过去,倒了茶,打了招呼,“我一会去做饭,咱们今个吃团圆饭。”

    “浅浅,过来坐着,让佣人去做就好了,咱们这么多人的饭,一时半会可做不完,来来来,过来。”

    叶澜对苏浅招了招手,让她过去做,不想让她去忙活。

    “没事的,反正我也不去公司,爷爷给念念讲故事,这么辛苦,我一定要亲自下厨。”

    闻此,老爷子顿时笑了起来,指着苏浅对念念跟酒酒道:“看到没有,你们妈妈啊就是比你们爸爸孝顺,进来门了,那臭小子招呼都不知道打。”

    慕少无辜躺枪,为神马家里人总是看他不顺眼,好像他是充话费送的。

    苏浅换了衣服去做饭。

    叶澜没事可做,也跟着儿媳妇去厨房忙活。

    以前她是不做这种事。

    但是后来觉得,没事的时候,给家里人做做饭,那种温馨当真不是一般情况可比的。

    老爷子给念念讲了很多故事,意在告诉她不要惧怕坏人,要勇敢一点,邪不压正。

    为了帮小孙女疏导,老爷子没喝几口水,讲了大半天。

    直到念念吃完饭,拉着哥哥,抱着飞子去找兔子玩了。

    这几日念念总是害怕。

    一听到她的叫声,飞子就飞速的跑过去跳上床,依偎在小主人身边。

    飞子虽然才几个月大,可在保护小主人这方面,却是异常勇敢。

    吃完饭,苏浅泡了杯养胃茶给老爷子,笑道:“爷爷,真是太感谢您了,我这几天都快愁死了,念念总害怕,我怎么哄都哄不好。”

    倒是没想到老爷子讲了一上午故事,念念便好了许多。

    如果不是叶澜跟慕严过来,也不知道念念出事。

    老爷子知道后,便匆忙赶了过来。

    “你这孩子,说什么感谢,念念可是咱们家的宝贝。”

    “她出了事,你们小两口怎么都瞒着?”

    “是啊,以后有什么事可一定先告诉我们,今天过来看到念念不对劲我才知道,还有……”叶澜开口接了话茬,看着儿子道:“还有,你公司里的女员工是不是太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