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了那三条消息。

    展婷的脸色难看的厉害,忍不住低骂一声,“这就等不及了,事情真特么的多。”

    随后,她清空了消息,化了淡妆。

    然后提着包出了门,丝毫不见刚刚的狼狈。

    似乎之前那个嚎啕大哭的人不是她一样。

    记者早就已经散去。

    粉丝也不见踪影。

    除了被警察带走的,其余人也早就离开了。

    没人再敢往枪口上撞,欺负慕少的媳妇。

    毕竟她们刚刚出现没多久,慕少便赶来了。

    这护妻狂魔的名号果然不是白得的。

    展婷提着包,风情万种的去了杜易恒的病房。

    杜二少目前很听话,心情也不错。

    苏浅让他住院,配合治疗。

    这会他挺配合的,还跟小护士说笑。

    “杜少爷,您可真幽默。”

    小护士正准备帮杜易恒打点滴扎针,被杜易恒的笑话逗的一直笑。

    砰地一声,展婷猛地推开了病房的门,神色不善的看着。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也跟我说说吧。”

    展婷冷漠的看着那小护士,目光犀利。

    这小护士便是刚刚跑出去找院长调监控的小护士。

    虽然是苏浅让她做的。

    可她也算参与了,展婷怎么可能不怒。

    小护士被她这模样吓了一跳,立刻躲的远了一点。

    这位展小姐一点也不和蔼可亲。

    跟百度上描述的根本不一样,活泼可爱大方善良,清纯玉女。

    完全就是胡扯,分明就是个凶婆娘。

    杜易恒根本不正眼看她。

    “易恒。”

    展婷走过来,欲要伸手。

    杜易恒忽然皱眉道:“退后,别碰我。”

    今天这事说没有展婷的主使,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展婷并未听他的话,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嘟了嘟嘴巴,“易恒,我刚刚是真的不舒服,不要生气了,你赶紧躺好输液,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回家。”

    “滚!”

    杜易恒似乎像是碰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脸厌恶的推开了她,而后看着那小护士道:“没事了,扎针吧。”

    “好。”

    见此,小护士也鼓起了勇气,饶过展婷,走到床边,准备帮杜易恒扎针。

    “你!”

    杜易恒呵斥自己也就罢了。

    居然连一个小护士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简直气死她了!

    “展小姐,请您不要耽误我们工作。”

    “还有这是医院,请您保持基本的素质,不要在病房里大吵大闹,影响病人休息。”

    小护士弯腰帮杜易恒扎针,声音里满是不屑。

    就这样的女人,跟个泼妇似的,居然还有一大票粉丝。

    那些粉丝是不是眼睛瞎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展婷气的要死。

    但是因为小护士正帮杜易恒扎针,她也不敢动手,怕一扎扎出事来。

    她可没那么愚蠢,用这种方式害死杜易恒。

    扎完针之后,小护士走出去。

    展婷才有功夫跟杜易恒说话。

    “易恒,我跟你说,之前是因为……”

    “滚出去。”

    结果杜易恒压根没什么心思听她解释。

    展婷被骂急了,怒道:“杜易恒,我们可是订了婚的,你不能这样对我!”

    “那又怎样,老子想甩了你,那也只是一分钟的事。”

    杜二少一脸冷色的看着她,眼神不屑,气场全开。

    似乎他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

    那个所向披靡,天不怕地不怕的杜二少。

    展婷气的说不出话来。

    她沉默片刻,摇了摇头,冷笑道:“我找爷爷评理去!”

    杜易恒躺在床上,闭了闭眼睛,不再理会展婷的威胁。

    告状便告状,难道他还怕什么不成?

    之前他肯跟展婷订婚,其实还是因为那晚上的事。

    他不想再像以前一样,做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但是现在看来,展婷心机太深。

    那晚上的事,他还需要调查一下,才能决定要不要跟展婷结婚。

    杜易恒沉默片刻,打通了助理的电话。

    “去查一下那晚上酒吧发生的事,以及后来那些媒体突然出现,到底是谁联系好的,三天之内我要结果,越详细越好。”

    杜易恒轻叹一口气,挂掉了电话,伸手揉了揉额头。

    觉得自己最近活的不像个人,实在太颓废了。

    展婷放下手中所有的事,跑去了杜家哭诉杜易恒对她各种嫌弃,哭诉杜易恒至今还喜欢苏浅。

    新闻上的事,众人都看了。

    虽然苏浅没做错什么。

    可是杜家人最怕的就是杜易恒跟苏浅扯在一起,怕他们旧情复燃。

    所以老爷子发了火,赶到了医院。

    还有杜杰驰孙婼云也都赶到了医院。

    面对众人的斥责,杜二少翘着二郎腿,闭着眼睛,悠闲的打着点滴,好像没听到似的。

    “下个月,下个月必须结婚,公司里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养好病给我滚回家,准备结婚!”

    老爷子见此,顿时怒不可遏。

    直接拍板,将婚期定在了下个月。

    展婷也在旁边,眼眶红红的,委屈的宛如一朵黑莲花。

    老爷子愤怒离开。

    展婷急忙跟了上去。

    杜杰驰笑看着杜易恒道:“二弟,你放心,公司的事有我处理,你就安心结婚吧,展婷是个好姑娘,至少比那苏浅要好。”

    “展婷可没结过婚,那苏浅已经是孩子的妈了。”

    “就是啊,二弟,你何必看不开呢。”

    孙婼云也笑了笑,得意道:“你好歹也是杜家的二少爷,就算眼光再差,也不能娶一个二婚的啊,再说了,人家现在过的很幸福,你就算再傻傻的凑上去,那苏家大小姐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的。”

    两人颇为得意,似乎是因为拿到了分公司的管理权。

    如今老爷子严令杜易恒立刻结婚,短时间内不许再插手公司里的事情。

    受益者自然是杜杰驰跟孙婼云夫妇。

    “滚。”

    杜易恒伸手指了指门,毫不客气的丢出一个滚字。

    当初,他既然有魄力将总公司的管理权让出去。

    他现在就有本事,将管理权夺回来。

    他杜易恒有些东西只是不想要,所以不去争取。

    但若他要的,就一定能拿回来。

    大概他人生中唯一不能强求的就是感情了吧。

    “自不量力。”杜杰驰冷笑一声,一脸得意的离开了病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