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51章  慕云靳起疑

    被警察戴上手铐的那一刻,周清清忽然就醒悟过来,嚎啕大哭,“不要抓我,求求你们不要抓我,我还有一家人要养活啊,求求你们了。”

    顾臻就在旁边站着。

    她猛地扑向顾臻,急道:“顾助理,您跟总裁说说,不要抓我,不要抓我好不好?”

    “我,我只是工作不顺心,策划案被否定了,心情不好,所以才一时冲动做出这种错事的,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顾助理,您就看在我在公司呆了这么久的份上,跟总裁求求情吧,顾助理求求您了。”

    周清清将希望觊觎在顾臻身上。

    而且她没敢说对苏浅不满。

    也没敢再辩解自己的策划案其实是没问题的。

    只是说自己心存不满。

    她怕说的多了,慕云靳更不会放弃她。

    却不知道,这样一来恰巧将真相掩埋。

    顾臻压根不理会周清清的苦求。

    若是犯了错,都说一句我错了,对不起。

    那么被害人受到的伤害,要怎样去弥补?

    更何况,周清清竟然残忍的想要杀了念念,罪不可恕,说什么也没用。

    她挟持念念,并意图杀人。

    还将邱灵推下了楼,意图摔死邱灵。

    这两条罪状的确可以让她将牢底坐穿了。

    慕少那么疼女儿,绝对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人逍遥法外的。

    “顾助理,求求您了,我真的不敢了,让我跟总裁道歉吧,给我一次机会,就给我一次机会”

    然而,一次机会都没有。

    周清清最终还是被警察带走了。

    走出去好远,顾臻还能听到周清清的喊叫声。

    顾臻又去看了邱灵。

    作为总裁大人的贴心小跟班,这些善后的事情,除了他大概没人能办的好了。

    邱灵还在昏迷着。

    顾臻跟医生说了几句,为邱灵安排了高级病房。

    之后,又打了几个电话。

    忙完之后,便赶过去看念念了。

    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

    但是对于念念这个天天喊他叔叔的小丫头,很是疼惜。

    所以他也很担心念念的情况。

    念念在输液消炎。

    慕云靳在一旁守着。

    念念因为过度惊吓,这会已经睡着了。

    只是睡着的念念,也不忘抓住爸爸的手。

    摸着她冰凉的小手,慕云靳眼中满是愧疚。

    都是因为他太忙了,自己无暇顾及孩子,才会造成这种事。

    总之,不管因为什么,孩子受到了伤害,他这个做父亲的,心里都不好受。

    “总裁,已经解决了,原因周清清也交代了,她之前的策划案被否认,因此最近没能拿到新的任务。”

    “而且因为这事,部门同事对她冷嘲热讽,策划部总监让她去打扫卫生,并且不许她预支工资。”

    “她有个哥哥一直沉迷赌博,最近又输了,家里人打电话来要钱,她没能预支到工资,便心存怨恨挟持了小小姐。”

    顾臻已经问过策划部的总监。

    总监吓的要死,如果知道周清清这么极端,他就不会不同意周清清预支工资的请求了。

    毕竟那点工资,怎么着也比总裁女儿的命重要。

    总监后悔的要死,将之前周清清去预支工资的事都说了。

    而周清清没有提苏浅。

    所以,几乎没人知道周清清是因为怨恨苏浅所致。

    程巧虽然大嘴巴,可是念念出事。

    她压根不敢瞎说。

    毕竟她算是帮凶。

    周清清之所以不说,是怕自己的罪名更大。

    完全没察觉从一开始她就落入了别人的圈套中,被别人不知不觉送到了监狱里。

    “嗯。”

    慕云靳点了点头,眉头紧皱,“剩下的事,你看着处理。”

    他现在没心思理会这些,只是担忧女儿。

    他怕女儿会因为这次的事情,留下什么心理阴影,那样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总裁,小小姐她”

    “皮外伤,没什么大事,只是她受到了惊吓,要恢复一阵子,这几日的会议全部推迟。”

    哪怕损失再多,也没有女儿重要。

    慕云靳决定休息几日,专心陪女儿。

    等女儿好起来,再处理公司的事。

    “知道了总裁。”

    “邱灵呢?”

    “还昏迷着,只是脑震荡,没什么大事,但要住院至少一周。”

    “嗯。”

    慕云靳随口问了问邱灵的事。

    但是顾臻出门的时候,他又想起了什么,“去把邱灵的身世背景仔细查查,看看她这几年经历过什么大事,有没有可疑之处。”

    顾臻脚步一顿,总裁为什么要查邱灵?

    不过慕云靳的吩咐,他一向是遵从的。

    走出去的时候,忽然觉得的确有点巧合。

    这是邱灵第二次救念念

    怎么就那么巧。

    念念两次有事,两次被邱灵救。

    这个邱灵是幸运呢,还是不幸?

    如果说是装的,那刚刚保镖只要一个没抓住。

    她就摔成肉饼了,这种戏码可没人愿意演。

    所以,现在连顾臻也弄不懂是怎么回事,只能先去查查再说。

    慕氏上下此刻都在议论这事。

    “那个周清清怎么会挟持总裁的女儿,你们说是不是有人指使啊。”

    “不然,她一个小员工,就因为不满便做出了这事,似乎不太可能啊。”

    “不知道呢,不过”

    忽然有个穿蓝色衣服的女人,转过头来看着程巧道:“我记得周清清挟持总裁的女儿之前,好像一直在外面跟你说事啊,程巧这事不会是你们两个联合起来做的吧。”

    闻此,程巧吓的差点丢掉手中的茶杯。

    她心虚的站起来,冲着众人怒吼,“神经病啊,她只是找我借钱,而且如果是我跟她合谋,她被抓了,怎么没有说出我啊,有病就去看医生!”

    说完,程巧便出了办公室,站在外面,拍着胸口,脸上冷汗淋漓。

    周清清不会真的将她供出来吧

    程巧似乎忘记了。

    之前其实是她开口出主意,让周清清报复在念念跟酒酒身上的。

    苏浅中午打电话给慕云靳,想问他带孩子去哪里吃饭。

    慕云靳谎称今日忙完的早,已经带孩子出去了,而且距离她那边有些远,让她在浅滩吃一些。

    晚上再带她出去吃。

    苏浅正好有事要忙,听说慕云靳带了两个孩子出去,倒也没多疑,便叫了外卖,继续在公司忙自己的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