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专注的吻,深情绵柔。

    洛浅只想用这个吻告诉他,她很爱他,是真的很爱很爱。

    什么身份,什么卑微,什么理智。

    早在他为她做了那么多事,彻底攻克她的心房时。

    那些理智早就崩塌的一丝不剩。

    感情总容易让人沉沦。

    而洛浅现在便是沉沦的无法自拔。

    她爱他,爱的那么热烈。

    所以,在他质疑她的时候,抛却所有的尴尬与羞涩,就那样专注的吻上了他的唇。

    或许,这才是洛浅真正的心声,以及隐藏在内心的渴望。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主动而又热烈的吻他。

    以往最多害羞的在他脸上亲一口罢了。

    感受到她的热情,慕云靳心情大好。

    很快由被动转为主动。

    他伸手揽住她的腰,抱着她换了个姿势,将她压在办公桌上,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唔”

    被他吻的喘不过气来,洛浅轻轻娇吟一声。

    只是这一声娇吟,实在刺激了他。

    **瞬间叫嚣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他腾出一只手,去扯她的裙子。

    洛浅察觉到他的意图,顿时吓的小脸惨白,慌忙推开他,羞的面红耳赤,“别,别在这。”

    大白天的居然在办公室就想做那事,她实在是接受不了。

    “嗯?”

    被她撩拨起来的**有些难受。

    慕云靳皱着眉头,不悦道:“这是我的办公室,没人敢进来,你怕什么?”

    “怎么没人,刚刚就有个女人进来脱光勾引你!”

    提到万薇薇,洛浅难免又是一肚子气。

    “我根本没正眼看她,她长什么样我都没看清,身材怎样,我也不知道,所以她脱与不脱,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

    慕云靳眼中压根容不下别的女人。

    所以,对于慕少来说,谁勾引他都没用,跟空气差不多。

    “可她很好看。”

    洛浅微微低头,想起万薇薇的打扮,再看看自己,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自己是土鳖。

    虽然,她身上穿的都是慕大少买给她的名牌。

    “是吗?”

    慕云靳伸手搂住她,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我慕云靳的老婆,怎么可能比其他人差?”

    “可”

    洛浅嘟了嘟嘴,正要说话。r1

    慕云靳已经伸手按住她的唇,俊眉一挑,“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许辩驳。”

    洛浅心中一甜,不再说什么,红着脸点头,之前的气恼,也早已一扫而光。

    “以后谁欺负你,就这样做。”

    慕云靳看着她红彤彤的小脸,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目光中满是宠溺,笑道:“尽管打,打死了打残了都算我的。”

    他一直觉得洛浅的性子太好了些。

    虽然不是太过软弱的小白兔,但忍让的还是太多了些。

    所以,他必须循循善诱,教她保护自己。

    这样自己不在的时候,她也不会受欺负。

    “嗯。”

    洛浅微微一愣,随后轻轻的点了点头,眸中却已经满是泪水。

    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她好过,给她最坚强的臂膀,让她依靠。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却比那动人的情话,都要让人迷醉。

    那人清楚的告诉她,让她无所畏惧的去做,哪怕闯再大的祸,都有他在背后撑着。

    总之,慕少不宠女人时,是不近女色,还可能是个。

    但宠起女人时,绝对让人羡慕嫉妒到发疯。

    “你先忙,我帮你收拾收拾。”

    洛浅早已忘了问他叫自己来的目的。

    急忙伸手将他推到桌前,自己则忙着去收拾剩下的东西。

    慕云靳坐在桌前,拿了还未看完的文件来看。

    瞧见眼前那娇小的身影忙来忙去,心中生出一种满足感。

    先前娶她,只是为了应付爷爷时不时的逼婚。

    现在却觉得,娶她确实享受的很。

    “手中的策划案好好做,不必着急,若有不懂的地方,晚上我回去教你。”

    慕大总裁开口。

    洛浅一怔,泡了茶给他,搓搓手不安道:“那份策划案很重要,我怕自己做不好。”

    就知道是他的安排。

    “怕什么,我慕云靳的女人,还有什么做不好的?”

    慕云靳抬头,笑看她一眼,目光深邃,“就算做不好也没关系,做多了总会好起来。”

    “可是”

    她想说,这么重要的策划案,给她这个新人,难道不是在拿公司的前途开玩笑吗?

    “不然你就回家,什么也不做,我养你。”

    见她犹豫,慕云靳伸手敲了敲桌子,若有所思,“其实,身为慕太太你还有很重要的事。”

    “什么?”

    洛浅微微一愣,不太明白。

    慕云靳唇角一勾,笑意深邃,“调理好身子,尽快给我生个孩子。”

    闻此,洛浅顿时瞪大了眼睛,脸颊绯红,支支吾吾道:“可,可你不是”

    “不是什么?”

    看着她支支吾吾的样子,慕云靳似乎想起了什么,故意开口逗她。

    “你,你不是每次都戴套吗,怎么可能会想要孩子?”

    当然,上次是个意外。

    自慕云靳那日吩咐风姨拿避孕药给她吃。

    她便觉得那像是一根刺,狠狠的扎进了心里。

    看到她小脸上划过的那一抹黯然。

    慕云靳顿时一愣,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他丢下手中的文件,敲了敲桌子对洛浅道:“过来。”

    近乎命令的语气。

    洛浅不太喜欢他这样,但还是依言靠了过去。

    下一刻,她被慕云靳伸手拽入了怀中。

    “你以为我让你吃药,是不想跟你要孩子对不对?”

    慕云靳揉着她的脑袋,语气还算温柔。

    洛浅点点头,轻声嘟囔,“我知道我不配。”

    这场婚姻,本就是门不当户不对。

    她也没指望得到什么。

    更没指望,可以生下他的孩子。

    但当理智沉沦的时候,到底还是有些难受的。

    喜欢上一个人,终究是希望跟他有个孩子的。

    “爷爷一直想抱重孙子,你觉得我会不想要你生?”

    慕云靳无奈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实在不明白,女人怎么这么喜欢胡思乱想。

    闻言,洛浅眨了眨眼睛,脑子有些糊涂。

    若是他想要,为何要自己吃药?

    “你年纪还太而且身子不好,瞧瞧你瘦成这样,真有了孩子,能保得住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