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37章  连温漓都放弃了

    “蓝铭,你回去吧,时候不早了。”

    “明天也不要来了,我不希望我们一直如此纠缠,要放手就彻底一些吧。”

    温漓喝了口水,忽然觉得那水苦的很。

    蓝铭微微一怔,攥了攥拳,问道:“看到浅浅他们那么幸福,你就真的一点感触没有吗?”

    “我们也可以那么幸福的,只要你不放弃。”

    只要她不放手,不放弃,哪怕再难,他也一定要娶她。

    哪怕真的一无所有,他也义无反顾。

    温漓沉默着,目光定定的看着他。

    看到他眼里的伤痛与不舍,她的心如撕裂般的疼。

    她哪里舍得呢。

    她那么爱他,怎么真的舍得他一无所有。

    况且她知道蓝铭是个很重感情的人。

    虽然蓝老夫人态度很强硬。

    可让蓝铭离开家,离开亲人,跟亲人决裂,对蓝铭来说,实在太过残忍。

    更何况,蓝老夫人身体不好,若是因为此事,气出个好歹。

    那她就更无法弥补了。

    长痛不如短痛。

    所以她选择放手,狠心推开蓝铭。

    “蓝铭,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我们都已经过了幼稚的年龄了。”

    “我们以后都会有各自的生活,我会去找一个爱我而且他的家庭不会反对我的男人,那个男人或许没有你有钱,也或许没有你帅,但是他跟他的家庭,至少不会给我压力。”

    “蓝铭,我也是我们家人疼着长大的,我真的不想再去你们家伏低做小了,所以你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看我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接受你了。”

    一句话,何其残忍。

    这辈子都不会再接受。

    蓝铭怔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她。

    许久之后,凄然一笑,那么多年的感情啊,就这么放弃了。

    “你要去找别的男人?”

    他沉默很久,忽然看着她那双美丽的眼睛问道。

    温漓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狠狠的点了点头,“嗯,我会跟别人结婚,我彻底放弃你了。”

    彻底放弃需要多大的勇气。

    蓝铭怒极,摔门离去。

    这一刻,连他都不想再坚持了。

    爱情那么苦,那么累。

    连温漓都放弃了。

    他一个人,还有什么坚持下去的意义。

    蓝铭离开了医院,开车在路上疾驰,不知去了哪里。

    温漓一个人躲在医院里,将脑袋埋进胳膊里,无声的哭泣。

    铺天盖地的绝望,将她死死的包围。

    那绝望像是一个漩涡,一旦陷进去,便怎么也挣扎不出来。

    病房的房门被打开,有人轻轻的走了进来。

    温漓没有抬头。

    “姐。”

    温暖穿着厚厚的大衣,围着围巾,包裹的严实。

    外面实在太冷了。

    只是她回去后,左想右想怎么都觉得不放心,便又开车来了医院。

    刚刚进来的时候,她看到蓝铭冲出去。

    蓝铭心情烦躁,并未看到她。

    但是,她却清楚的看到了蓝铭眼中的眼泪。

    一个男人若非真的爱一个女人爱到了骨子里,怎么可能落泪。

    温暖伸出手,轻轻的抱住温漓,叹了口气。

    这件事,不是她能左右的。

    她只是不明白,那些长辈,总打着为小辈好的旗号,来干涉他们的生活。

    难道他们不觉得这样做太可笑了吗?

    听到温暖的声音,温漓的情绪更是无法自控。

    那个一向骄傲的女王,此刻却像是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孤独绝望将她包裹。

    这么多年,可以说蓝铭已经印在了她心里。

    让她活生生的剔除,真如挖肉。

    苏浅跟慕云靳两人心无旁骛,一整夜都陷在情海中无法自拔。

    而纵欲的后果便是,苏浅第二天彻底起不来。

    闹钟一直在响,两个孩子在外面敲门。

    “爸爸,上学迟到啦!”

    念念扯开嗓子大喊,“爸爸,你还没给我梳头呢!”

    慕云靳:“”

    这俩熊孩子。

    他伸手关了闹钟。

    转头看了一眼睡的正沉的苏浅。

    她脸上还带着丝丝疲惫。

    昨个白天折腾了一天,晚上又折腾了一晚上,体力不支是在意料之中的。

    他淡淡一笑,低头在她额上轻吻了一下,而后穿衣起身。

    他打开门,两个小娃外加一只狗正在外面闹腾。

    “爸爸,都快要迟到了。”

    念念不满的撇嘴。

    慕云靳蹲下身子,看着两个小娃道:“不要吵,爸爸带你们下楼吃饭,然后送你们去上学,妈妈累了,不许吵她知道吗?”

    “妈妈为什么累了?”

    酒酒抱着胳膊,小大人般的问道:“我们睡了一觉都不累了,妈妈为什么起不来,爸爸是不是你又欺负妈妈了?”

    慕云靳:“”

    “吃饭上学,哪有那么多问题。”

    慕少一手牵着女儿,一手拎着儿子下了楼。

    苏浅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

    昨个被折腾的太狠,以至于这会腰有点疼。

    她睁开眼睛,愣了一会,这才挣扎着爬起来。

    她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想要看看时间,却突然摸到了一张纸条。

    上面的字体很干净:老婆,早安,好好休息,等我回来,爱你。

    落款是亲爱的老公。

    这种写纸条的方式,可以说已经很老土了。

    但是却甜蜜的让人冒泡泡。

    苏浅将纸条收到了柜子里,起身洗漱,又发现慕云靳将她以前的护肤品全部丢掉,换成了最新款。

    衣帽间里的衣服鞋子,也是又增了许多。

    他一直用他自己的方式爱着她。

    苏浅心中一暖,立刻找了笔,在纸条上填了一句话,“愿我们相依相偎,白头偕老,珍惜每一天。”

    之后,她便纸条细心的夹在书里,而后放回了柜子里。

    苏浅打了电话给温漓。

    温漓刚刚吃完药,状态还不错。

    她中午也没什么事,打算自己做顿营养餐给温漓送过去。

    至于慕少

    浅浅菇凉自觉,昨晚已经彻底把那头饿狼喂饱了,短时间内不用再管。

    而此时,蓝家。

    因为蓝铭一夜未归,蓝老夫人一大早便发了火。

    一屋子的佣人都不敢吭声,低着头老老实实的站着。

    站在蓝老夫人身边还有一女孩,看上去年龄不大,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气质很好,长相清秀,一身穿着打扮虽然很素净,但都是名牌。

    可见其出身不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