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11章    是不是姐夫欺负你了

    温漓的话,让蓝铭陷入了绝望。

    两人明明没有大吵大闹,可却好像真的走不下去了。

    他感觉,他留不住温漓,真的留不住。

    蓝铭沉默很久,慢慢起身,走到了门口。

    他皱了皱眉,脸色冷得很。

    忽然一拳打在墙上,怒吼一声,离开了医院。

    温漓睁开眼睛,看着墙上点点血迹,眼泪缓缓滑落。

    她是真的累了。

    而且她也不想再让蓝铭为了她为难。

    如果没有她,蓝铭完全可以好好的去享受他自己的生活。

    他永远都是那个骄傲的蓝二少爷。

    所以,与其让两个人都痛苦,不如就这样放弃。

    她也不想再看到蓝铭为了她,一直跟蓝老夫人争吵。

    那人好与不好都是蓝铭的亲奶奶。

    而她只是个外人。

    温暖买了吃的过来,看见她眼眶红红的,顿时吓了一跳,“姐,怎么了,是不是姐夫欺负你了,我找他算账去!”

    “别闹了。”

    温漓摇了摇头,疲惫的开口,“以后不要再叫他姐夫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什么,分手了!”

    温暖瞪大了眼睛,小脸气的通红,“怎么能这样呢!”

    “他凭什么跟你分手啊,你为他付出了多少,他这是不耐烦了,想要把你丢弃了?”

    “我,我,我也拿菜刀砍死他去。”

    温暖气的要死,小模样异常滑稽。

    温漓哭笑不得,“傻丫头,闹什么呢,是我提出的分手,我太累了,不想再跟他继续下去了。”

    “那也不可以啊,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能说放就放呢?”

    温暖坐了下来,拉着她的手道:“姐,不管遇到了什么困难,都有我们呢,有我,还有浅浅,我们一起帮你度过难关。”

    “人这一辈子,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也喜欢自己的人,实在不容易,所以千万不要放弃。”

    “在一起虽然难,可放弃更痛苦啊。”

    温暖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她也明白维持一段感情,其实不容易。

    一个人是不错,可放弃那个人,比在一起还要难。

    然而,温漓却不想再说此事,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温暖抿了抿唇,问道:“浅浅知道吗?”

    温漓摇头,“不知道。”

    “那我跟浅浅说,如果真是蓝老夫人的原因,浅浅也能帮忙。”

    温暖急忙从包包里拿出了手机。

    只是号码还没拨出去,便被温漓给制止了,“暖暖,不要再为我的事情麻烦浅浅了,更何况浅浅就算说了也没用,治标不治本,这几年浅浅为我说了多少好话,可还是无法抵消蓝老夫人对我的偏见。”

    “我们两个的事情,已经连累到很多人了,现在我既然已经决定分手,便想好聚好散,别再闹了。”

    温漓看上去非常疲惫,甚至疲惫到根本不想说这事。

    见此,温暖也不好再说,继续让她伤心,便岔开了话题,“姐,我帮你买了粥,先喝点粥哦,很补的。”

    苏浅一觉睡到了晚上。

    醒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小声嘟囔,“妈咪怎么还不醒啊,是不是爸爸欺负妈咪了,所以妈咪便睡着不想醒了?”

    念念躲在门口小声念叨。

    苏浅以为她在跟酒酒说话。

    谁知接着听到汪的一声,是飞子的叫声。

    念念很是开心道:“飞子,你也觉得是这样的啊。”

    苏浅:“”

    女儿挺有天赋啊。

    跟一只狗说,她爹欺负了她妈。

    “好了,不能打扰妈咪睡觉,飞子我们去揪兔子耳朵玩吧。”

    念念关上了门,抱着飞子跑了。

    现在慕云靳在家,两个孩子回来之后也不闹她,倒是乖的很。

    苏浅起身,动了动脖子,有点难受。

    看样子她也该去做针灸按摩了,长时间的伏案工作,使得她颈椎病又犯了。

    恰巧慕云靳推门进来,看到她起来,不太开心的样子,便笑道:“女王殿下怎么了?”

    念念是他的小公主。

    这位是他的女王殿下。

    至于他跟儿子都属于奴仆。

    “朕肩膀不舒服,快来给朕按按。”

    苏浅端正坐好,一副女王君临天下的模样。

    “小的这就来。”

    慕少放低姿态,堂堂一大总裁,屁颠屁颠跑过去给媳妇按摩肩膀。

    慕少按摩手法不错。

    苏浅感觉舒服了许多。

    只是按着按着就变了味道,手一下伸苏浅睡衣里去了。

    苏浅:“”

    须臾,她伸手打掉他的爪子,皱眉道:“按摩就按摩,爪子往哪里放呢,下次再不老实,剁了!”

    剁了

    这话有点熟悉啊。

    好像以前他吓唬她要剁她的爪子来着。

    现在怎么完全反过来了?

    “对了,明早你先去公司,我先去看看温漓,也不知道她跟表哥吵架没有,我八点半再到。”

    模特面试时间是八点四十。

    不过估计都会早去。

    本来是要去浅滩的,但是后来定在了慕氏。

    苏浅还要结合一下其他人的意见,顺便定下来的模特,给她们看看公司里的产品资料。

    模特定下来没几天,就到展览会了。

    顺利办完展览会才有心思过年。

    酒酒跟念念也快放假了。

    “嗯,该准备的顾臻已经准备好了,你只是需要以老板娘的身份出场。”

    慕云靳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而后低头在她唇边落下一吻,“刚刚我按摩的舒服吗?”

    苏浅点了点头,“还好。”

    “嗯,那晚上继续按摩,从上到下按摩个遍”

    “”

    “饿死了,起来吃饭,接着睡。”

    苏浅揉揉额头,起身吃饭。

    她最近严重感觉睡不够。

    吃完饭,洗了澡,便又趴床上睡着了。

    才懒得理会慕少什么按摩不按摩的。

    至于慕少

    “爸爸,这个故事不好听,换一个。”

    “爸爸,这个玩具拆下来装不上了。”

    “啊,爸爸,飞子找不到了,天呐飞子呢。”

    “啊,爸爸,我下不来了。”

    “爸爸”

    两个小娃精神的很,各种闹腾。

    这个拆玩具,那个找飞子。

    一会酒酒又爬到了柜子上下不来。

    慕云靳还没应付完这个。

    那个就已经开始喊了。

    慕少瞬间有种想要原地爆炸的感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