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08章  我们不要了

    男人反应过来,拉着女孩要走。

    不想却被保镖拦了下来。

    没有慕少的命令放行,他们怎么可能放人。

    “你们干什么?”

    女孩有些心虚。

    慕云靳冷漠道:“不是要赔偿吗,等警察来了之后,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我们再说赔偿的问题。”

    “不,我们不要了。”

    女孩急忙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还要什么赔偿。

    到底谁的错,她心中又不是没数。

    警察一来岂不完蛋了。

    她可没那么傻,在这等死。

    慕云靳不再理他们,却是不肯放行。

    女孩快急死了。

    男人更是吓的要死。

    慕家哪里是他们能得罪的起的,于是便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财迷心窍想要敲诈,我们错了,对不起,请您放过我们吧,我们以后不敢了。”

    男人坦白了一切。

    咖啡厅里的人顿时鄙夷不已。

    感情是故意碰瓷呢,真是够不要脸的。

    年纪轻轻的穿的人模人样,怎么这个样子。

    这都什么素质啊。

    “太坏了,不能放过他们。”

    “是啊,这是故意碰瓷打人。”

    “我看是专门诈骗的吧,做点什么不好啊,非要干这个。”

    “这种人实在太过分了,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对啊,对啊,这种人就想着不劳而获,就该教训教训他们!”

    听到这些议论声,两人顿时怕了。

    小姑娘再也没先前那颐指气使的样子了,几乎哭出来,“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一时鬼迷心窍,求求你们不要再骂我了。”

    这个时候若是再不服软,只怕要被生吞活剥了。

    苏浅送了温漓去医院。

    接待她们的是个值班的女医生姓姜。

    姜医生开了单子,让温漓去做检查。

    结果腰椎伤的严重要住院,还得做各种治疗。

    最少还要卧床一周不能起身。

    如果再不送来乱动的话,只怕更严重。

    那边蓝铭跟保镖打着打着。

    蓝老夫人便被气昏过去。

    蓝家一片凌乱,蓝铭打电话叫了医生。

    他让助手过去接温漓。

    结果助手过去的时候,咖啡厅的闹剧早就结束了。

    蓝铭以为温漓自己回了家,也没有多想。

    苏浅忙完之后,已经三点了。

    护士挂了水。

    温漓躺在床上,面无血色。

    苏浅让佣人做了点热粥,叫保镖拿了过来。

    “来,喝点粥。”

    “我不想喝。”

    温漓摇了摇头,叹气道:“都三点了,你回去吧,明天孩子还要上学。”

    “没事,云靳回去了,孩子有他照顾,我在这陪你。”

    苏浅刚刚给蓝铭打了电话,结果打不通,也就没再打。

    她放心不下温漓,所以之前将慕少赶回去看孩子了。

    他们两个总要有一个在家。

    不然孩子一大早醒了肯定又要闹。

    “来,先把这碗粥喝了。”

    苏浅将那碗粥端给了温漓。

    温漓刚喝了一口,便忍不住哭了。

    苏浅吓了个半死。

    什么时候见温漓女王这么容易哭过啊。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疼的厉害,我去找医生。”

    苏浅放下手中的粥,便要去找医生。

    温漓忽然伸手抱住她,痛哭起来。

    苏浅微微一怔,轻轻拍着温漓的背道:“到底怎么了,那两个人我已经帮你教训过了。”

    温漓的声音听上去委屈的很,实在叫人难受。

    “浅浅,你的选择是正确的,至少你选的那个男人,在你危难的时候,永远站在你身边,为你挡风遮雨。”

    “我们女人找个男人,不就是希望他能保护自己吗?”

    “可为什么每次我站不起来的时候,蓝铭都不在。”

    “我打电话给他,他明明答应要来的,可后来却怎么都不肯接我的电话。”

    “你知道在咖啡厅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那有多么绝望吗?”

    再坚强的女人,也有柔弱的时候。

    更何况,女人真的没有那么坚强。

    所谓的坚强,也不过是因为没有人心疼,所以被逼出来的。

    苏浅懂那样的难过与绝望。

    遇到慕云靳之前,她一直是一个人。

    经历各种痛苦,各种绝望,每次都是一个人,哪怕天塌下来也要顶着。

    就算你不坚强,生活也会教会你坚强。

    所有的苦你都要自己承受。

    所以后来遇到慕云靳,她一颗心死心塌地的交给了他。

    只因那个男人为她遮风挡雨,将她保护在羽翼之下,护她周全,给她温暖与光明,照亮了她原本黑暗的世界。

    哪个女人不是把自己最爱的男人当成英雄呢。

    温漓也一样。

    她虽然是个女强人。

    但在蓝铭面前,也就是个柔弱的小女人。

    她希望得到他的呵护,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有他疼着守着。

    所以咖啡厅里的事,当真让她绝望。

    她一个人跌坐在地上,怎么等怎么盼都盼不来那个男人。

    心碎裂成片,直到最后完全绝望。

    苏浅轻声安慰着温漓,“我打电话也没打通,可能有什么事,他不会不管你的,他那么爱你,如果知道你出事,怎么可能不管你呢。”

    “是被老夫人拦下了吧。”

    其实温漓已经猜到怎么回事了,不由得苦笑一声,“所以即便他爱我又如何呢,家人不同意,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如果老夫人出事,他也不能做个不孝的孙子,我跟他大概大概本来就不适合在一起吧。”

    温漓说出这话的时候,已经想到疲惫了。

    苏浅皱眉,摇了摇头道:“温漓,你不能因为这些事就放弃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事情总会好起来的,我去跟外婆说。”

    闻此,温漓也只是凄惨一笑,什么都不想再说。

    别人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蓝老夫人不接受她,还是不接受她。

    除非哪一日,蓝老夫人自个接受了她,也就不会再出什么事了。

    温漓靠在床上,一夜无眠,腰疼的厉害。

    苏浅陪了她一夜,直至晌午才联系上蓝铭。

    蓝铭得知温漓住院,趁着蓝老夫人休息的时候,着急的赶到了医院。

    温漓刚刚睡下。

    苏浅见到蓝铭来了,打算回去补觉。

    折腾了一晚上,熬出来的只有黑眼圈。

    苏浅打了个哈欠,斜了蓝铭一眼,将蓝铭从病房里拽了出来,皱眉问道:“昨晚去哪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